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超正义的我竟然成为了域外天魔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一章 潘壮一个沉默寡言的绝代剑仙!

第五十一章 潘壮一个沉默寡言的绝代剑仙!

        索清秋懒得理会张殿司,靠着瞬移快速地把四只昏迷的败犬聚在了黑盒子边。

        索清秋展开剑域形态后,没有了灯球的照耀,此时银龙广场只有红木门发出的红光布满天空。

        而随着黑盒子的飞速转换,红木门所能发出的红光也快速变淡。

        没让索清秋等太久,天空就恢复了原样。

        稍等了片刻,确认红木门不在放出霞光后,索清秋好奇的拿起了黑盒子。

        之所以不一开始就打开这盒子,最根本的原因是索清秋怕盒子里的东西与自己有缘。

        他也说不清这到底是什么道理,只要与鬼相关的东西,仿佛都与他格外有缘。

        他怕一打开盒子,里面的东西也会变成纹身,失去转换灵气的能力。

        而现在,灵气已经转换完毕,索清秋迫不及待地打开了它。

        盒子之中摆放着一对雕工精细的玉质牛马,也许是因为将太多灵气转换成了鬼气储存在其中,这对牛马雕像显得漆黑如墨。

        察觉到索清秋的靠近,这对雕像没给索清秋仔细观察的机会,直接化作两道黑光钻入了索清秋的体内。

        索清秋只觉后背一热,接着两道庞大的能量灌进了他真灵之中,直接将索清秋灌得失了神。

        等索清秋回复示意时发现,自己真灵中的魔婴,已经变成了一个三四岁的魔童。

        而魔童的怀里还抱着另一个魔婴。

        时间地点不合适实验技能的索清秋,只能先将关注点放在了自己的纹身之上。

        真灵中意念一闪,先是将万能礼装的模样变成了一条绑带绑住左臂衣袖,上身其他部位赤裸,黑色裤子、白披风的造型。

        索清秋对着对着张殿司撩开自己的披风喊道道:“我后背这牛马什么造型?”

        听到索清秋的喊话,张殿司慢慢的靠了过来。

        一边看着索清秋背后的“牛马”二字,一边措辞说道:“造型吗?怎么说呢,看起来很精干。”

        “而且气势也很足。”

        “虽说纹个牛马怪了一些,但是跟你身上的枷锁和镣铐比,好像又正常了很多。”

        “总之,很微妙的感觉。”

        索清秋来不及反应张殿司胡言乱语的说了些什么鬼话,直接利用剑域瞬移到一边,捂着鼻子问道:“你身上什么味儿?!”

        表情僵硬的张殿司还没来得及回答,潘壮的声音先从地上传了出来:“谁他妈把我扔厕所了?!”

        一脸扭曲的潘壮猛地睁眼一看,映入眼帘的是张殿司扭曲的笑容。

        没等他反应过来,张殿司一把把他从地上抱了起来:“小子,我早就想好好稀罕稀罕你了!”

        就在二人打闹的时候,银龙广场上的其他人也慢慢醒了过来。

        醒来的修炼者们茫然的四处观望了一圈,接着就僵在了原地。

        毕竟,在这寒冷的冬天,一道**上身的身影太过引人注目。

        索清秋看着这群和见到天敌一样的修炼者,皱了皱眉头:“过来,站好,排队,报数。”

        都不用人指挥,这些修炼者用比布阵时候更快的速度站成了一排。

        “一。”

        “二。”

        ......

        “九十五!”

        等他们报完数,跑到商场冲洗完的张殿司也回到了索清秋身边,解释起事情的始末。

        听完张殿司的叙述,索清秋诧异地问道:“所以说,他们九十六个人,一个人没杀死,还自爆了一个?”

