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超正义的我竟然成为了域外天魔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五章 林沐溪

第三十五章 林沐溪

        在索清秋的注释一下,万星图软趴趴地挂在他的手中,仿佛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索清秋拎着万星图左看右看也看不出什么蹊跷,即使张开额头的第三只眼,也没发现万星图有任何异常。

        他注释了许久之后,轻轻的闭上了双眼:“呼,原来是错觉。”

        他手中的万星图随着他闭上双眼,    也缓缓的动了动。

        接着它注意到了索清秋额头上瞪得圆圆的第三只眼,一下呆住了。

        很难想象一张图纸竟然能如此生动地将各种情绪表达清晰。

        但这不重要了。

        索清秋试探性地问道:“咱们......聊聊?”

        万星图犹若死物一般在他手上没有任何反应。

        他深深的吸了口气,表情诚恳的说道:“其实我十分仰慕北洛师门的诸位前辈,前辈没必要如此防范于我。”

        “前辈可能不知道我额头上这眼睛的效果。”

        “它的名字叫做‘寻真’,它看到的世界和我们肉眼看到的不同。”

        “它可以通过因果线直追事情本源。”

        说着,索清秋抖了抖手上的万星图。

        “前辈,我已经看见你了。”

        “别躲了,    你的蓝紫色长袍太显眼了。”

        索清秋这话一出,瞬间打碎了万星图里人的侥幸心理,    万星图整个垂落下去展示出一副沮丧的样子。

        独自沮丧了一会儿后,它扭了扭自己的身子。

        看着万星图的样子,索清秋惊奇地抿了下嘴。

        他竟然在万星图的动作里读出了让他进图一叙。

        接收到信息后索清秋也没犹豫,握紧万星图,将目光放在万星图内的方碑之上。

        方碑之前站着一个满脸苦涩的青年,感受到索清秋的目光后,对着他勾了勾手。

        一阵奇妙的感觉从索清秋真灵之中浮现,没等他详细体悟,一道全新的视野出现在了他的意识之内。

        他惊奇地尝试控制了一下视野移动,发现提供视野的竟然是一具由星光凝聚的分身。

        控制星光分身玩了一会后,索清秋将目光转向了那个垂头丧气的“青年”。

        “前辈,请问您与北洛师门的关系是?”

        “青年”伸出双手揉了揉脸,让自己振作了一下后,语带沮丧的回答道:“我是北洛师门第一起灭、掌门林沐溪。”

        由于星光分身无法眨眼,索清秋只能用真身眨了眨眼睛,    接着用满含疑惑的语气说道:“前辈,第一起灭的掌门不是叫林晴雪么?”

        林沐溪对着索清秋翻了个白眼:“你那‘寻真’看不出来么?”

        说完反应过来自己有些孩子气了,连忙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    装作一脸严肃地说道:“你没见过掌门交接么?”

        “万星图这鬼情况你应该知道的吧?”

        “只要摘了星的人,最终结果必然是损落。”

        “当时林晴雪掌门施展完摘星后,便把掌门之位传与了我。”

        索清秋了然的点了点头,眼馋的打量了一下四周的星之规则后,好奇的问道:“这么多起灭,前辈一直生活在这万星图之中?”

        听到他的问题,林沐溪脸上闪过一丝疑惑。

        上下打量了一下索清秋后,语气莫名地说道:“差不多吧。”

        “每次起灭北洛师门都会选择一个人进入万星图之中,凭借着星之规则的保护度过起灭。”

        “在下一起灭的时候再带着万星图重新建立北洛师门。”

        “虽然我大多数时候都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们不停重复着我们经历过的一切。”

        “但我也出去逛过几次。”

        “不过你们这一起灭我还没出去过。”

