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超正义的我竟然成为了域外天魔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三章 少掌门,有什么难言之隐你得及时处理。

第三十三章 少掌门,有什么难言之隐你得及时处理。

        索清秋有什么计划,要演戏给谁看,黄道吉很自觉地没有多问。

        安排好索清秋和苗子禅的吃住后,他老老实实的去安排演员相关工作去了。

        索、苗二人休息了一夜后,将白玉京的服饰换成了名景仙域游玩的仙人们常见衣服后,向着索清秋之前购买的庄园大摇大摆地飞去。

        因为跟预期中的时间比,已经晚了一天。

        二人顾不上驻足观看沿途风景,    一路上没做耽搁,直接飞到了目的地那边。

        “仙主,且慢。”

        一路飞在索清秋身后的苗子禅在临近庄园之时,突然伸手一把拉住了索清秋。

        索清秋疑惑地看向苗子禅,发现他双手不停捏放做法,索性不再打扰。

        等了片刻后,    苗子禅手上荧光一闪,双目化为一片白色。

        “庄园东,十五人,天神一名,正神一名,伪神十四名。”

        “庄园西,八人,正神一人,伪神七人。”

        “庄园北,十一人,天神二人,正神二人,伪神七人。”

        “庄园南,三人,两名天神,一名伪神。”

        “仙主,如果你买的庄园是前方山间的庄园......”

        “恐怕出了一点点意外。”

        索清秋皱了皱眉头,略带疑惑地看向苗子禅:“你没弄错?”

        “我在这里的身份是青菱道少掌门,    在晴空神域的事情传开后,    就算有人对我有些想法,    也不该如此光明正大。”

        “而且,围在这里的人最高实力才正神境......”

        没等索清秋说完,突然一道攻击从庄园那边射了过来。

        虽说从攻击强度可以判断,对方的意思更多的是警告。

        可索清秋的表情却缓缓地沉了下去。

        虽说这庄园他一天没住过,可从地契上看,这可是他家。

        在自家门口被人驱逐,这种事他可从没经历过。

        索清秋转头看向苗子禅:“搞得定么?”

        苗子禅嘿嘿一笑:“放心吧仙主,只要对方出身不全是二超七强、铭剑山这种级别的门派。”

        “五个天神,轻轻松松。”

        “主要是,打到什么程度?”

        索清秋眯了眯眼:“打到没有反抗之力。”

        苗子禅点了点头表示明白,接着他直接张开天神领域,挥动着双手跳了起来。

        虽然看过一次,但再看到苗子禅奇怪的施法动作,索清秋还是想笑。

        为了不让苗子禅注意到他的表情,他轻轻地后退了半步,站在了苗子禅后方。

        山庄周围的人见他们警告没有生效,来人反而张开了天神领域,直接列阵飞了起来。

        他们并没有因为动手的只有苗子禅一个而大意,反而十分慎重的以五名天神为核心开始布阵。

        他们所有人全部落位后,    开始急速施法。

        在索清秋怪异的目光中,    短短片刻,他们就释放了上千个术法。

        可这上千个术法,全是防御类术法,竟然一个攻击术法都没有。

        在释放防御术法的同时,阵法外围的伪神们还不断地拿出各种防御仙器,在他们阵法外又布置了一个由仙器形成的防御大阵。

        当两套阵法全部完成后,站在他们阵法中间的那名伪神十分慎重的拿出一个桶状仙器,神情凝重的放在了地上。

        “苗长老,搞得定么?”

        听到索清秋的问话,苗子禅嘴上咒语一停,术法释放完毕:“仙主放心,我这术法的威力你又不是没见过。”

        索清秋轻轻的揉了揉眉心:“正经的天神动手,我就见过一个你,一个铭剑山那老头。”

        “当时看起来你虽然占上风,但也算不上轻松碾压。”

        “如今一对五......”

        苗子禅闻言,一脸怪异地回头看向索清秋,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有心反驳,却不知从何说起。

        这位小爷身为青菱道少掌门,平日里见到的天神说不定都是青菱道的天神。

        跟这种级别门派的天神比,他虽身怀特殊传承,也只敢说自己不弱于他们。

        万万不敢吹嘘自己比他们强多少。

        毕竟他的契约者在历代白玉京传承者里只能算是中等。

        以自家仙主的认知,说他和铭剑山那执事是普通天神,好像也没什么错。

        虽然心中不服,可不知该如何反驳的苗子禅恨恨的转过头,目光凶狠的盯向前方的防御大阵,双手一挥,巨灵神拎着宣花斧冲了出去。

        天河水军也不闲着,在防御阵法上一道天河遽然落下,一瞬间砸碎了数件仙器。

        没等阵法中的众人反应过来,一阵巨力自阵外传来,正是巨灵神的斧子顺着天河砸出的缝隙轰在了内阵之上。

        “噗!”

