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超正义的我竟然成为了域外天魔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 你寄吧谁?

第十六章 你寄吧谁?

        七天之后,索清秋结束一轮修炼后,在临仙客栈门口看到了张京的身影。

        索清秋挑了挑眉头,沉思了片刻后,将张京叫进了自己买下的院子。

        “你确定他们会在三天后的辰时走墨迹道,将那些被抓之人送往牛府城?”索清秋靠在躺椅上,盯着头顶的银杏叶,    轻声问道。

        张京信誓旦旦地点了点头。

        发现索清秋没有看到后,又轻声解释道:“少掌门您放心。”

        “我张京在白玉京这么多年,靠着如此普通的实力混到实权位置,靠的就是我八面玲珑维持的良好人缘。”

        “我这次之所以来得这么慢,就是为了把转移那些弟子的地点确定下来。”

        “好在曾经的朋友们都还卖我面子,让我不光确定了地点,    还知道了这次转移的具体路线。”

        索清秋盯着一片刚刚从树上脱落的树叶良久后,疑惑地问道:“这种转移为何不用空间神器把人装走,    弄得如此大张旗鼓。”

        听到索清秋的疑惑,张京嘿嘿一笑:“少掌门,我白玉京不是您青菱道。”

        “能装活物的神器已经天下少有,更不用说可以装下神祇的神器。”

        “就算二超六强,也不能说家家都有。何况小小的白玉京。”

        “少掌门,虽然白玉京里面藏着的是阴阳道余孽,可阴阳道毕竟是当年被灭了的门派。”

        “跟普通门派比,阴阳道余孽还算底蕴深厚,可跟您比他们都是一群穷鬼。”

        “这空间神器,肯定是没有的。”

        索清秋了然的点了点头,目光顺着那树叶飘落缓缓落下,慢慢将视线聚焦在了张京脸上:“就算阴阳道没有可以装活物的空间神器,也用不上找一堆白玉京的弟子一起押送那些人吧?”

        “他们为何不用阴阳道的弟子。”

        张京仿佛早就知道索清秋要问这种问题,不假思索地顺口说道:“阴阳道剩下的弟子并不多。”

        “尤其是那天追杀我被少掌门杀了几个之后,他们更舍不得将阴阳道弟子派出来了。”

        索清秋恍然地点了点头:“那他们又为何将转移路线告诉了那些白玉京的弟子呢。”

        顺利回答了几个问题的张京,脸上已经不见了初见索清秋时的拘谨。

        面对索清秋的疑惑,他从容地解释道:“他们之所以要把那些被关押的弟子送到牛府城,就是因为牛府城比较特殊。”

        “牛府城外常年有阴煞围绕,    想要打开阴煞把人送进去,    不光需要特殊的手法,还需要一百八十个伪神同时布下紫阳隔日阵隔绝煞气。”

        “想要布置紫阳隔日阵,需要那些布置阵法的弟子提前五天开始每日服用景福锁阳散凝聚阳气。”

        “我也是通过这一点加上朋友们的信息相互验证才敢确定,阴阳道要把人送去牛府城。”

        张京说完,怕索清秋不信,又加了一句:“牛府城的奇特远近闻名,少掌门要是不信的话可以私下去打听一下就好。”

        “毕竟少掌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救我姓命,我怎么可能在这种事上欺骗少掌门。”

        看着眼前表情十分真挚的张京,索清秋笑着点了点头,从桌子上拿起一袋空气薯片用力一捏。

        “砰。”

        随着一声闷响,薯片袋子直接被捏开。

        索清秋看着被薯片袋子的声音吓了一哆嗦的张京,略带歉意地笑了笑:“好,三天后辰时,我会带上我的人在墨迹道劫人的。”

        张京偷偷用后背衣服擦了擦手心的汗,试探地问道:“少掌门,你一定会救下余青崖他们的对不对。”

        索清秋神情十分严肃地与张京对视片刻后,郑重地点了点头:“我以青菱道少掌门的名誉保证,无论如何艰难,我都会把余青崖他们救出来。”

