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超正义的我竟然成为了域外天魔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 不可言?不可言!

第十四章 不可言?不可言!

        二人约好在朱紫城临仙客栈见面后,直接分散开来。

        张京想办法去打探消息,索清秋找地方洗澡换行头。

        换好行头的索清秋来到朱紫城在临仙客栈边上直接买了个小院,住了下来。

        安顿好一切后,索清秋弄了个躺椅在院子里的银杏树下舒服地躺了下来。

        索清秋当时买下这个院子除了这里离临仙客栈足够近之外,就是相中了院子里这棵银杏树。

        已经入秋的天气让银杏树挂满了黄叶,十分符合与赌毒不共戴天的索清秋的审美。

        开了一听可乐放在了手边矮桌上之后,    索清秋一脸惬意地拿出手机,点开了元老道的头像。

        哪有弓兵不肉搏:“元前辈,有一些事情需要与你商量下。”

        索清秋等了片刻后,没等到元老道的回信,却等来了一条特殊的信息提示。

        [用户“元老道”申请与您进行面对面会议。]

        [接受、拒绝]

        索清秋迟疑的点下接受按键后,一个元老道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对面。

        “怎么样,    没见过吧?”看到索清秋一脸惊奇的表情,元老道略显得意地抬了抬下巴。

        “我就知道,你权限升级后见过一些手机原来没有的功能,    但是这种高级权限才有的功能你一定还没见过。”

        说完也不等索清秋反应,轻轻一挥手,一片青云随着他的动作凝聚而来,在元老道身后形成了一个精致的云椅。

        舒舒服服坐下后,元老道一顺手摸过索清秋桌上的可乐,一口气将其干下后,痛痛快快地打了个大嗝。

        “嗝~~~说吧,找我什么事。”

        被元老道一番行云流水操作震住的索清秋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又拿出几打可乐放在桌子上。

        “前辈,那些事咱们稍后再说,咱先说说这面对面会议。”

        “如此方便的功能,前辈怎么不早告诉我。”

        “以后碰到麻烦,只要我跟前辈来个面对面会议,岂不是......”

        “如果前辈自己搞不定,我再来个多人会议,带上群星前辈,    智冠前辈......”

        元老道无语的看着眼前陷入臆想的索清秋,    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回神。”

        “想什么呢你,要是这功能能用来战斗,咱们魔神天在世界上就横着走了。”

        “这会议功能虽然看起来是我真身出现在了你面前,有触感、有法术、可交互。”

        “但这些功能都是通过手机实现的。”

        “只要对方没有手机,会议功能具现出来的人对对方就等于不存在。”

        索清秋回头看了看被元老道喝空的可乐瓶,不解地问道:“可是前辈能跟物体进行接触啊。”

        “这样的话,前辈使用法术应该也能造成影响,按理说可以用来战斗啊。”

        元老道摇了摇头,伸手对着院子外的临仙客栈甩出一道简单的天火术。

        在索清秋眼里,一道天火从虚空中凝现,直接轰入了临仙客栈,可对面客栈却没受到一点影响。

        元老道笑着解释道:“我所能接触和影响到的东西,全部需要有你的烙印。”

        “属于你的东西我才能接触到,影响到。”

        “不属于你的,我无法影响到。”

        “好了,等你升到高级权限你就可以自己开通这功能了。”

        “到时候你自己再慢慢研究。”

        “还是说说这次联系我的目的吧。”

        摇人战术胎死腹中的索清秋一脸遗憾的纠结了片刻后,才面带迟疑的问到:“元前辈,不知我在东方仙域可以闹到什么程度。”

        正在与新拿出来的可乐战斗的元老道听到索清秋的问话后,轻轻探过身,双眼紧紧的看向他。

        “你想闹到什么程度?”元老道指了指索清秋腰间的久秀玩偶说道:“就连这个也无法给你信心么?”

        索清秋凝重的点了点头:“是的前辈,就连这个也无法给我信心。”

        元老道惬意的靠在云椅上,打量了一会索清秋后饶有兴致地说道:“来来,让我猜猜。”

        “那天我表现出的威慑力和实力,以你的眼里不至于看不懂。”

        “如果你单单是要惹那所谓的二超,不会如此小心翼翼。”

        元老道抽出自己背后的折扇轻轻在手上一拍:“不可言。”

        索清秋没否认,轻轻地点了点头:“元前辈,可以么?”

