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超正义的我竟然成为了域外天魔在线阅读 - 第三十章 这修罗场版的即视感到底是怎么回事?!

第三十章 这修罗场版的即视感到底是怎么回事?!

        索清秋自然清楚,靠着自己的机动力这辈子也追不上那长着翅膀可以滑翔的螳螂。

        观察良久后,索清秋在一处相对狭小的过道处召唤出了万用型应急武器。

        在追忆疑惑的注释下,索清秋将万用型应急武器化作了一个铁锨,吭哧吭哧地挖起坑来。

        “追忆,一会你用浮游炮形态去找那个肥螳螂。”

        “找到之后不用攻击就把它往这附近赶。”

        “现在先把这附近轰炸一遍,让这坑看起来不那么突兀。”

        伴随着索清秋一声令下,浮游炮形态的追忆对着这小路附近火力全开的轰炸了起来。

        “你别这么死心眼,跟我抬杠时候不是挺聪明的么?”

        “把周围也炸一炸啊。”

        “你光炸这里不是明摆着这里有问题吗?!”

        追忆一边轰炸附近地面,一边在索清秋脑内回放起了刚才索清秋给它下命令时候的画面。

        一个手拿铁锹,满身泥土的索清秋,单手扶腰自然自语:“现在先把这附近轰炸一遍,让这坑看起来不那么突兀。”

        “......追忆,你是不是叛逆期到了?”

        一人一武器打闹了半天,终于把这片土地折腾成了战损版,索清秋一伸手拿出精进枪纵身跳进了刚才自己挖的深坑之中。

        随后派出了追忆。

        此刻的飞天螳螂离索清秋其实并不算太远。

        虽然索清秋看起来这空间非常大,可飞天螳螂知道,很多景色根本就是假的。

        一个初级资格试炼之地,天道为了节省资源,这里的景色大部分都是贴图。

        真实的活动空间远比肉眼可以看到的少。

        飞天螳螂所在一个山脚边,一边用舌头舔着自己前肢,一边感叹:“就知道这该死的天道没安什么好心。”

        “当年将我的一缕残魂摄入到此地,为的就是给它那群走狗们当个沙包。”

        “怎么可能让我伤到他的那群宝贝。”

        “这人还未成神,防御就这么离谱,攻击一定更离谱。”

        “我保命技能只能用一次,一定要尽力躲过他的攻击。”

        “恩?那是什么?”

        一个高速飞行的圆球突然出现在了它视野之内。

        “?!”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这里除了我就是那个天道的走狗。”

        “暂时先躲开吧。”

        ......

        飞天螳螂自然不知道它那鬼鬼祟祟的身影被浮游炮同步播放给了索清秋。

        躺在坑底的索清秋看着飞天螳螂的反应,轻轻一笑。

        他的猜测果然没错,正常人见识到自己的防御力后,一定会无限拔高对自己攻击力的预期。

        正常神祇发附带着规则之力的攻击竟然无法伤到自己一片衣角后,一定不敢贸然接自己一发攻击。

        靠着这个优势,索清秋开始了他的狩猎计划。

        “追忆,二号和三号浮游炮在它前方拦截一下。假装在那附近搜索它的身影。”

        追忆:“主人,有个突发情况。三号和六号浮游炮触碰到了空气墙,无法继续前进。”

        “看来将它赶过来比我想的要容易得多啊。”

        追忆:“那个,主人......不用我赶,它自己跑过来了。”

        索清秋透过一号浮游炮视野果然发现了正在极速飞来的飞天螳螂。

        它此刻的眼神不同于刚出现时泛着幽光,它现在的目光中一片死寂。

        索清秋来不及多想,难得的机会就在眼前,索清秋直接对着螳螂上方丢出了精进枪。

        对着索清秋冲来的飞天螳螂机械的瞄了一眼,发现精进枪完全没有扎到它的可能后,继续闷头冲来。

        当精进枪达到了飞天螳螂头上之时,索清秋双手重重落下:“吃我丐版番天印!”

        瞬间精进枪的重量达到最大。

        “轰!”

        伴随着一阵烟尘飞舞,飞天螳螂被精进枪压在了枪下。

        虽然精进枪上没有附加规则,无法对飞天螳螂造成实质性伤害。

        可沉重的枪身压得它一时半会挣扎不出来。

        索清秋从坑底翻出,直接开启真灵附身对着螳螂抱了上去。

        在一人一螳螂抱在一起的瞬间,魔灵之炎剧烈燃烧起来。

        随着真灵的成长,魔灵之炎的持续时间以及吞噬规则的速度都得到了大幅度提升。

        随着护体的规则极速散去,螳螂眼中逐渐恢复了神采。

        “恩?!”

        “滚开!什么鬼东西!”

        “该死的天道!竟然控制我意识让我来送死!”

        “啊啊啊啊啊啊!给我滚开啊!”

        螳螂嘶吼的同时,疯狂地挥舞着它前肢的双刀想要将索清秋砍开。

        索清秋的力量当然没有它大,可它没有胳膊只有前肢,被索清秋扎进怀里的它一时半会竟然摆脱不开索清秋的纠缠。

        索清秋咬紧牙关,将自己双手在螳螂背后紧紧地锁了起来。

        抬起头对着螳螂露出了一个咬牙切齿的笑容:“连自己意识都无法控制,何必再苦苦挣扎,让我带着你的那一份一起活下去吧。”

        飞天螳螂眼看自己挣不开索清秋的钳制,眼中寒光一闪,突然两道巨大的镰刀从它背后伸出,一只体型娇小的螳螂从它背后钻了出来。

        离开了精进枪的压制,小螳螂在索清秋疑惑的目光中转身就逃。

        这次它没有逃远。

        自问已经试探出了索清秋深浅的它相信,只要不被索清秋近身,自己绝不可能败。

        而且只要不离索清秋太远,天道应该也不会强制控制自己的神智让自己冲上去送死。

        如果索清秋知道它此刻心中所想,一定好好给它解释一下消极比赛的判定规则。

        不过在消化了真灵附身带回来的规则之后,眼前的螳螂在索清秋的眼里已经失去了利用价值。

        在娇小螳螂惊恐的表情中,红色的涟漪布满了它的周围。

        索清秋轻轻捏碎了慕容赠与的护符,对着螳螂伸出了手指比作枪状:“碰。”

        与索清秋动作同步,追忆对螳螂展开了攻击。

        在螳螂左躲右闪之中,附加着慕容三道天神级规则掌握的攻击轰在了它的身上,结束了它可悲的生命。

        伴随着它的倒下,索清秋手上的纹身极速闪起光芒,从螳螂尸体上抽出黑光,灌入索清秋体内。

        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跟它抢夺一般。

        黑光进入索清秋体内的一瞬间,他感受到周围空间的黑红扭曲在这一刻变得更加抽象了起来。

        抽象了一阵之后,索清秋前方的天空由黑红色缓缓的组成了一行四周带着火焰特效的字:“他!是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