        张京得到满意答案后知道自己不需要再打扰,十分自觉地离开了索清秋的院子。

        索清秋靠回躺椅,轻轻叹了口气。

        张京撒谎了。

        他把一切编得太圆满了。

        就连阴阳道为何没有空间神器这种事都详细的说了出来。

        正常人面对这种问题,一句没有就足够回答了。

        只有撒谎的人才会努力多说、丰富细节,让他的逻辑链看起来没有问题。

        不过这跟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索清秋摸了摸挂在他腰间的久秀玩偶和豆兵袋子。

        他本来想着靠着张京打探的消息提前去现场布置一下打个伏击。

        如今看来,不需要了。

        既然张京主动来骗他,说明张京与阴阳道内部已经达成了协议。

        虽然不知为何阴阳道没直接来朱紫城找他,但这已经不再重要了。

        既然阴阳道知道自己是青菱道少掌门,随时有可能叫人的情况下,还是选择将自己引到墨迹道。

        证明他们足够自信。

        不过这一切都不重要了。

        索清秋拿出他在朱紫城买的地图,辨认了一下墨迹道方位,展开剑域直接瞬移了过去。

        来到墨迹道附近,索清秋拿出了一些离开蓝星时特意定制的监控四处藏好后。

        继续瞬移,在距离白玉京不远不近的一座山谷里停了下来。

        支好一个帐篷,将接收监控信号的控制台放在了帐篷中央。

        设置好,只要有人接近墨迹道控制台自动报警后,索清秋再次拿出一堆早就做好的冷餐肉,张开第三只眼,疯狂吃了起来。

        时间在双方等待中慢慢地过了三天。

        这一日,寅时。

        一阵急促的警报声打断了索清秋的修炼。

        索清秋摆弄了一下控制台,发现没有意外,墨迹道周围果然出现了上百人。

        感应了一下修炼香火神道的人全部还留在白玉京后,索清秋收起帐篷,直接向着白玉京瞬移而去。

        一路来到白玉京外,索清秋小心翼翼地试探了一会后,终于确定,第一次见面时张京没有撒谎。

        白玉京内果然将众多高手全部都派了出去。

        试探白天后,索清秋终于确定,张京口中仅剩的两位长老也全部被派了出去,如今白玉京在索清秋的感知中简直是一个筛子。

        发现这情况后,他不再犹豫,直接对着感应中关押余青崖他们的地牢瞬移而去。

        虽说索清秋觉得对方既然敢把高手都调走,就是自信这期间不会有人钻空子。

        可看着地牢外紫红色大阵的时候,索清秋心底还是一阵失望。

        压下自己心底的小情绪后,索清秋认真地打量起眼前的阵法。

        认真观察了片刻后,索清秋就确定,这阵法与他知道的体系完全不同。

        首先是构成阵法的基础,不是普通阵法的道韵与能量。

        而是规则与愿力。

        不停闪着红光的愿力代替了传统的能量与规则交织在一起形成了这个庞大的阵法。

        索清秋并不高深的阵道规则掌握完全无法参透这体系完全不同的大阵。

        可索清秋并没感到沮丧,而是灿烂地笑了起来。

        如果这大阵真是传统阵法,他除了暴力破解还真不一定有其他办法。

        可偏偏这阵法的核心是规则和愿力。

        如何处理别人的愿力他还没有经验,可要论处理规则的能力,在整个世界索清秋都算得上是一绝。

        身体周围黑光瞬间亮起,索清秋直接张开双臂整个人都贴在了大阵之上。

        在索清秋靠近阵法的一瞬间,愿力和规则一阵翻涌,一道道红色火焰虚空而生。

        可没等这些火焰有进一步的动作,随着索清秋的拥抱,这些刚刚生成的火焰直接消失不见,仿佛从未出现过。

        索清秋身上黑色的火焰沿着大阵急速蔓延,随着黑焰扩大,支撑大阵的庞大规则飞速被蚕食。

        真灵附身对规则,就是无解的克星。

        也许是嫌弃吞噬速度太慢,索清秋身上的黑焰慢慢舞动起来,随着黑焰舞动,一个魔童形象缓缓地凝聚在了索清秋的头上。

        魔童缓缓的低下头,看了一眼索清秋,接着对着大阵猛一张嘴。

        “吸!”