        阵中之人齐齐地喷出一片血雾,慌张的表情瞬间爬满了他们的面容。

        阵法中人之前表现得足够谨慎,但这只是听命行事,并不是真的认为苗子禅的攻击能力有多强。

        如今只是一击,所有人就全部受了轻伤,让所有人暗自庆幸,要不是之前布下了足够的防御,这一下,就可能把他们带走大半。

        至少正神之下绝无幸免的可能。

        好在,外层仙器阵法是不停运转的活阵。

        被天河水军砸出的口子,瞬间被其他仙器填补好,没让巨灵神砸出第二击,给了他们一个调整的机会。

        五位天神境互相对视一眼,重重的点了下头,接着每个人掏出一面大旗,插在了地上。

        旗子刚刚入地,一道紫气自天空降下,灌入旗中。

        紧接着五名天神境齐齐施法引动紫气,灌入外面仙器大阵之中。

        仙器大阵在紫气灌入后,泛起一片霞光,天河之水再也无法对它造成影响。

        而之前站在阵中的伪神,飞速转动放在地上的桶状仙器。

        “砰。”

        一道蓝光自桶状仙器喷出,在天上打出一个大大的“危”字。

        “危”字停留片刻后,在一片劈啪声中,炸成无数小形“危”字,向着四周飞散而去。

        索清秋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口中喃喃地说道:“苗长老,我现在好像没法放心了。”

        苗子禅略显尴尬的笑了笑:“仙主,我之前没想到他们准备如此充足。”

        “不过,通过他们的手段,我倒是知道了他们的身份。”

        “能引动地脉,利用仙域气运的,只有一种可能。”

        “名景仙域的实际控制者,和气盟。”

        “没有仙域令牌的准许,其他人是无法调动仙域气运和地脉的。”

        “以和气盟和气生财的宗旨,仙主你现在跟他们道个歉,解释一下误会,应该不会把事情闹大......”

        看着索清秋阴沉下去的表情,苗子禅没敢再说下去。

        索清秋皱着眉头看着前方已经被紫气充满的大阵。

        无论是什么误会,在自家门前被人警告不能靠近,还想让他道歉?

        不可能!

        可惜如今手套能量没充满,要不索清秋一定送他们一发烈焰焚天。

        看着眼前紫气越来越浓郁的阵法,索清秋叹了口气。

        看来得动真格的了。

        想到这里,索清秋额头第三眼张开,体内星之锁链将他其他能量转换成仙力供给八九玄功。

        索清秋轻轻攥了攥拳头,看了看前方大阵,沉思了片刻后,控制着真灵中那不停吸收镜之规则的符号连上了星之锁链。

        谷烩

        星之锁链先是一震,接着一股索清秋从未感受过的澎湃力量灌入了金丹之中。

        随着能量灌入,索清秋身上泛起一层金光,一道力量自金丹中升起,钻入他的额头。

        索清秋福至心灵,左手两指在眉间轻轻一点,一道光芒自他三眼中射出,直接打在紫气阵法之上,瞬间给阵法打出了一个窟窿。

        看着这道攻击的效果,索清秋满意的点了点头。

        在获得镜之符文后,索清秋就知道自己很强。

        但他一直没调用过镜之规则。

        一是为了不影响镜之符文窃取天道的规则之力。

        二是因为,这形成符号的规则之力和之前不同,不再能任他随意调用。

        它变成了类似万星图的存在。

        索清秋虽然知道星之锁链能调用这规则力量。

        但一直没什么好的机会实验。

        今天这意外的冲突,终于让他有机会好好体验一下半完全体的自己到底能达到什么程度。

        看着眼前的阵法,索清秋脸上表情慢慢地兴奋了起来。

        他轻轻的闭上了双眼,片刻之后,双目猛然张开。

        随着他眼睛张开,他身上的衣服变成了银色盔甲,手中还拿上了一柄三尖两刃刀。

        随后他提着刀,对着阵法冲了过去。

        没有招式,没有术法,最纯粹的肉身力量,一刀一刀地劈在了阵法之上。

        一刀,紫气淡薄。

        两刀,紫气消散。

        三刀,阵旗破碎。

        四刀,仙器碎裂。

        五刀,内阵破碎,众多神祇齐齐吐血倒地。

        没再等索清秋动作,在阵中的伪神大声喊道:“我乃和气盟盟主白山之子,白纯,上仙有话好好说!”

