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超正义的我竟然成为了域外天魔在线阅读 - 第三十四章 怎么突然就迎来死亡危机了?

第三十四章 怎么突然就迎来死亡危机了?

        “第一,你完全没必要在裁决小队与神主僵持的时候让裁决小队的队长开启战神形态。在裁决小队队长能单人牵扯住对方神主的时候,裁决小队的其他成员对对方神主进行牵制才是更好的选择。”

        “第二,就算要开启战神形态,你首先应该做的是保护好提供力量的神国战士们。你开启战神形态时,完全没有保护神国战士的相关操作。”

        “前面两条都是小问题,第三个问题才是大问题。”

        “在对方神主力量被极速削弱的时候,你没有有效控制裁决小队队长输出的力量,造成了提前让对方神陨,收集到的能源大打折扣。”

        “进行一场正义执行,我们的目的不光是为了削弱邪恶的力量,我们还要加强正义的力量。”

        “你的一时鲁莽让这次战斗的收益至少减少了三分之一。”

        看着眼前一脸认真的白毛正太,索清秋很难跟他解释自己当时的心态。

        毕竟这些厉害的神国战士不是他的,他大概率也就只有这么一次机会操控这些神国战士。

        如果自己不把所有技能全用一遍,多亏啊。

        玩游戏嘛,开心最重要了。

        毕竟,掠夺来的力量又不给他。

        我见我征服也不管索清秋是何反应,自顾自地介绍起了起源战争。

        起源战争这游戏和其他游戏有一点区别。

        这点区别造成了指导员的指导方法也会有一点细微的差别。

        其他游戏指导员可以全程跟随在被指导的新人身边,随时给予帮助和讲解。

        但起源战争是给新人一个短暂的指导期。

        在指导期内,新人出现的地点其实是指导员在起源战争的神国之内。

        等指导期结束,新人被传送到游戏专门分配给他的一片神域内。

        在那里,游戏会给玩家规划一片专门的安全区,玩家在外面即使战争失败神国破碎,也可以在这里重生。

        与信仰之路那种所有玩家在同一个大世界不同,起源战争一片神域内只可以有一个玩家的神国。

        索清秋之所以现在可以出现在我见我征服的游戏神国内,就是因为他还没有属于他的神国。

        等指导期结束后,索清秋会被分配到属于他的神域,游戏会赠送他一个特殊的神国。

        这片神国的奇特就是,只要在神国内,玩家就可以通过掠夺来的能源兑换培养神国需要的一切。

        需要培养的兵种,没掌握规则?

        没关系,用能源换。

        神国内没有神民用来繁育人口?

        没关系,用能源换。

        没有足够优秀的兵员?

        没关系,用能源换。

        在这里,只要你有能源,你就可以兑换一切。

        而且只要能源足够,你可以尝试无数种排列组合,为你现实里的神国建设和神国战士的培养趟平道路。

        玩家在游戏里唯一的目标就是不停地寻找其他神国,破灭掉他们,掠夺他们的能量。

        “本王之所以能在数千神域横行无忌,凭借的就是在起源战争中的收获。”

        我见我征服提起起源战争的表情,和元老道提起信仰之路时一模一样。

        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狂热,里面还夹杂着一些自己发现秘密的小窃喜。

        这种表情出现在这些神王和仙帝身上,让索清秋感受到一种浓烈的违和感。

        不过毕竟这种问题索清秋不方便问,只能将这个问题压在心底。

        为了转移自己注意力,不让我见我征服注意到自己的异常,索清秋出声问道:“征服前辈,论坛里的前辈那么多,每一个都能玩这起源战争吧?能做到在数千神域横行无忌的应该也没多少吧?”

        我见我征服傲慢的伸出五个手指,犹豫了片刻,将大拇指折了回去:“四个半。我、元老道、智冠和群星。我不是青菱仙帝那无胆鼠辈算半个。”

        “半个?”

        我见我征服满脸不屑的解释道:“他实力应该算一个的。可他藏头露尾,一直不敢直面元老道。就算大家一起接了任务,只要他看到出任务的人员里有元老道,他都会直接用积分取消掉自己的任务。”

        “论坛里大多数人的情况和我不一样,很多人根本没法发现这游戏有多离谱。”

        “而关于这游戏的好处,我又只能在指导期说。你应该碰到过那种跟其他人交流时候,说到一些关于这游戏的信息,其他人无法接收到的情况吧。”

        见索清秋点头示意自己也碰到过后,我见我征服继续解释道:“我尝试过告诉他们这游戏的事情,可我每次在帖子里一说这个话题,就发不出去。就算想把这些信息藏在其他信息里都做不到。”

        “我也尝试过将这些信息记录在功法里,记录在信息长河里,可无论我用什么方法,这些信息都会自己消失。最后我发现,我只能在指导新人的时候,才能把这信息传递出去。”

        “从我发现可以把这些信息通过指导新人传递到现在,算上你我一共指导过三个新人。那两个没能挺到收获期就死在了任务里。”

        “希望你可以通过这游戏走到足够高的位置。毕竟三万年前那一战让咱们阵营实力衰退的太过厉害,现在咱们出任务时候劣势越来越明显了。”

        我见我征服一番感慨,所表达出的信息量直接砸蒙了索清秋。

        自己有什么阵营?我咋不知道啊?

        什么情况?玩个游戏怎么还能玩出人命的?

        而且手机里这么多牛逼游戏,只要玩玩就能提升实力。实力怎么可能会落在下风??

        这白毛正太说话说不明白的么?游戏厉害到哪还没告诉自己,怎么突然就丢出一大堆自己不知道的设定?

        “等一下!征服前辈,先告诉一下我是什么阵营的呗?”

        我见我征服抬起头,一脸疑惑地看了看索清秋,接着一脸恍然大悟地说道:“头次见到还没成为神祇就获得手机的新人。我竟然忘了,这些内容你现在接收不到。看我嘴型啊,我们其实是......”

        索清秋听着耳边变成古神低语般的呢喃声,看着突然变得不可名状的我见我征服,心底一阵卧槽。

        这屏蔽效果这么精神污染的?!

        我见我征服看着索清秋惊魂不定的表情,恶趣味的笑了起来:“看,不是我不告诉你,真的是你接收不到这信息。”

        等索清秋终于从精神污染中缓了过来,我见我征服才接着说道:“闲聊就到这里,我还是先给你介绍下这游戏到底有多离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