        元老道伸出扇子对着索清秋点了点,轻笑着问道:“那可是不可言,你想什么代价都不付就让我帮你抗下?”

        索清秋听到这里刚要出声反驳,就听到元老道接着说道:“怎么也得来几袋薯片吧。”

        索清秋表情一愣,死死地盯着元老道,一动不动。

        看着他如此表现,元老道略显失望的说道:“你不会只带了可乐,没带薯片吧?”

        索清秋这才反应过来,脸上的表情从僵硬慢慢转换成了狂喜,接着又慢慢转换成了疑惑。

        他先是拿出几大包空气薯片放在了桌子上,接着疑惑地问道:“为什么?”

        撕开薯片包装的元老道听到他的问话轻轻愣了一下:“什么为什么?”

        “不可言么?他们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可怕。”

        “其实所谓的不可言......”

        索清秋死死盯着元老道的脸,认真地说道:“元前辈,你知道,我问的是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元老道垂下眼帘,拿起一把薯片塞进了嘴里,含糊不清地说道:“这世界上自然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可惜有些事情不是简单几句解释就能让你明白的。”

        “你只要顺利地成长下去,达到足够的高度,自然就会明白为什么我会如此对你。”

        “恩,不只是我,以后等你碰到其他几人的时候,你就会知道。”

        “跟有些人相比,我算是含蓄的了。”

        说完,元老道不给索清秋详细打听的机会,直接转移话题道:“咱们还是说不可言吧。”

        “你要记住,不用太把不可言当回事。”

        “至少有我们做靠山的你,不用太过在乎不可言。”

        索清秋看得出来,他关心的问题在元老道这里问不出个结果,只能从善如流地聊起不可言:“听元前辈的意思,四大不可言实力其实不强?”

        听到索清秋的问题,元老道晃了晃手,让云椅来到索清秋身边,语气凝重的说道:“强。”

        “那四个怪物强得让人难以理解。”

        “那前辈还说......”

        没等索清秋说完,元老道将扇子点在了他的嘴上。

        “你的成长速度远超我们预计。”

        “之前有些事情不告诉你是因为觉得没有必要,如今也是时候给你简单讲解一下了。”

        “毕竟,咱们和不可言之间的冲突不可调和。”

        “尤其是拿了伧佐万星图的你,和可不言更是没有丝毫缓和的可能。”

        “四大不可言的起源已经无法追溯了。”

        “我们如今知道的只有,他们本是东南西北四方的领袖。”

        “是四个带领无数修炼者与起灭抗争的英雄。”

        “可经过无数起灭、见证了无数生死后,他们慢慢忘记了自己的初心。”

        “他们只记得要躲过起灭,活下去。”

        “而这么做的理由已经被他们所遗忘。”

        “被时光冲散了记忆和人性的他们慢慢地臣服在了起灭源头之下。”

        “选择臣服后,他们成为了起灭的一部分。”

        “平日里他们无法自由行动,只会在特定的地点隐居。”

        “但是,每当世界走到尽头,随着起灭临近他们受到的限制就会越来越小。”

        “也可以说,每次起灭的标志性事件,就是他们开始出手。”

        “受到如此大的限制,自然也会有收获。”

        “起灭赋予他们的第一个特权就是他们可以选择性庇护一些人。”

        “这些人可以不受起灭影响,和他们一起安然度过起灭。”

        “不过代价就是,这些人会被起灭所同化。”

        “新世界诞生后,除非起灭再临,否则他们再也无法出现在新世界之中。”

        “起灭赋予他们四个的第二个特权就是对他们开放了时间长河。”

        “四大不可言将真灵碾碎,撒满了时间长河之中。”

        “不可言,之所以叫不可言。”

        “就是因为,在他们被消灭后,只要有人叫出他们的名字,他们沉寂在这一个时间长河中的真灵就会重新复生。”

        “复生后的不可言会随着时间长河再次出现在现世。”

        “这才是他们真正恐怖的地方。”

        “发现这一点后,人们销毁了关于他们四人名字的记载,用不可言代替了他们本身的名字。”

        “不过这样做同样有代价。”

        “我们面对的不可言,其实只是不知多少亿万分之一真灵的不可言。”

        “所以,他们的实力虽然依然强劲,但是要说让我们几个顶级神王、仙帝毫无反抗之心、还手之力,那是瞎说。”

        “不知是否是世界意志的反抗,每当有不可言出手后,世界就会涌现出大批强者。”

