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超正义的我竟然成为了域外天魔在线阅读 - 第四十九章 不愧是绿漪的父亲,这配色,这特效。

第四十九章 不愧是绿漪的父亲,这配色,这特效。

        看着面色凝重的徐家二兄弟,黄泉宗领头之人向空中抛出一把纸钱,转身对着黑盒子深深一拜。

        其他黄泉宗人随着领头之人的动作,一起对着黑盒子拜了下去。

        天上纸钱缓缓飘落,一阵诡异能量从黑盒子中传出。

        随着能量扩散,黑子周围的景色仿佛蒙上了一层黑灰,变得像被人做旧过的黑白照片一样。

        最先接触到这能量的徐家兄弟感受到一阵来自灵魂深处的阴冷。

        二人仿佛又回到了那个他们不愿想起的下午。

        回到了被父亲捆绑的那棵树上。

        皮鞭如骤雨般抽打在兄弟二人的身上。

        只不过这次不同的是,没有了那个护着他们的女人出现。

        “哥,咱妈没来,应该就不会出事了吧?”

        “嗯。”

        随着皮鞭抽打得越来越重,那来自灵魂深处的阴寒终于浸满了他们全身。

        兄弟二人嘴角衔着笑,缓缓地倒在了地上。

        这诡异的能量并没随着二徐的倒下而停止,而是速度越来越快地向四周扩去。

        伴随着能量的扩散,黄泉宗众人的身影更加虚化了几分。

        “呸!焯!”当这能量与符茧接触的瞬间,张殿司一把劈开了符茧站了出来。

        满身是血痂的张殿司先是看了看金毛败犬四人组,通过无妄之眼确认了四人没死后,才抬头看向黄泉宗众人。

        有规则护体?怎么看不到能量流转?

        说来张殿司也是倒霉。

        他自问实力在此刻的盛京不可能有敌手,所以没把那群修炼者当回事。

        可他没想到,这个叫马革的修炼者用生命给他上了一课。

        将自己与张殿司关在一起的马革,自知靠武力无法拦住张殿司。

        在符茧成型的一瞬直接自爆,用排泄物混合他的体液在张殿司周围布下了一层层细密的网。

        张殿司一瞬间就想明白了马革的意思。

        如果张殿司实力不够,顶着这些细网冲出去,他也算成功恶心了张殿司。

        如果他对自己实力有自信,不想碰这恶心玩意,就老老实实在符茧里被炼,同样很恶心。

        对自己肉身十分有信心的张殿司权衡了片刻后,老老实实选择了被炼。

        更恶心的事发生了,血网经过金火一烤制,变成了干片,直接向张殿司身上飘落而来。

        在确定自己神国战士扛不住五行熔炉的炼制后,张殿司用万能礼装变了一套将他整个人全部覆盖的衣服,接着直接屏蔽了自己的真灵。

        只在符茧上留下了一个小小的机关,一旦符茧破碎就唤醒他的真灵。

        至于金毛败犬四人组,张殿司相信有索清秋的神卫保护着,不可能出现意外。

        顶多是会经历一些惊吓。

        张殿司相信,最后的情形一定是四个孩子遇到危险,神卫出手灭掉那些修炼者。

        然后,四个孩子打破符茧将他唤醒。

        让他没想到的是,唤醒他的不是符茧破碎,而是一道让真灵感到恶心的能量。

        当他用万能礼装换了套造型发现血痂留在了衣服上之后,他感觉恶心的不只是真灵了。

        现场的情形和他预想中的不说完全一样,至少也算得上是天差地别。

        人倒是都倒了,但是神卫没出现。

        他身前还站着一群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

        愤怒到极点,急需发泄的张殿司不跟对方多言,直接开启战神形态,对着黄泉宗众人冲了过去。

        “死!”