        “第二起灭的北洛师门不是前辈所建立么?”听完林沐溪的话,索清秋心底泛起了一阵疑惑。

        这人......什么情况。

        以索清秋对北洛师门故事的了解,他们的传承过程虽然说不上惨烈、壮烈,但绝对算得上悲壮。

        大多数北洛师门的天才,最后都选择了默默无闻地献祭自己,期望着有一天真的能建立一个虚无缥缈的星之国度。

        为了这个理想,北洛师门的人前仆后继,经历过无数起灭却从未终止。

        哪怕他们知道,就算星之世界的建立,最终受益人不是他们,    也从未有过怨言。

        索清秋自问是一个好人,    至少在力所能及的时候,他想以自己的方式帮助大多数无辜的人。

        但让他牺牲自己去成全他人,索清秋自问做不到。

        可北洛师门的人,做到了。

        而且不是一个两个。

        每一起灭,北洛师门都有无数天才弟子选择了牺牲。

        这是索清秋一直不忍吸收万星图内星之规则的原因。

        可在索清秋眼中,全门都是理想主义者的北洛师门中,竟然出现了一个从第一起灭一直活到现在的存在......

        要说他不舍得牺牲自己,索清秋是不信的。

        毕竟在第一起灭的北洛师门众人打算将重担交给他这一点就可以看出,在他们心目中,林沐溪至少在品性方面足够让他们放心。

        林沐溪看到索清秋沉思的表情,疑惑的表情更甚。

        “你是不是在想,为什么我没有使用摘星,塑造万星图。”

        心思被看破的索清秋大大方方地点了点头,承认道:“没错,前辈,我想不通。”

        “以我对北洛师门历史的了解。”

        “北洛师门的天才弟子,大多选择了牺牲。”

        “要不是这一起灭北洛师门出了意外,如今他们应该还在世界的某一个角落里默默地构建可以度过起灭的理想之乡。”

        “既然前辈能被第一起灭的众位前辈选为传承人。”

        “说明你在其他前辈心目中足够优秀。”

        “尤其是第二起灭的北洛师门不出意外的话,是您主导建立的。”

        “北洛师门伟大的品性可以说是您传承下来的。”

        “我不理解您为何会在万星图之中。”

        林沐溪疑惑的表情终于慢慢变成了确认。

        “我之所以在万星图之中,因为我没有真身啊。”

        谷孱

        “我在第二起灭重建了北洛师门后就使用摘星术炼化了一道规则。”

        “可我炼化的那道规则有点独特,叫做‘双子’,在我将它炼化剥夺特性的过程中,它的特性入侵到了我的体内。”

        “最终随着它变成星之规则,我变成了与它共生的星之生物。”

        说完,林沐溪无奈感慨了一句:“活了不知道多少起灭了,竟然让一个小辈忽悠了。”

        “虽说有万星图中没人与我交流,让我思绪变得有些迟钝的原因在......”

        听到林沐溪的话,索清秋的星光之身轻轻挠了挠面颊,接着无辜的问道:“不知前辈说的忽悠是什么意思,晚辈对北洛师门陨落的各位前辈保持着发自真心的尊敬,绝无亵渎之意。”

        “请前辈不要菲薄于我。”

        听到索清秋的话,林沐溪对着他翻了个白眼,接着身体一散失去了人形,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光团。

        绕着索清秋转了几个圈后,一道音波自光团之中扩散开来。

        一道略显沉闷的声音在索清秋的耳中响起:“你那第三只眼根本没看出我的状态。”

        “既然如此,你之前说的什么‘寻真’,什么直视因果线全部都是骗我的。”

        看着不停转头四处看的索清秋,光团疑惑的问道:“你既然没看到我,你是怎么说出我的衣着打扮的?”

        “我就是习惯了人形模样,你说出口的瞬间我才当了真。”

        尴尬的笑了一下后,索清秋轻声解释了一下当初在群星之主创造的游戏《少年伧佐》中,曾“意外”炸过万星图。

        万星图爆炸后,最后的画面就是一个穿着蓝紫长袍的青年从万星图中跑了出来。

        索清秋本以为他说完之后,林沐溪会奚落与他。

        却不想听完他的信息之后,林沐溪重新化作了人形,沉思了许久之后说了一句:“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

        看出索清秋的疑惑,林沐溪沉声解释起来:“当初没被伧佐送与你的时候,我在他的身边,知道这游戏的建立过程。”

