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独断万古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五十五章 生死符

第三百五十五章 生死符

        不少人都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因为他们的速度太慢了,足有四十余人,都是虎视眈眈的盯着方休等人,场面一时之间,变得十分紧张。

        君子无罪,怀璧其罪!

        方休首先吸引了所有人的瞩目,因为他的实力最弱,但是他却是抢到了两片金桂叶,这个时候,自然有人不服气了,方休算什么东西?一个人独占两片金桂叶,这不是将他们都逼上绝路了吗?

        甚至,一直虎视眈眈的西门元庆,都没能抢到金桂叶,这个时候更是火冒三丈。

        “小子,你未免太贪婪了,两片金桂叶竟然都被你抢走了,哼哼,找死!”

        西门元庆眼神阴翳,心中却不敢掉以轻心,因为他知道,不可一世的齐顺宇,估计已经遗憾败北了,否则的话,他不可能安然无恙的。

        两虎相斗,必有一死,那个杳无音讯的齐顺宇,大抵已经是命殒第七层了。

        不止是西门元庆,很多人也都是想要在方休的身上,分一杯羹,两片金桂叶,西门元庆也只需要一片而已,剩下的他们肯定也有机会。

        黄泉之名,人如其名,谁敢在他面前造次?白眉老者实力深不可测,也没有人敢去挑衅,绿袍男子与胡菲菲合兵一处,但是绿袍男子却是武王强者,也是喝退了大部分的人。

        唯独方休,实力最弱,换句话说,这不是他应得的宝贝,鸠占鹊巢,必须要将他灭杀,夺取金桂叶。

        施羽婷跟另外一个半步武王,也面临着不少人的觊觎之心,三十余人,几乎九成都是半步武王,剩下的几个,也都是真武境大圆满,谁不比方休实力强?

        他得到的太多了,已经激起了公愤。

        “那你就试试看,你有没有这个胆量了。齐顺宇已经死了,谁想要成为第二个他,尽管放马过来!”

        方休横刀立马,沉声喝道,顿时间,的确有人沉寂了下来,停住了脚步,方休与齐顺宇之间的战斗,有半数人都是知道的,但是齐顺宇却永远消失了,结果已经是显而易见了。

        有人畏惧方休,虽然他实力只有真武境后期,但是他身边还有一个真武境的安瑟琪,不得不小心谨慎。

        金桂叶的争夺,尤为惨烈,那个半步武王,成为了最大的受害者,方休这边已经被西门元庆盯上了,还有几个不怕死的人,在西门元庆身后,为他加油助威,以图击杀方休,能够获得一片金桂叶。

        白眉老人从容不迫,吃下了金桂叶之后,这个时候,已经一跃而起,落入了清华池之中,那一刻,不少人都翘首以盼,不知道金桂叶是否是真的生死符,能够保他们平安,但是在白眉老人落定之后,那种无比舒畅的神情,倒是让所有人都是松了一口气,看来白眉老者并没有说谎,这金桂叶的确是进入清华池的生死符。

        黄泉紧随其后,确定没有什么危险之后,吃下了金桂叶,跳进了清华池,两个人一前一后,吸引了所有人羡慕的目光。

        西门元庆紧盯着方休,更加让他信心十足,下定决心,要将方休手中的金桂叶抢夺下来。

        “敬酒不吃吃罚酒,那我就送你上西天。不知好歹,你不配拥有这生死符。”

        西门元庆收起羽扇,直指方休,杀气滚滚。

        胡为与安瑟琪也是做好了准备迎战。

        “我这里只有两片金桂叶,你们两个,去抢最后一片。那个半步武王,应该不是你们的对手。”

        方休低声说道。

        “好!你保重大哥,西门元庆善使双锤,你要小心!”

        安瑟琪冲着方休点头。

        “既然你能让齐顺宇那家伙折戟,倒也有点意思。给我滚来!”

        西门元庆冷哼一声,折扇翻飞,元气震荡,凶气十足,宛如神兵宝器一般。

        方休提剑而起,霸天剑迎难而上,锋芒一出,无与伦比。

        西门元庆脸色一变,没想到方休的神兵竟然这般恐怖,不交手不知道,一交手吓一跳,这样的恐怖气势,完全弥补了方休实力弱的短板,而且他的体魄也是勇猛无双,战剑在手,天下无敌。

        双方一交手,就是雷霆之战,西门元庆手握折扇,想要给方休造成压迫,完全是无稽之谈,霸天剑之强,吓得周围不少人都是瑟瑟发抖,他们扪心自问,这一道道霸剑横扫,他们自己能不能抗得住?

        答案是否定的,没有人能够抗住方休的霸天剑,锋芒如气,震荡而起,西门元庆步步为营,两者之间的交锋,本该是一面倒的趋势,可是方休硬是凭借着真武境后期的实力,让所有人大失所望。

        他太强了,一人一剑,如神兵天降,砍得西门元庆一点儿脾气也没有,武王强者,亦是全力以赴。

        “这家伙也太变态了吧?这还是真武境吗?”

        “就是,我还从未见过这么恐怖的真武境,连武王强者,也可以一战,而且还能够如此闲庭信步。”

        “真是开了眼了,幸亏咱们没有第一个冲上去,否则的话,啧啧……后果不堪设想!”

