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超正义的我竟然成为了域外天魔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 懂了,老大想当神主身边的太监。

第二十五章 懂了,老大想当神主身边的太监。

        经过太乌一打岔,索清秋刚刚酝酿好的情绪瞬间化作了乌有。

        他兴致索然的将牛头马面、元屠阿鼻和血海全部收起来后,观察起了太乌的状态。

        此刻太乌的状态比较微妙,索清秋可以看出他在努力同时控制自己主意识和其他分意识。

        可毕竟初次尝试集群意识,很明显地可以看出,太乌的控制不是很成功。

        大殿内太乌多具肉身脸上表情一会有一会无,显得十分诡异。

        尝试了半天后,    太乌暂时放弃了实验,让除了本体之外的其他肉身全部化作了面无表情。

        见太乌终于解释了实验后,索清秋好奇地问道:“效果如何?”

        太乌晃了晃脑袋,伸了个懒腰后,咧嘴一笑:“很好,我已经几万年没这么安静过了。”

        “说起来你可能很难理解那种随时随地有人在你脑子里不停说话的感觉。”

        “跟控制神国战士时候不同,这种说话无法屏蔽,也无法拒绝。”

        “无时无刻的吵闹,真是让人头大。”

        “现在好了,我脑子里彻底清静了。”

        “不过,突然安静下来还让我有点不适应。”

        一边说着,太乌抽出跨在腰间的尖刀对着空气用力地挥舞了几下,然后满意的点了点头。

        “将自己意识转换成集群意识后,我的真灵强了不少。”

        “我能明显感受到自己实力的进步,只要我彻底适应了现在的状态,我自信,就算是号称不可言之下第一神王的伧佐,我也可以超越。”

        索清秋看着自信满满的太乌,轻轻眨了眨眼。

        虽然以他如今的眼界,不知道伧佐具体多强。

        但他的强一定是全方位的,甚至是超越伪道极限的。

        绝不是一个只有真灵暴涨的顶级仙帝可以轻松超越的。

        而且,索清秋觉得,就算是真灵经过这一波意外暴涨,太乌的真灵强度也不一定赶得上在信仰之路里奋斗多年的元老道。

        虽然索清秋想劝一劝自己刚认的便宜大哥,可他想了想自己的实力,    还是将话闷在了肚子里。

        一个伪神境的神祇对顶尖神王战力指指点点,没法让任何人信服。

        太乌一抬头正好看到了索清秋的神情,    将尖刀插回刀鞘,走到索清秋身边嘴角一扬,神情睥睨的说道:“在想着域外天魔快速成长的那些能力?”

        “域外天魔存在了这么多年,还没将所有的神祇消灭掉。”

        “除了各大门派与域外天魔之间都有默契外,各个天资卓越的神祇都有自己的特殊提升路线。”

        “可惜我的特殊提升法门只适合我自己,无法分享给你。”

        “不过你身为域外天魔,有天道加持,倒也不用担心实力提升慢的问题。”

        “只不过你如今实力太低,需要一些保命的手段。”

        太乌说完,略微思考了一会儿后,突然对着久秀的肉身伸出了手。

        只见他双手紧紧一握,一道耀眼的白光充满了索清秋的双眼。

        接着一阵古怪声音从白光中传来。

        随着奇怪的声音停止,白光遽然消失,一只带着太阳图案的半手手套出现在太乌的手中。

        索清秋迟疑的接过手套:“这是?”

        “久秀。”太乌毫不在意的说道。

        看到索清秋剧变的脸色,太乌愣了一下后,轻声笑了出来。

        “你不会以为这是用久秀肉身炼制的吧?”

        索清秋用拇指和食指指尖轻轻捏着太乌给他的手套,纠结的说道:“不是么?”

        太乌大笑的摆着手解释道:“你这脑袋到底都装了些什么,怎么想到的这么离谱的事情。”

        “不管怎么说,    久秀都是我一具肉身,    我怎么可能用自身炼制神器送与你。”

        “这手套是我抽取久秀这具肉身的几个能力炼制的一个小物件。”

        “它有四种能力。”

        “第一种能力叫做烈焰焚天,    是一个由火、日、光三系规则混合的群体攻击类术法。”

        “作为术法技能,攻击力不足,无法对付神王境的对手是它的劣势。”

        “优势的话,攻击距离足够远,攻击范围足够广。”

        “只要你真灵强度足够,你完全可以隔着几个仙域对对手进行远程打击。”

        “一座没有仙帝镇守的城池,一道烈焰焚天足以让它消失。”

        “第二种能力叫做焚神,这是一道由火系规则加上一点命运派所用规则延伸出的控制类术法。”

        “这术法可以让受术神祇真灵与规则一起陷入混乱,短时间变成凡人。”

