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八零辣妈飒爆了在线阅读 - 第454章 准备开通新渠道

第454章 准备开通新渠道

        早上一起床,林麦第一件事就是下楼买报纸。

        当她走到报亭一看,所有的报纸头条都刊登的是关永华败诉的新闻,不禁勾唇而笑。

        她买了一份楚报,又买了豆浆油条,然后回了家。

        一边吃早点,一边看报纸。

        楚报的那则关于关永华诽谤案败诉的新闻是牛莉莉写的。

        把关永华贼喊捉贼的丑恶面目刻画得木入三分。

        还配了一张关永华坐着边三轮的警车到达派出所,被记者包围采访时狼狈不堪的大写镜头。

        一看就是牛莉莉故意配的这张照片,不过她喜欢。

        关永华也看到报纸上刊登的有关他的新闻,气得脸全黑。

        早上九点,他才黑着脸去了西曼服装厂。

        秘书见他脸色不佳,心里害怕,可还是硬着头皮道:“关总,有个名叫高志远的高老板想见您,我把他安排在小接待室里。”

        “这个高老板是什么来路?为什么要见我?”关永华在自己豪华气派的办公桌前坐下,漫不经心地问。

        那种阿猫阿狗他是不屑见面的,浪费时间。

        “听高老板自我介绍,是汉正街的批发老板,他想做咱们的代理商。”

        关永华听了心中一动。

        他的西曼服饰正好销售不好,如果有个代理商帮他卖货,那简直不要太好。

        关永华立刻去了小接待室。

        高志远是看了今天早上的报纸,得知西曼服饰抄袭了优妮可服饰。

        他不管谁抄袭了谁,只要西曼服饰和优妮可服饰同款就行。

        因为他知道,那些款式既然在江城火爆,在批发市场绝对也好卖。

        两人见了面,直奔主题,很快就达成了协议,签好了合同。

        关永华心里美滋滋,他的服装不再担心卖不动了。

        林麦吃完早餐,学习到八点,就骑着自行车去了区政府。

        欧阳区长已经准备好了贷款的批条。

        林麦拿到批条去了银行,很顺利地贷到五十万块钱。

        接着就去了土地局,把看中的两块工业用地和一块住宅用地一口气买了下来。

        这么东奔西跑,就过了十点了,该去服装厂走一遭,处理一下厂里的事务。

        昨天林麦离开服装厂时,通知郑旭东和汪小丽早上十点左右来厂里开会。

        林麦到达服装厂时,他们两个早就来了。

        在会上,林麦首先问郑旭东,昨天新招聘的人事科人员复试过关名单。

        郑旭东把名单给了她,然后道:“虽然有些应聘者能力有些欠缺,没通过复试。

        但我把几个长得端正的女孩全留了下来当文员。

        咱们厂连个文员都没有,开个会都是我们自己端茶倒水。”

        林麦点头:“可以的。”然后问财会人员招聘的复试结果。

        任宝珠说,除了两个不行,其他都不错,不过她择优录取,把最优秀的十几个全都留了下来。

        林麦点点头,表示满意,扭头问陶之云,中秋节的新款设计出来了没。

        陶之云把设计好的服装图纸递给她看:“设计好了,我正要拿给你看,让你参谋一下,过两天就八号了,我想投入生产。”

        林麦笑了:“你才是厂里的首席设计师,我懂什么!你觉得好,就上线生产吧。”

        陶之云晃了晃食指:“你不用懂,有灵感就行,开学季那些款式你设计的不是挺好的吗。”

        林麦也没扭捏:“那好,等我处理了汤顺英就给你参谋。”

        她又过问中秋节优妮可服饰搞促销需要的月饼做好了准备没有。

        任宝珠用眼睛指了指郑旭东:“郑店长说他想承包月饼这一块。”

        郑旭东见林麦目光转向他,道:“与其把这个订单外包给其他食品厂,不如交给我们包好吃。

        我们包好吃有好几个师傅都会做中式点心,其中就包括月饼。”

        林麦想了想就答应了。

        包好吃现在在江城三镇有些小名气,如果做月饼当赠品,还是很有面子的。

        前世,江城有名的酒店会在元宵节卖汤圆,端午节卖粽子、中秋节卖月饼。

        因为是限时供应,而且是现做,前来购买的顾客排起的队伍像条龙一样长。

        那些知名酒店并不是想靠卖汤圆月饼啥的大赚一笔,只是为了进一步提高知名度。

        那她的包好吃完全可以和她的优妮可相辅相成,借着月饼一起提高知名度。

        不过林麦建议不要做传统馅料的月饼。

        郑旭东不解地问:“不做传统馅料的月饼,那做什么馅的?”