        “其实这游戏是他付出一定代价后,由天道出手,取时间长河中的一些身影创造的游戏。”

        “与其说他是个游戏,其实就是天道截取了一段真实的时光,将你以伧佐的身份投入了其中。”

        “你在其中见到这一起灭北洛师门的众人以及北斗七门的人都正常。”

        “就算是当年那场神域战争,所有参与之人全部出现,也不是什么大事。”

        “但我不同。”

        “这一起灭我从未出来过。”

        “也就代表,这一起灭的天道不该记住我的气息。”

        “而且我早在第二起灭就已经死亡,如今你看到的我,相比于一个活人,我更像一个具有自己思想的规则。”

        “所以,我不可能有气息流于时光长河之中,也不该被天道抓住气息具现出来。”

        听到林沐溪的话,索清秋的表情也凝重了起来:“前辈确定自己没有气息流于时光长河?”

        林沐溪重重的点了点头。

        索清秋慢慢地皱起了眉头:“有没有可能,我们对时间长河的理解不够,所以才无法理解这种情况?”

        林沐溪轻轻摇了摇头:“虽说我们北洛师门命名的第一起灭不可能是真正的第一起灭。”

        “但我们北洛师门所生活的时间一定足够的早。”

        “在我们那个年代,时间长河其实不像后世一样是个虚无的概念。”

        “曾经,时光长河就是西方的一处地名。”

        “任何人只要愿意,都可以去参观一下时间长河。”

        “很多神祇把去时光长河寻找自己的气息当作一种取乐方式。”

        “而我,就是一名这样的神祇。”

        “时光长河中的气息如何形成,又是什么样子我非常清楚。”

        “想要被时光长河记录,一个最基本的条件就是,生活在天道之中。”

        “可万星图的性质决定了,这里绝对没有天道的信息。”

        “否则,这些规则星辰早被天道取走了,哪可能让我们抢夺如此多的星之规则。”

        “曾经的时光长河是在我眼前毁灭的,而我也近百起灭未曾走出万星图了。”

        “所以我肯定,自己如今的气息必不在时光长河之中。”

        看着表情凝重的林沐溪,索清秋一脸苦笑:“前辈,如果你说的看着时间长河毁灭的事情是真的,那就更麻烦了。”

        说完,索清秋向林沐溪解释起他所知道的不可言的状态。

        解释完后,他一脸纠结的说道:“如果时间长河被毁灭了,那这四位不可言是怎么回事?”

        林沐溪绕着方碑转了几圈之后,面带纠结的摇了摇头:“想不通。”

        “你说的不可言和我所知道的不可言根本不是一种存在。”

        “我们生活的年代没有四个不可言。”

        “我们所说的不可言,是唯一的。”

        “祂是我们世界的统治者,我们关于世界的一切认知都是由祂口中传出的。”

        “一切修炼方法,规则,都是由祂教授的全世界。”

        “我们不知道祂的名字,但铭记了他的伟大。”

        “为了不与其他人称呼重合,我们将祂称作了不可言。”

        “而且......”

        “我跟在伧佐身边这么多年,其实所有关于不可言的信息,我都是听不到的。”

        “不光不可言的信息,在他身边的时候,很多信息我都接触不到。”

        “因为没有如今天道的气息,所以有一些受天道保护的信息我是接收不到的。”

        “但奇怪的是,你出现在这里后,我们之间的交流竟然没有障碍......”

        说到这里二人面面相觑。

        许久之后,索清秋率先出声打破了沉默:“算了,先不想这么多。”

        “反正我身边的谜团也不止这一个。”

        “这些问题等到以后再说。”

        “如今我更关心的是,不知前辈是否可以出这万星图帮我应对一些困难?”

        林沐溪看了看索清秋,疑惑的问道:“可以倒是可以,但你出入这世界,没什么仇人,实力也足够。”

        “只要你不刻意的找事,应该用不到我出手帮你吧?”

        “等等......”

        “你找事别带上我,我不当打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