        “它的施术范围是以你为中心,在你真灵所能扩散的全部范围内,同时生效。”

        “而且可以根据你真灵标识,分辨敌我。”

        “焚神是我消耗多具肉身不停实验开创的第一个术法与命运两派相结合的术法。”

        “可惜的是,这术法缺点比较明显。”

        “受术神祇规则之力、神力、真灵,只要有一个足够雄厚,该法术都无法生效。”

        “第三种能力叫做极,是我自己的招牌手段。”

        “这能力比较简单,就是把全身所有规则汇聚在一起,用日之规则为箭头打出最强一击。”

        “说起来,这能力和道院那边枪道的单杀手比较类似。”

        “不过因为我的‘极’可以脱手,所以攻击范围比他们广一些,威力稍稍低一点。”

        “总的来说都是可以关键时刻爆发出最强攻击的能力。”

        “因为我所有肉身都会使用这技能搏命,这技能也被认为是日曜殿的绝学。”

        “至于第四种能力,名曰归途。”

        “消耗所能消耗的全部能量将你送进日系规则通道。”

        “规则通道内会将你和日曜殿所控制的仙域距离大幅度拉近,是用来保命的终极手段。”

        “不过这四个能力被做成这手套后,不会消耗你的能量,只会消耗手套储备的能量。”

        “但手套里能存放的能量,每次只够使用这四个能力里的一个。”

        “而且这手套恢复能量的速度也很慢,一年的时间只能让你使用两次。”

        “单纯从神器的品级来说,它至多只能算是个下级主神器。”

        “虽然我在炼器方面还算有一些心得,但一来时间不多,二来太依赖这种外力对你成长并不利。”

        “所以我炼制这手套时主要思路是应急、底牌,而不是常用。”

        “放心吧,这手套是用日蚕丝制作的,不是用久秀炼制的。”

        太乌说完,看着索清秋还是一脸的迟疑,无奈地轻摆双手,将一副被玩坏了表情的久秀召唤了出来:“喏,现在放心了吧。”

        看到久秀仙帝完好的出现在了自己面前,索清秋终于不再疑惑,一脸欣喜的将太乌送给他的手套带在了手上,不停翻动着双手欣赏了起来。

        虽说这手套不够持久,但是能力强啊。

        尤其是极和烈焰焚天,极大的缓解了他攻击力不足的情况。

        而焚神的存在也让索清秋有了一个除吸干敌人以外的控制敌人手段。

        四个能力里只有归途对他来说帮助不大。

        索清秋可还记得,绿漪她爹还等着自己陪她历练呢。

        谷庤

        等他找办法坑掉谪仙帝以及在不可言保护下清理掉晴空一族后,一定会逃离东方仙域。

        他可没有留下来直面不可言的实力和勇气。

        所以,不管归途保命效果多好,到时候对他来说都是道催命符。

        太乌看着索清秋对手套爱不释手的样子,轻轻拍了拍手将索清秋注意力引了过来:“我的情况刚才你也注意到了。”

        “我第一次以一道主意识同时控制这么多肉身,难度有点超乎我的想象。”

        “你肉眼能看到的这些肉身我都操控不过来,在你肉眼看不到的地方,整个日曜殿目前都是瘫痪状态。”

        “自从那两位出手灭了阴阳道开始,我们都知道起灭即将到来。”

        “可如今千年已过,还没有闹出动静,事情有点太过反常。”

        “二超已经近百年没在东方仙域行走,我觉得他们可能在等待机会。”

        “这种特殊时期,我不能让他们发现日曜殿的状况给他们可乘之机。”

        “我需要最快速度练好同时控制所有肉身的能力,让日曜殿恢复正常。”

        “所以我需要闭死关熟练这技能。”

        “时间紧急,我来不及多准备了,马上就开始闭关。”

        “这段时间我的安危就交于你了。”

        说完不等索清秋拒绝,十指极速舞动起来。

        随着太乌双手舞动,日曜殿急速收缩,站在其中的索清秋直接被弹了出来。

        他站在白玉京主楼外,看着日曜殿飞快的收缩到了极致后,变成了一个小小的太阳图案。

        随后这小太阳图案从空中飘落下来,印在了太乌送他的手套之上。

        索清秋低头看了看手套,轻声叫道:“太乌大哥,太乌大哥!”

        等了半天没等到回应后,无奈地摆了摆手。

        自己这是被人强迫了?