        “这些强者有些是成名已久的天才,有些是突然出现的后起之秀、绝世天才。”

        “这些强者在起灭走到尽头前,大多数都可以在战力层面超过寻常状态的不可言。”

        “以目前的形势来看,你、我,恰恰都是这种被世界祝福的强者。”

        “所以,你完全不用担心惹到不可言会怎么样。”

        “惹了就惹了,至少在东方想,有我和那个藏头露尾的家伙在,无论你想要做什么,放心大胆去做。”

        看着原来才满脸的自信,索清秋那自从知道不可言令之后一直悬着的心,终于缓缓地落了下来。

        他略显狗腿的打开一听可乐递给元老道后,好奇地问道:“这么说来,群星前辈所谓的打伤不可言,就是打伤了那一瞬的不可言?”

        接过索清秋递过来的可乐,元老道一脸凝重的摇了摇头:“正常来说不可言没有受伤这种状态。”

        “每一刻出现在现世的不可言,其实都是他们在时间长河里的真灵对应的投影。”

        “所以,即使有人在这一瞬打伤了不可言,下一瞬他要面对的又是一个全新全盛的不可言。”

        “我之前说的不可言实力不超过我们,说的是普通形态的不可言。”

        “不可言还有另一种形态。”

        “抽调部分时间长河中的真灵汇聚在一起。”

        “这种状态的不可言,实力随着汇聚真灵的多少而变化。”

        “理论上,如果他们抽调出全部真灵,他们的实力可以回到巅峰。”

        “回到带领所有修炼者对抗起灭时的实力。”

        “这种状态下,他们的实力如何,我不知道,我也无法理解。”

        “只不过,已经融入时间长河的他们如果重新以这种姿态出现,那每时每刻都需要永久消耗他们的真灵。”

        “这相当于消耗自己永生的资本换取片刻的实力。”

        “所以这种姿态很少有人见到。”

        “可为了对付一些棘手的对手,不可言抽调部分真灵组成一个相对强大的姿态这种事,还是有过几次记载的。”

        “你还记得伧佐那屠夫说的话么?”

        “十五年内,大家当这片世界只有三位不可言就好。”

        “有具体年限限制,代表他灭掉了一个聚合状态的不可言。”

        “而且这不可言最低实力也是汇聚了时间长河往后十五年之内的全部真灵。”

        “具体往前汇聚了多少,咱们不清楚。”

        “所以,那家伙还是一如既往的变态啊......”

        “也不知道那屠夫跟不可言对战的时候,是否移开了身上全部枷锁。”

        解释完群星之主所做的惊世之举后,一向爱面子的元老道突然失去了继续谈下去的兴趣。

        在旁边桌子上简单划拉一下,将剩下的可乐和空气薯片全部打包后,轻声对索清秋安慰道:“不用太在意惹到不可言的后果。”

        “除非主动动手去磨灭他们真灵,否则不可言不大可能汇聚真灵。”

        “毕竟这种行为本身就有消耗。”

        “以我和那个藏头露尾家伙的实力。抗下两个不可言没什么难度。”

        “只要你惹的事情别太过离谱,就完全没有问题。”

        “我还是那个态度,想做什么就放心大胆去做。”

        “至少在东方仙域,短时间我还罩得住。”

        不可言千年前已经出过手,天才们已经开始崛起。

        在他们崛起以后,元老道是否还能保持住第一梯队的实力,他自己也不知道。

        到时候索清秋再惹出麻烦,他还能不能罩得住他不敢打包票。

        不过这些事他自己知道就行,没必要告诉索清秋了。

        见索清秋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元老道选择了结束面对面会议,消失在了索清秋面前。

        索清秋看着消失的元老道,彻底将心放在了肚子里。

        自己就是要将晴空一族从保护状态变成濒危状态。

        这么点小事不会彻底惹怒不可言的,大概吧。

        索清秋简单查了查他目前的防御手段,铁王座、圣体、肉身、炽天覆七重圆环......

        防御力还是有点不足啊。

        虽然元老道说不用担心不可言,不可言没什么可怕的。

        可这个不可怕是对元老道和我不是青菱仙帝来说的。

        索清秋觉得对他来说,不可言还是无法抵抗的对手。

        哪怕隔着上千仙域的遥遥一掌,也不是他所能抵抗的。

        “看来对肉身的极速开发要马上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