        见张殿司他们点头确认后,索清秋表情微妙的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九十五位修炼者。

        直到看的这九十五个修炼者额头滴下了冷汗,他才对着这群人挥了挥手:“哪来的回哪去吧,以后不许调皮了。”

        没等一脸茫然的修炼者们搞清楚什么情况,张殿司先急了起来。

        “哥,怎么能放他们走?!”

        “他们死了一个人,你现在放他们走,他们以后一定会想办法报仇的!”

        听到张殿司的话,脸上刚升起劫后余生表情的修炼者们,直接转换成了如丧考妣。

        有些修炼者变脸继续不熟练,脸上表情扭曲得堪比企鹅变脸。

        索清秋呵呵一笑,一脸大度的对着修炼者们一挥手:“死一个还是死一群,我想你们分得清。”

        “当然,如果有谁想寻仇,我们兄弟也随时接着。”

        “记住,杀人者——张殿司!我慕容罩的!”

        当修炼者们反复确认终于确定了索清秋真放他们走的一瞬,他们直接给索清秋表演了一出修炼者遁法大全。

        等修炼者全部走光之后,张殿司终于问出了压在心底的问题:“哥,这都明着反你了,你为啥还将他们放走?”

        索清秋踱步来到一片被修炼者们用五行熔炉烧毁的地砖边,叹了口气说道:“只要咱们不直接杀了他们,他们就会觉得事情没有那么危急。”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就算要搞事情,也是偷偷摸摸联合,一起搞一点小动作。”

        “这样,他们会留在明处。”

        “在我需要找到他们的时候,不会太过麻烦。”

        “如果咱们直接动手开杀,其他修炼者会直接转向暗处,你能保证咱们能将他们找全么?”

        伸手制止了张殿司想要反驳的意图,索清秋接着说道:“咱俩谁不了解谁。”

        “我知道你并不关心盛京的安危,只要咱们几个没事就成。”

        “咱爸妈都在你体内神国里呢吧?”

        得到张殿司肯定的答案后,索清秋摇了摇头:“你得想事情。”

        “咱们有社交,有手机,怎样生活无所谓。”

        “咱爹妈呢?”

        “他们需要社交。”

        “以这群修炼者表现出的破坏力,禁制全开之后,毁了盛京很难么?”

        “是,咱们可以保证咱爹妈的安全,也可以将那群修炼者全部消灭。”

        “可禁制消失后,见到一个破灭的盛京和咱们两个,外面的人怎么想?”

        “你打算带着咱爹妈反抗全世界?”

        “咱们什么情况你自己不清楚么?”

        “说不定哪天咱们几个就突然消失了,到时候咱爹妈怎么办?”

        “你不会真想带着咱爹妈出任务吧?”

        听了索清秋的问话,张殿司坚定地摇了摇头。

        “所以,咱们需要一个稳定的盛京。”

        “想要盛京稳定,就要管理好那些修炼者。”

        “我不是都计划好了,培养咱们自己的修炼者势力,到时候一起管控他们。”

        “你何必着急呢。”

        张殿司一脸愧疚地低下了头:“对不起哥,我莽撞了。”

        “没事,这么一闹也好。”看着张殿司的表情,索清秋笑着宽慰道:“随着禁制的减弱,力量的恢复。他们出现一些小心思是在所难免的。”

        “这次放这些人回去,也让他们宣传一下,咱们到底有多厉害,让那些藏在背后的人好好掂量掂量。”

        “他们犹豫的时间越久,咱们的势力就越大。”

        “只希望回去的这些人中有几个喜欢吹嘘的,把咱们之间的差距吹得大一点。”

        索清秋自然不知道,他今天放走的这些人,靠着残缺不全的信息和现场的情形,编造出了一个关于银龙广场一战的都市传说。

        说是这盛京不光有慕容和索清秋,还有无数隐世高手。

        这一次出手的是一位绝代剑仙——潘壮。

        此人沉默寡言,轻易不开口,开口必伤人。

        面对五行熔炉大阵,他一声轻喝,一口剑气镇压修炼者近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