        看了看手上的手套,索清秋满脸笑容地说道:“算了,谁叫人给的太多了。”

        伸出手对着阳光再次欣赏了片刻后,索清秋转身向着主楼内走去。

        关于泰乌仙帝、元老道和我不是元老道他们几人之间明显有故事。

        而且看样子,杨雨薇薇对这里面的故事知道得很清楚。

        索清秋要了解他们的故事不是为了听八卦,只是单纯的想关心一下前辈之间的关系。

        对,就是这样。

        在索清秋心情愉悦的去找杨雨薇薇时,余清秋正在山泉边静静的清洗着双手。

        随着清澈的泉水带走一丝丝殷红,余青崖的手慢慢地回复了白皙。

        “神主,您今天做的事并没有得到仙主授意,会不会有些不妥?”一身黑甲的莫荒站在余青崖身后不解的问道。

        余青崖没着急回答,而是抬起手对着阳光晃了晃,确认彻底洗干净后,从容地从怀里拿出一个绣着“正义”二字的手帕擦干了双手。

        接着小心翼翼地将手帕叠好,重新放进了怀里后,才转头看向莫荒:“说多少次了,没人时候叫大哥就行。”

        “咱们当小弟的,怎么可能事事都等着神主命令才行动。”

        “那么算来,咱们和道兵又有什么区别。”

        “我赐予其他人香火神道的种子之时,你杀那几个不愿接受之人,也没等到我的授意啊。”

        莫荒轻轻挠了挠头,不解的说道:“老大,先不说咱俩这么多年培养下来的默契。”

        “主要是当时他们已经明显背叛了你,不用你说,我也知道他们该死啊。”

        “只不过当时你正收服其他弟子的关键时期,不能让其他人离心,所以我才主动动手的。”

        “如今不同啊。”

        余青崖抬头看了看天,轻声问道:“有什么不同?”

        “我的神主不是也在收服白玉京的关键时期。”

        “张京不也是明显的背叛。”

        “没什么区别。”

        莫荒一脸担心地看着余青崖:“可是老大,那张京毕竟是跟东潇仙帝做的交易,算是他的人。”

        “就算需要处置,也应该是仙主出面才不会引起阴阳道反弹吧。”

        “如今咱们私自动手,不是主动招惹了阴阳道?”

        余青崖轻轻的点了点头:“是啊,正因为主动出手等于招惹了阴阳道,所以我才亲自动手的啊。”

        “之前我是神主唯一直接赐下香火神道种子的人,在神主麾下应该占有一定的地位。”

        “可这么长时间过去,我这边不光毫无进展,还因为被人抓住连累的神主主动涉险前来救援。”

        “之后,神主又将香火神道的种子赐予了东潇仙帝。”

        “我要再不表现出一点价值,咱们就彻底变得可有可无了。”

        “好不容易摆脱了阴阳道扣在我身上的影子身份,就这样彻底平凡下去?”

        “我不甘心。”

        “如今我对张京动手,一是替神主解决一项后患。”

        “二是提醒一下神主,阴阳道曾经做过的事。”

        “最重要一点则是向神主展示一下,咱们白玉京一系,还是可堪一用的。”

        “希望神主能再给咱们一个机会吧。”

        听了余青崖的话后,莫荒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可是老大,如果说仙主不重视咱们的话,为什么安排咱们撤走?”

        余青崖回身对着莫荒竖起一根手指:“莫荒,我们一旦被撤离到青菱道,就彻底沦为了替神主收集愿力的存在。”

        “无论在哪,真正受到重视和喜爱的,都是跟在头领身边的人。”

        “就像那凡人国度,所谓的戍边大将在皇帝心目中的地位甚至都比不上他身边的一个太监。”

        “如今我们来到了神主身边,当然要抓紧一切机会留下来。”

        “刚才主楼那边出现宫殿后,并没有冲突爆发。”

        “想来应该是神主的帮手到了,他身为青菱道最受重视的少主,怎么可能没有护道之人。”

        “所以我借着处置张京的机会拖延一下撤离的时间,争取让神主把咱们留下来。”

        说完余青崖收回手指,对着莫荒问道:“你懂了么?”

        莫荒坚定的点了点头:“懂了,老大想当神主身边的太监。”

        “滚!”

        就在余青崖追打莫荒的时候,突然漫天红霞布满了白玉京上空。

        一群衣着各异的神祇拎着几个白玉京服饰的神祇出现在了天空之中。

        其中一人不停地挥动衣袖,片刻后一个巨大的镜面投映在了白玉京上方。

        一个胡子花白的剑眉修士身影出现在了镜面之中。

        这剑眉修士也不多言语,从身后众多修士手中不停接过白玉京服饰之人,一一在镜面里展示开来。

        当他全部展示完毕后,又让身后之人给他释放了一个扩音术法。

        接着语气轻蔑地喊道:“白玉京的人听着!你们的前线已经彻底溃败。”

        “所有的中坚力量已经全部被我们拿下。”

        “不要再做无所谓的抵抗,乖乖投降成为剑奴,才是你们最好的归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