        索清秋看着歪七扭八躺了一地,已经失去战斗力的神祇,微微撇了撇嘴:“没什么话,你们挡着我回家的路了。”

        苗子禅震撼地看着前方索清秋独自一人解决了战斗,喃喃自语道:“难怪仙主说我是正常天神,青菱道出来的怪物,伪神境就这等实力。”

        “天神境得多吓人。”

        他一边惊叹,一边施法遣散被他召唤而来的契约者。

        在契约者消散的时候,他仿佛听到了一段对话。

        “这烦人的家伙怎么在这?”

        “你这大个脑子脑子不好,眼神也不好?看清楚,那不是他。”

        “怎么可能,你看那武器,那铠甲,那三只眼。”

        “说你脑子不好你还不承认,你认人就看第三只眼?长相不看的?”

        “......你们那么矮,我哪看到到啊。”

        “你他妈......”

        没等苗子禅确认,他召唤来的身影和声音就一同消散在了他的领域之中。

        ......

        索清秋的庄园之中,索清秋坐在主位。

        身后站着澄净。

        苗子禅坐在他的左手边,白纯坐在他的右手边。

        索清秋一脸无语的看着白纯,无奈的问道:“所以说,你们之所以对我发出警告,就是因为我没穿青色衣服?”

        白纯一脸尴尬的点了点头。

        索清秋看了看白纯无辜的表情,再次无奈地叹了口气。

        说起来,他们之前确实是误会。

        自从知道青菱道少掌门在自己的地界买了个庄园,和气盟为了尽地主之谊主动派出了一个仪仗队来庄园候命。

        为了表达他们的重视,这仪仗队带头的还是和气盟盟主的小儿子,白纯。

        虽说不是白纯不是白山儿子里境界和地位最高的,但是确实最受宠的一个。

        白山派他来,也是想让他有机会跟索清秋搭上关系。

        白纯来到庄园外没见到索清秋,不过却听到了庄园里经常传来扰人心弦的声音。

        他也不敢打扰,自顾自地带着仪仗队守在了庄园外。

        白纯的想法很简单,青菱道少掌门在晴空神域把这一次感恩会的美女一扫而空,此刻闭关跟她们交心完全说得通。

        这时候,他一定不希望被人打扰。

        所以,他只要给每一个路过之人发出警告,让他们别来打扰索清秋,就是最好表现。

        到时候等索清秋交完心出关,就算不对他青睐有加,看他如此懂事也不会太讨厌他。

        只不过他没想到索清秋竟然从外面回来了。

        再想到庄园里每天听到的声音。

        白纯看向索清秋的目光瞬间变得怪异了起来。

        索清秋看到白纯的目光,微微一愣,瞬间反应了过来。

        张了张嘴想要解释点什么,又不知该如何解释。

        自己没有那种世俗的欲望?

        自己看不上这些姑娘?

        怎么说都不合理。

        最后只能无奈的瞪了澄净一眼。

        澄净神情淡然的对索清秋点了点头。

        索清秋见她如此自然,想到她也是为了掩盖自己行踪,只能无奈的转过了头。

        澄净神情一向如此,他没觉得哪里不对。

        看索清秋不再注意她,澄净偷偷撒开了紧握的双手。

        索清秋盯着白纯怪异的目光,语速飞快的说道:“既然你是和气盟的少主,正好有件事麻烦与你。”

        “之前在晴空神域,我们青菱道和日曜殿产生了一点小误会。”

        “为了将误会解释清楚,我们准备和日曜殿进行一场谈判。”

        “但是我们双方彼此的信任程度实在有限,所以我们想找一个第三方提供谈判地点,顺便做一个中间人。”

        “我觉得,这个角色和气盟来做再合适不过。”

        “不知少主意下如何。”

        听索清秋说起正事,还是这么大的正事,白纯收回了探究的目光,认真地思考了片刻。

        “这么大的事,我不能做主,我需要禀报我父亲。”

        “不过给两强做中间人,对我和气盟有益无害,想来我父不会拒绝。”

        索清秋微笑着拱了拱手:“那就先替我谢过白盟主,也劳烦少主费心了。”

        白纯连道不敢,接着给索清秋留了一个传音仙器后,便准备先行回和气盟将消息传递给他爹。

        索清秋一路将白纯送到了庄园门口。

        临别之际,白纯犹豫了良久,见左右无人,悄悄地靠近索清秋,压着声音说道:“少掌门,铁杵都能磨成针,别说人。”

        “武器需要维护才能锋利耐用,有什么问题咱得及时处理。”

        “我这里有一根巨擎参,专门......”

        没等他说完,索清秋一脚踢在了他屁股上:“滚!”

        一直到白纯的身影消失不见,索清秋才对着周围开口说道:“窥视了这么久了,别躲着了,都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