完本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斗罗:我被比比东全大陆苦寻十年在线阅读 - 第238章 小流子,告诉你,他现在是我男朋友【大章】

第238章 小流子,告诉你,他现在是我男朋友【大章】

        第238章    小流子,告诉你,他现在是我男朋友【大章】

        出了教皇殿,来到了供奉殿,没急着走进去,千仞雪在供奉殿的门口站了片刻。

        成为了整个斗罗大陆的女皇也有些日子了,千仞雪中间还从来没有找过千道流一次,就连登基一事也没和千道流商量过。

        不知道待会见了面,千道流会说些什么。

        会不会责怪自己呢?

        心一横,    千仞雪走进了供奉殿。

        空旷的大殿内只有千道流一个人,他背对着门口,抬头仰望着六翼天使的神像,腰杆挺得笔直。

        “是谁来了?”

        “爷爷,是我。”

        千仞雪有些忐忑地低下脑袋。

        有大事的时候忘了爷爷,现在遇到跟他有关的才过来询问,说起来有些惭愧。

        千道流回头,看到了一副女孩装扮的千仞雪,    露出笑容。

        “我的孙女终于是个女孩模样了,    这样多好,当年才那么小就要离开武魂殿去天斗皇室卧底,你母亲不心疼,我还心疼呢。”

        “爷爷……”

        千仞雪听了心中五味杂陈。

        “我知道你的事了,我的孙女现在已经是女皇陛下了,不知道女皇陛下今日找老朽有什么事吗?”

        “不管我是什么身份,都是爷爷的孙女。”

        千道流听后笑了几声。

        “跟你开玩笑的,说吧,今天找我什么事,总不可能是让我这把老骨头去跟你征战别的大陆吧?”

        千道流走过来,拉着千仞雪的手坐在了一边的台阶上。

        爷孙俩之间的气氛仿佛又回到了儿时的模样,只不过记忆十分久远了。

        “我这次过来,    是想问一下爷爷关于波赛西的事情。”

        “你说谁?”

        千仞雪注意到千道流的表情一瞬间变了。

        到了他这个年龄,这个层次,几乎没有什么事能让他的情绪产生这么大的变化的。

        “波赛西,海神岛的大祭司,海神斗罗波赛西。”

        千仞雪叙述着自己打听过来的消息。

        千道流坐在那面色恍然了许久,也许这个世界上他所关心的人或事早就随着时光化作泡沫了。

        但即便是自己娶妻生子,甚至孙女都这么大了,可还是有一个女人让他怎么都忘不了。

        那就是波赛西。

        “是她……她怎么了?!”

        千道流突然激动地站了起来,他用力地抓着千仞雪的胳膊,神情紧张地问道。

        “她不会是……死了吧?不应该啊,我都没死她怎么可能会死,她可是99级的斗罗,半步成神的人啊!”

        千仞雪被千道流抓得有些疼,她连忙安慰道:“爷爷你别激动,她没死,活得好好的呢。”

        何止没死,还试图老牛吃嫩草呢,打听过后才知道是个这么大年龄的人,居然还抢自己孙女辈的人的男朋友。

        简直不可理喻!

        “没死……那你怎么会突然问到她,我跟你提过她也都是二十年前的事了。”

        “她离开海神岛,来到大陆上了。”

        “什么?!她在哪!”

        千仞雪没想到千道流听到波赛西来到这,甚至比认为她已经死了还要激动。

        “她是来找我的吗?她现在在哪?天哪……我现在都老成这个样子了,一点也不年轻,她应该没什么变化吧……”

        看着千道流紧张的模样,千仞雪突然很想笑。

        波赛西确实不喜欢老的人,    只喜欢年轻的人。

        “人家现在正在皇家狩猎场呢,在那和年轻小伙子卿卿我我,可能一点也没想起还有您这个人物。”

        千仞雪刚说完,千道流就赏了她一个板栗。

        “不许你这么说你波赛西奶奶!”

        千仞雪捂着头,委屈地看着千道流:“奶奶……”

        “我年轻的时候与波赛西关系极好,还……还曾爱慕过她,你可知道唐晨?”