        一阵无形吸力从魔童口诞生,这吸力不针对空气,不针对能量,单单针对规则。

        面对魔童的吸力,大阵的规则瞬间化作一道小溪直接灌入了魔童口中。

        失去规则支持的愿力悄然一顿,接着恢复了红光。

        虽然此刻从外观看不出大阵有何变化,可正在与大阵零距离接触的索清秋能清晰感受到。

        这大阵,已经形同虚设。

        吸干了大阵规则的魔童形象略显疲惫的打了个哈切后,缓缓的沉入索清秋的体内。

        随着魔童消失,索清秋的真灵附体自动解除。

        黑焰彻底消失后,索清秋向着大阵轻轻一跨,直接进入了大阵的内部。

        阴阳道对着大阵十分自信。

        跨过大阵后,索清秋一路竟然没再受到任何阻拦,直接来到了关押余青崖他们的牢房。

        此刻,余青崖他们的状态算不上坏,但也绝对算不上好。

        虽然在众人外形上看不出拷打的痕迹。

        但从他们昏迷不醒的状态中还是可以看出,白玉京也没让他们好过。

        索清秋刚要打开牢门进去查看情况,一道声音突兀地在他身后响了起来。

        “你很优秀。”

        “我想了很多你会如何应对我们布下的陷阱。”

        “想过你有可能是凭借实力打退我派去的两名天神。”

        “想过你有可能买通其他白玉京弟子,通过安全通道来到地牢。”

        “偏偏就没想过你可以自己破解了我这阵法来到地牢。”

        索清秋回头定睛看去,说话的是一个自身气质冲突,脸色虽然看着红润,但是挡不住深处惨白的奇怪男子。

        杨雨薇薇任由索清秋打量他,毫不在意的继续说道:“既然你已经知道我们是阴阳道了。”

        “那你应该听过我的名字,东潇仙帝——杨雨薇薇。”

        索清秋看着眼前只有天神初期修为的奇怪男子,诚实地摇了摇头:“没听过。”

        杨雨薇薇脸上表情先是一僵,接着轻笑道:“看起来小家伙对我有些怨言。”

        “你不用试图激怒我,作为一个在东方仙域横行数万年的老牌仙帝,我的心胸足够宽广。”

        “这次布下陷阱测试你是为了观察一下你的能力。”

        “很高兴你通过了测试。”

        “我准许你代表青菱道与我进行交流。”

        “我知道你的事情,虽然你只是一个少掌门,但是青菱道对你足够重视。”

        “听说青菱那家伙还为你出过手,打了久秀。”

        说道这里,杨雨薇薇看了下索清秋瞪视他的表情:“不要用那种表情看着我。”

        “现在的你还不配。”

        “你要知道,你所有的地位和特权来自青菱对你的支持,而不是你自身。”

        “这种支持也许让你忘了自己的身份,养成了自傲的习惯。”

        “但是这一切在我面前不够看。”

        “我,两位不可言联手都未能打死的东潇仙帝。”

        “现在我与你说话,是看在青菱的面子上,所以收一收你那副表情。”

        “也许你有什么特殊的身份,也许是起灭来临时要崛起的绝世天才,也许是青菱仙帝的私生子。”

        “可这些都不是你自身的实力。”

        “所以,你没资格跟我展示你的脾气。”

        说完杨雨薇薇也收起了他脸上虚伪的笑容,抓过一把愿力按在胸口后,用命令的语气说道:“自从不可言出手对付我阴阳道开始,起灭就已经来临。”

        “根据以往的经验和我的推测,二超一定会对其他六强动手。”

        “六强实力如何我大致还是知道的,虽说青菱道这里出了一些意料之外的情况,可这不足以改变实力平衡。”

        “极仙宫和巡仙宗实力远超六强。”

        “你通过了我的测试,我认可你的潜力和能力。”

        “我准许你作为我和青菱道沟通的桥梁,促进我们阴阳道和青菱道之间的联合。”

        “当然,如果条件允许,把其他六强全部联合起来也无不可。”

        “如果合作关系达成,作为奖励,我可以把这些人都给你。”

        杨雨薇薇说完,对着索清秋轻轻抬了抬手。

        在他预想中,索清秋就算不是一副感恩戴德的样子,至少也不会拒绝他。

        因为索清秋看起来是个聪明人。

        可让他意想不到的是,迎接他的不是索清秋的恭敬,而是突然出现的漫天锁链。

        随着杨雨薇薇话音落下,索清秋张开剑域直接瞬移到他的面前。

        虚空中突然出现青色锁链直接将杨雨薇薇捆了起来。

        额头第三只眼神光闪耀,直接将杨雨薇薇照在原地。

        趁着杨雨薇薇被控制,索清秋抡圆了拳头对着他眼眶就是一拳。

        强横的肉体力量直接打碎了杨雨薇薇的护体规则,一拳怼在了他的眼眶上。

        没等杨雨薇薇反应过来,一道略带嫌弃的声音在他耳边想起:“不人不鬼,不男不女的。又是资格,又是实力,你寄吧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