        万用型应急武器化作庞大的斩马刀,对着黄泉宗众人横扫着轮了过去。

        张殿司想象中的抵抗没有出现。

        血肉横飞的画面也没有出现。

        斩马刀从黄泉宗众人身体穿过,却未对他们造成一丝伤害。

        黄泉宗人发现黑盒子中能量奈何不了张殿司后,索性不再管他,任由张殿司拎着刀对他们肆意劈砍。

        而他们继续坚定地向着喷泉边的红木门走去。

        一直到他们走到红木门,张殿司都没能对他们造成一丝一毫的伤害。

        到了地方后,黄泉宗领头之人指挥着其他弟子小心翼翼地将轿子放了下来,接着抬头看向张殿司,缓缓说道:“张殿司,我知道你。”

        “说起来我们变成这样,你应该知道些缘由吧?”

        不理会张殿司疑惑的表情,深情款款地抚摸着轿子上的黑匣子继续说道:“世间修炼法众多,可说穿了不过都是将天地间的能量纳入体内。”

        “但我黄泉宗不同,我黄泉宗的修炼法是将自己肉身献祭,用鬼气重铸肉体。”

        “这样做的好处很多,最直接一点就是我黄泉宗弟子战力强。”

        “但坏处也挺明显的,就是对鬼气的依赖。”

        “我黄泉宗历代都要让最杰出的弟子奔赴鬼蜮成为鬼卒。”

        “靠着这职位,我们换取来了足够的鬼气。”

        “可前几天,我们开始感受不到鬼气的补充了。”

        “见过我们鬼卒大人的就只有你们吧?”

        “一开始我们还想着夺两个传承,看看能不能让我们摆脱对鬼气的依赖。”

        “可偏偏又是你们,直接抢走了我们眼看就到手的传承。”

        “抢完还不算,还将所有监控摄像头下能看到的传承全部据为己有。”

        “历经千辛万苦,终于在郊区找到了一处没有摄像头监控的传承。”

        “可经过实验发现,传承对我们来说没有用。”

        “被鬼气腐蚀的身体无法真正地接受传承。”

        “为了活命,我们只能最后一搏。”

        “用我黄泉宗的底牌,连接这小洞天,将里面充盈的灵气全部转化成鬼气。”

        “再以这鬼作为动力,献祭盛京的全部百姓,让鬼气遍布盛京,将盛京彻底改造成鬼蜮。”

        张殿司听到这,脸上表情大变:“你们疯了?!将盛京彻底改造成鬼蜮,等禁制消失你们面对的就是全部门派的围剿。”

        “虽然我没有伤害你们的手段,但是外面那些人对付你们的手段可不少。”

        黄泉宗领头之人歪了歪脑袋,好奇地问道:“我们当然清楚这么做有什么后果。”

        “可我们不这么做的话,不用等到禁制消失,再过十天我们就会因为没有鬼气而全部死亡啊。”

        “既然如此,我们为何不放手一搏呢?”

        “你也不用担心盛京的百姓,只要鬼蜮建立成功,他们都会化身孤魂野鬼,永远地活在这片土地上。”

        “如今,只等这洞天彻底开启,我们......”

        话没说完,一片绚丽的光芒再次照亮了银龙广场。

        张殿司脸色剧变。

        黄泉宗人满脸欣喜。

        双方同时把目光看向了红木门,却发现这光不是红木门发出,而是从天上照射下来。

        大家顺着光抬头看去。

        一个无数巨剑交叉而成的王座漂浮在空中庄严肃穆,王座的周边不停流动的粒子特效让它显得科技感十足。

        在王座周围漂浮着七个彩色的球体,正不停散发着绚丽的光芒。

        光球散发的光幕三百六十度角各有不同,让人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看这王座都是不同的色彩。

        也许是王座的效果太过震撼,坐在其中的索清秋在众人眼里反而显得没那么显眼了。

        索清秋单手扶额悄声说道:“追忆,这光效能关了么?和蹦迪似的。”

        追忆:“对不起主人。母亲的主人的爸爸亲自出手制作的神器,她改不了,我关不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