        千仞雪摇摇头。

        “唐晨是昊天斗罗唐昊的爷爷,当年我们三位可是铁三角,关系特别近,只不过我与唐晨都爱慕着波赛西。”

        “她有什么好的。”

        千仞雪想不通。

        千道流冷哼一声:“当年的她年轻漂亮,魅力无穷,而且天赋异禀,就像是海上的仙女,谁见了都会被她的美貌所震惊。”

        说到这千道流突然面露遗憾。

        “当年我偶然得知了波赛西喜欢的人似乎是唐晨,就默默退场回到了武魂殿,娶了你奶奶,一转眼都过去这么多年了,后来波赛西与唐晨之间发生了什么我都没有再去打听过,也不知道他们两个是不是真的在一起了。”

        “应该没有在一起。”

        千仞雪摸着下巴。

        千道流有些吃惊:“没有?何出此言?”

        这次轮到千仞雪冷哼一声。

        看那女人对池修的态度,还有对自己的态度,一看就不是接触过男女之爱的人,懵懂得像个小白一样。

        不过听爷爷这么说,千仞雪突然在心中有了猜测。

        大概是当年她并不喜欢千道流,也不喜欢唐晨,所以为了让两人对她断了念想,才对其中一个人说她喜欢另一个人。

        “反正就是没有。”

        有的话她这么勾搭池修,唐晨怎么可能放任不管。

        听爷爷说的唐晨应该也是个九十九级的封号斗罗,现在应该还活着。

        “她在皇家狩猎场吗?哪个皇家狩猎场?”

        “就是天斗的那个皇家大狩猎场,正在举办魂师大赛晋级赛的地方。”

        千仞雪刚说完就是一愣,她担忧地看向千道流。

        “爷爷你不会是要去找她吧?”

        “嗯。”

        这怎么行!

        千道流和波赛西的事千仞雪并不关心,她只关心池修的事。

        万一千道流过去了,发现波赛西竟然对池修有意思,那会不会对池修不利。

        听爷爷口中所说的,看样子他是对波赛西这个女人痴迷极了。

        “爷爷你不能去!”

        “为什么?我去见见老朋友还不行吗?”

        “那你还喜欢她吗?”

        面对千仞雪的质问,千道流说话突然变得支支吾吾:“我……我……”

        “那就是喜欢!”

        千仞雪蹙着眉头:“可万一波赛西奶奶还是不喜欢你呢?万一她来到这只是想要开启一段全新的生活,那你过去岂不是要打扰她的新生活了,你忍心对自己喜欢的女人这样吗?你忍心让她过得不幸福吗?”

        千仞雪说完自己都愣了一下。

        她这么说居然是间接在撮合波赛西和池修之间的关系。

        “不忍心,但我发誓,我此次过去也只是为了和老朋友见上一面,不为别的。”

        千道流很坚决,完全不顾千仞雪的阻挠。

        看着爷爷离去的背影,千仞雪突然慌了。

        她害怕千道流会对池修做出什么事情,就算是已经放下了这份感情,但哪个男人不会吃醋。

        如果想让爷爷不伤害池修的话,那就把他的注意力从池修身上分散开吧。

        想到这里,千仞雪立即跑出了供奉殿。

        她喊了自己的侍卫,说道:“将一个消息通过各种渠道散播出去,说千道流要去皇家狩猎场见波赛西,一叙旧情。”

        贴身侍卫愣了下,他知道千道流和千仞雪的关系。

        但是听这样一说,怎么感觉孙女要背刺爷爷似的。

        千仞雪这样做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将找你扩散到唐晨的耳朵里。

        只要唐晨还喜欢波赛西,就一定会赶去狩猎场。

        他可以不在乎波赛西和池修会发生点什么,但一定介意昔日老朋友千道流会和波赛西发生什么,毕竟表面上看后者的赢面要比前者的赢面大上很多。

        ……

        皇家狩猎场。

        退场之后,波赛西没有放过池修,拉着池修不让他离开观众席。

        罪证在此,现在就差罪人承认犯罪过程了。

        “你昨晚绝对在装睡,别问我怎么知道的。”

        波赛西十分笃定。

        “你怎么知道的?”

        池修还是厚着脸皮问。

        波赛西深吸口气,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她左右环顾看看没人,便将胸口上的衣服向下撩了撩,露出些许雪白的肌肤。

        左右两边各有两个红印。

        将罪证展示完毕之后,波赛西迅速将衣服拉了上去,双手抱胸,目光审视地盯着池修。

        这臭小子,这么不老实,有种你在我醒着的时候不老实啊?!

