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超正义的我竟然成为了域外天魔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六章 索清秋的记事本与银龙喷泉的红木门。

第四十六章 索清秋的记事本与银龙喷泉的红木门。

        发现索清秋不再回帖后,众多大佬纷纷申请了他的企鹅好友。

        索清秋全部通过之后,先是接收了群星之主发来的一个由十个闪着黑光的小珠子串成的手串。

        见索清秋接了文件,群星之主在企鹅上讲解起来。

        莫欺少年穷:“这是手链名叫‘和平’,是我为了纪念北方神域和平炼制的。手链上的十颗黑星是我用星之规则固化的十片神域,里面装着我赞助你修行的资源。”

        “小友,你要相信,只要你防御足够高,攻击根本不算事。”

        “只要你坚持不懈地努力,就算是用勺子敲,你也可以敲死对手。”

        “不要总想着破碎万星图,那可是万千天骄共同谋划的偷天之果,好好留着对你没坏处。”

        “加油,我看好你哦。”

        索清秋对着手机屏幕翻了个白眼。

        说这么多,核心不就一句话。

        别弄碎万星图。

        他又不傻,这玩意拿在手里还能当个威慑,真弄碎了第一个带走的就是他自己。

        索清秋对群星之主的吐槽只持续了这么一瞬。

        当他看到“和平”里面装满十片广阔神域的资源后,果断打开了手机备忘录,点开一个写着饭票的文件,将绿漪(富萝莉)下调了一位,把群星之主(壕)的输在了最顶部。

        索清秋输完之后犹豫了片刻,又将绿漪(富萝莉)提了上来,和群星之主(壕)列在了同一排。

        在二人下面分别是蓝无双(穷)、元老道(肯定有油水)、我见我征服(肯定有油水)。

        犹豫了片刻,索清秋又在我见我征服名字后面加上了智冠天下(?)。

        在文件的最下方是张殿司(欠我    13041    块钱)。

        索清秋认真看了一遍文件,确认没有遗漏后接受了绿漪的邀请,前往了绿漪的企鹅空间。

        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见到自己的代步工具了,不过,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接回追忆了。

        ......

        盛京,银龙广场最大的商城楼顶,张殿司带着金毛败犬四人组趴在围墙上观察着广场喷泉附近的情形。

        “你们真想好要参加今天的行动了?”张殿司看着无妄之眼提供的信息,表情怪异的对着身后的四人问道。

        “张叔......”

        潘壮的话没说完,就被徐家两兄弟默契地捂住了嘴。

        面对着张殿司投来的死亡凝视,张轩一脸讪笑的站在了潘壮身前,隔开了张殿司的视线。

        “张老大,索老大给我们这个机会是让我们办事的。”

        “有些事我们总要经历。”

        “难得今天有机会,我觉得我们四个可以试试。”

        张殿司瞟了他们四个一眼,转过头开口夸赞道:“还不错,才八天时间就结成元婴了。”

        “虽说靠的是传承里提供的能量,但比某些废物可强上太多了。”

        张轩不知是不是自己错觉,张殿司说到废物二字的时候,目光明显转向了喷泉不远处的一座居民楼。

        而在张殿司凝视的居民楼里,王孙和王建宝正靠在窗边,盯着广场喷泉处说着悄悄话。

        “少爷,你说他们会不会骗人啊,这里一会真的会出现一个装着很多顶级传承的小型洞天?”

        “如果这消息是真的,他们为什么要通知我们啊?”

        王孙伸出一只手轻轻拨开窗帘,左右看了看银龙广场的周围后语气不屑的答道:“为什么通知咱们?简单,收买呗。”

        “现在他们肯定就在周围藏着呢。”

        “等咱们出现时,他们或是用摄像、或是用什么留影法术,把咱们进入洞天的影像记录下来。”

        “这样,他们掌握了咱们违背索清秋命令的证据,就可以肯定咱们不会倒像索清秋了。”

        听了王孙的话,王建宝思索片刻后说道:“少爷,恐怕没这么简单。”

        “如果只是想掌握咱们违背索清秋的命令,他们完全没必要......”

        王孙伸出一根手指,打断了王建宝的话:“没必要分析了。”

        “我现在不关心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

        “只要这里有个洞天是真的就可以了。”

        “前天齐楚来咱家的时候,就对咱们起了戒心了。”

        “他跟我们家这么多年的交情,他熟悉我,我也熟悉他。”

        “本来我以为,他新投靠那个索清秋,现在手下无人可用,不会与我撕破脸皮。”

        “我做个低姿态,给他个台阶,大家就过去了。”

        “可那天,他对咱们动了清理的心思。”

        “如今的盛京,那些门派想着利用咱们。”

        “齐楚防着咱们,心底估计也打算找机会清理了咱们。”

        “至于那索清秋,虽然没什么交际,不过已经站在敌对关系上了不是么。”

        “咱们现在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多地拿好处、抢传承,培养咱们自己的势力。”

        “如今的咱们没有考虑太多的资本了。”

        王孙深呼了一口气,接着搓了搓脸:“建宝,其实我不理解。”

        “齐叔为什么就不能理解我呢,咱们获得的传承多、力量多,对他来说不也是好事么?”

        “到时候,咱们还不是都听他的。”

        “当老大有什么不好,为什么非得给别人去当小弟呢。”

        看着一脸疲惫的王孙,王建宝沉默了。

        站在王建宝的角度看,王孙做的事情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差错。

        客观来说,王家实力的增强对齐楚应该是有好处的。

        他觉得齐楚应该明白这点,所以之前他才会分析齐楚对王孙的心态,转着弯劝王孙和齐楚和解。

        作为盛京目前明面上三方势力之一,他们和齐楚应该算作一体。

        在王建宝心中,就算他们王家有了一些别的心思,齐楚应该也会为了局势平衡不得不对他们选择忍让。

        唯一出现意外的可能就是齐楚彻底倒向索清秋或那些门派中的一方。

        可这不大可能,毕竟这么做对齐楚来说没有好处。

        王建宝和王孙就是基于这个逻辑,才敢无视齐楚的警告,光明正大地抢了一些传承。

        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齐楚真的倒向了其中一方,而且倒向的还是要人没人实力也成迷的索清秋。

        这一下就让他们王家陷入了尴尬的境地。

        王家为了得到现在这些传承,已经在秘境中死了不少人。

        如今没有了齐楚的支持,之后他们不光行动会有一些困难,就连补充人手都是个麻烦。

        就在王建宝思考该如何安慰王孙的时候,窗外的喷泉处千百光束突然亮起。

        光束之间不规则的交织组成了一片绚烂的光幕。

        当光幕慢慢散去,原地出现了一扇三米多高的红木门。

        王孙和王建宝相互对视了一眼后,拿起手边的对讲机说道:“所有人,目标红木门,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