        “谁说不是呢,看样子齐顺宇真的折戟在了他的手中。”

        “希望西门元庆能够杀掉这个家伙,到时候咱们也能分一杯羹,不然这生死符只有八枚,能否进入清华池之中洗精伐髓,改变体质,就看这一次的了。”

        西门元庆与方休之战,吸引了很多人观看,这一战,是他们最后的希望。

        西门元庆被方休的剑势,逼得有些狼狈,霸天剑勇往直前,剑如风暴,炽烈凶猛,无可匹敌。

        手握擂鼓瓮金锤,西门元庆怒喝如雷,刚才的白面小生,也是变成了现在的狂暴青年,巨锤横天,霸气四射。

        砰!砰!砰!

        一锤接一锤的砸落,天地色变,金殿之中,狂风大作,方休持剑凌云,铿锵交鸣。

        一个是锋芒毕露的重剑,一个是势若千钧的擂鼓瓮金锤,两者交锋之下,吓得旁边之人,都只能踉跄后退,元气震动,余波滚滚。

        方休也是极为的兴奋,两者交手,可谓是棋逢对手,比起齐顺宇,西门元庆虽然更加讨厌了一些,但是他的战力可不是吃素的,挥舞着沉重的擂鼓瓮金锤,耗费的元气相当之多,而这个追求一鼓作气的西门元庆,也是完全不曾后退,冲锋之势,不可阻挡。

        兵对兵,强对强!

        这种激战,那可是相当的凶猛,方休越打越兴奋,这样的战斗才是自己最喜欢的,能够不断激发自己,但这种战斗,对于双方的消耗也都是极大的,万古至尊体与霸天剑融为一体,巨大的力量倾斜斩出,风暴聚集。

        针尖对麦芒,半斤对八两。

        而另外一边,安瑟琪与胡为也是一马当先,冲上了前面,那个半步武王的高手,就很无语,转瞬之间,二十余人蜂拥而至,自己本以为抢到了宝贝,可以毫不犹豫的进入清华池之中,但是接踵而至的,就是无休无止的战斗,甚至引来的,是绝命的追击。

        一个人的力量终归是有限的,虽然他也很强,但是好虎架不住一群狼。

        眼前这一幕,对于这个抢到了生死符的家伙,绝对不友好。

        安瑟琪几乎是如入无人之境,毕竟武王强者,并不是那么多,她是唯一一个还有本事分身而来的,其余的人,都是半步武王,一番生死大战,她完全处于上峰,再加上胡为雷霆千钧的冲杀,直接占据了绝对主动。

        “没想到,这个女人倒是不简单呀。”

        胡菲菲喃喃着说道,眼神之中无比的凝重。

        “他就是你说的未婚夫?天赋不错,可惜实力太弱了,你放心,我不会放弃的。”

        绿袍男子微微一笑,看向胡菲菲。

        “他对我也是相当抵触,我们两个不过是家族利益牺牲的产物而已,不过我绝对不会认命的,这小子虽然很怕我的样子,但是他骨子里,也是个倔强的主儿,而且,比我还要倔。”

        胡菲菲轻笑道。

        这一刻,胡为完全不想要落人于后,即使这个人是他所爱之人,他可不想成为安瑟琪的累赘,暴风战斧三进三出,所有的半步武王,几乎没有人能够挡住他的脚步,两个人全力施为,横扫千军,战力惊人,令人不敢直视,转瞬之际,生死符便是近在咫尺。

        眼看着胡为已经要抢下了最后一枚关乎性命的生死符,越来越多的人,倒在地上,鲜血横流,但是他们依旧不肯放弃,前赴后继,只有活着的人,才能够前进。

        方休与西门元庆斗得相当振奋,两个人几乎都是势均力敌,但是方休的战力,却不是西门元庆能匹敌的,万古至尊体与霸天剑的配合,那叫一个天衣无缝,武王强者,也不含糊,狂与霸,方休冲锋在前,从无退缩,那种手握霸天剑,欲与天公试比高的气度,威风凛凛,气壮山河。

        本以为信心十足的西门元庆,双手虎口均已开裂,目光对峙,他又怎能甘心败北呢?

        “我看你能熬到几时!方休,我要将你砸成肉饼。”

        西门元庆怒火冲霄,自己一个堂堂武王强者,手下死掉的高手不计其数,竟然面对一个真武境小子,都是久攻不下,心中怒火,可想而知,擂鼓瓮金锤之下,亡魂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了,这可是他无往不利的神器,可是仍旧没能将方休擒拿下来。

        绝对的力量,就是绝对的实力,但是自己这擂鼓瓮金锤,面对方休的霸天剑,两者宛如火星撞地球一样,怒气爆发,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可是却无法奈何谁。

        “正好,我也没有心思陪你玩儿了。”

        方休冷笑一声,自己的战力不断攀升,对于霸天剑的掌控,也是越发的纯属,自信之中,充满了骄傲,这一刻,也是时候结束战斗了。

        “杀破绝,杀破狼烟!”

        方休催动体内的元魂之力,哇暖将西门元庆笼罩在内,恐怖灵魂,如同黑云压城,西门元庆面露骇然,但是却无动于衷,因为他避无可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