        我睡着了你这样做,等于我什么都不知道……

        “不懂前辈什么意思。”

        “还不懂?开门见山吧,这两个红印是不是你偷偷亲的?”

        “绝对不是,前辈就算认定是我干的,也得讲究证据吧,两人睡在同一个帐篷这件事根本就不具备说服力,只会让你怀疑我,只会让我无力反驳。”

        池修说完还故意无奈地摇了摇头:“我太冤了。”

        波赛西怎么都不会相信这个男人。

        但是遇上死不承认的家伙,她也没有任何办法。

        “回去了!”

        波赛西气呼呼地起身,离开观众席。

        池修追在后面。

        “谎话连篇的家伙,别跟着我。”

        “咱们睡的地方是同一个,我不跟着你,就是你跟着我,这有什么办法。”

        波赛西突然噎住。

        事实好像也确实是这样。

        但并不影响池修是个坏家伙。

        今晚睡觉的时候自己一定不能睡着,免得让这家伙又有了可乘之机。

        再不济,起码要醒着,看看他的犯罪过程是什么样的。

        波赛西有些脸颊发烫地想着。

        这时,她渐渐放慢了脚步,前面出现了一个有些眼熟的人。

        六只散发着金色光辉的翅膀缓缓收起,男人落在地面上,脸上的神采充满了难以置信。

        千道流看着波赛西,这张几乎和当年一模一样的面孔,他内心激动万分,却不知道开头第一句话该如何表达,就仿佛怕自己说错了第一句话,眼前的人就会如幻象一般消失似的。

        池修缓缓跟上来,他自然认出了千道流,但却不清楚千道流为什么会来到这。

        不过想来也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千仞雪说的。

        “西姐……我,我是千道流,你还记得我吗?”

        千道流朝前走上几步,尽管内心激动,却还是像个绅士一样朝着波赛西的方向鞠躬问候。

        “小流子?”

        波赛西眼眸微张。

        她当然记得千道流,但是记忆中的千道流和现在的模样差距有些大,一瞬间没认出来。

        真要说是什么差距,那就是现在的千道流老了许多。

        很真实的岁月痕迹。

        “是我!”

        千道流激动地点头。

        波赛西走过去,见到老朋友还是让她十分开心的。

        “我听说你娶了妻子,还生了孩子,但是当时我脱不开身,没能送上祝福。”

        “无妨无妨,西姐还记得我就行。”

        千道流难掩激动之色,就像个未经人事的小男孩似的站在原地搓手,一堆话想说,一堆话想问,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西姐……不知道西姐有没有成家?这么多年来是不是还是一个人?”

        波赛西摇摇头。

        “我没有,自我们分开之后,我便在海神岛上待了几十年,每天如一日,也时常想到你们呢,毕竟人的一生能遇上几个朋友。”

        波赛西有些惋惜地说道。

        她并没想到自己当年为了让两个男人对自己断了心,居然到最后连朋友关系都几乎断绝了。

        “西姐居然没有和唐晨在一起吗?”

        波赛西听到这里有些尴尬。

        她当年确实骗了千道流自己喜欢的是唐晨。

        “没有,他有自己的追求,心不在我这,我……我也渐渐淡出了尘世,不过活到了这个年纪,现在想想还是开心最重要,人都应该为了自己活着。”

        “西姐说的在理,唉,娶妻生子后,我的一生仿佛也绑定在了那武魂殿之内,曾几何时不知萌生了多少次要去海神岛的想法,就想着见到西姐一面。”

        波赛西笑着捶了千道流一拳。

        “你这臭小子!既然有了自己的家,那就好好照顾他们,见我做什么。”

        千道流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和当年一样,面对波赛西他害羞地都不敢说话。

        这么多年过去,波赛西一点没变,除了头发变得花白了些,但是性子却反倒年轻了很多。

        应该是和这些年轻人待在一块的原因吗?

        想到这里千道流看向波赛西身后的池修,这张黑色面具让他很有印象。

        貌似是个叫池修的少年。

        “西姐和他认识吗?”

        波赛西回头看看池修,笑着说道:“认识,我来到大陆这段时间都是住在他那,而且……”

        波赛西再次见到千道流,很想和他分享自己的幸福与喜悦。

        她将池修拉到千道流的面前,开心地说道:“小流子,告诉你,他现在是我男朋友,你们要不要认识一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