        “水果馅的。”林麦见郑旭东傻呆呆地看着她,就知道他心里充满迷惑。

        别说现在八零年代,没人听说过水果馅的月饼。

        就是九零年代初,市面上也没水果馅的月饼卖,一直到九零年中后期才有水果馅月饼卖。

        她对郑旭东道:“你听不明白没关系,回头我跟做月饼的师傅说。”

        郑旭东点了点头。

        林麦看着众人道:“我想从明天起,所有服装提价五块。”

        她这话一出口,全场安静。

        片刻之后,侯新义第一个发言:“这么一涨价,咱们在价格上基本没有半点优势。

        虽然我们有促销活动,可西曼来就送从香港进货的小方巾还是很有杀伤力的,完全可以抵消我们促销活动带来的优势。

        我建议,还是不要涨价的好。

        即便涨价,也不要一涨就涨五块,涨四块也是好的,至少还有一点价格优势。”

        除了陶之云,任宝珠等人纷纷点头,表示非常认可侯新义所说的。

        陶之云道:“林总的初衷是,把优妮可打造成高端品牌,优妮可才不容易在以后残酷的竞争中被淘汰。

        靠价格优势,是无法让优妮可服饰成为高端品牌的,所以我支持林总涨价这一措施。”

        众人又都安静下来。

        半晌,任宝珠叹息道:“既然涨价势在必行,那我们也只能接受销售将要面临下滑的现实。”

        林麦笑着摇了摇头:“下滑是必然的,但不会太厉害。

        我们价格上涨,实际上是和西曼服饰处于同一跑道。

        可我们名声好,在相同价格下,消费者选我们的几率会更大。”

        任宝珠等人点了点头,这点他们是相信的。

        林麦继续道:“既然你们担心咱们在商场的销量会下降,那就再开发一条销售渠道不就行了。”

        众人都问:“什么渠道?”

        “批发市场呀。”林麦道,“你们都忘了,汉正街的高老板来找咱们谈过代理。”

        “没忘,不是林总说,国庆再跟他谈代理吗?”侯新义提醒道。

        林麦微微一笑:“商场如战场,时局在万千变化。

        之前拒绝高老板,是因为生产出来的服装我们自己都不够卖。

        现在你们担心商场销售下滑,那这条渠道就可以开通了。”

        任宝保提出异议:“就算销量下滑,多余的服装也撑不起一个批发渠道。”

        林麦转头看向陶之云:“这就得麻烦陶主任帮我们再联系一家规模较大的代加工服装厂了。”

        陶之云点头:“没问题。”

        林麦又吩咐任宝珠,去和高志远谈代理一事。

        散会之后,林麦单独跟郑旭东说,以后不用再给她买住宅房了。

        她都要做地产生意了,没必要囤积住房,等着拆迁发一笔财。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林麦让刚招聘上的一个名叫沈小萍的文员去把汤顺英带到她办公室里。

        文员小萍马上去了财会科,问:“哪位是汤科长?”

        虽然她昨天在财会科查了半天账,但是汤顺英三个人她还不能对上号。

        汤顺英答道:“我就是。”然后疑惑地看着小萍。

        小萍道:“林总让你去她办公室。”

        汤顺英顿时变得不安:“林总让我去她办公室干嘛?”

        小萍摇了摇头:“不知道。”

        汤顺英怀着一颗七上八下的心来到林麦的办公室。

        小萍见气氛不对,想要关上门离开,被林麦叫住,让她就留在办公室。

        小萍乖巧地在木沙发上坐下。

        林麦这才看向汤顺英:“从今天起,你被开除了,待会你把工作交接一下就可以走了。

        走之前去把工资领了,然后三天之内把贪污的钱全给还上,不然我就把你送到派出所去。”

        汤顺英脸色惨白,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带着哭腔道:“林总,求求你,千万别开除我,贪污的钱我马上还。”

        “不开除也行,那我把你送到派出所去,那样下场会更惨哦。”

        林麦不想和她多费口舌,直接祭出了杀手锏。

        汤顺英害怕了,擦了把眼泪,站了起来,失魂落魄地走了,

        林麦让小萍跟上,陪着她去交接工作,然后领工资,送她出厂。

        无论是交接工作也好,还是领工资也好,都是在财会科完成的。

        金春表和柴招娣全程目睹汤顺英离职。

        等汤顺英走了,金春表马上跑去问柴招娣:“汤顺英为什么被开除了,你有内幕消息吗?”

        柴招娣本来想告诉她,汤顺英是因为贪污公款而开除的。

        可一想到汤顺英会被开除,是她暗中举报所致,她就把那些大实话全都咽了下去。

        她怕金春表知道她是告密者,而对她印象改观,以为她是个小人。

        因此摇了摇:“我哪有什么内幕消息!和你一样,两眼黑。”

        金春表信以为真,将之前汤顺英跟她说的林麦要换掉她们几个的话说给柴招娣听。

        有些担忧道:“你说,林总会不会先开除汤科长,再开除我们?”

        柴招娣白她一眼:“你就这么没脑子?汤顺英挑拨几句,你就相信她的话了?

        你不觉得,她一直跟你说那些话,是她早就知道自己要开除了吗?”

        金春表在心里细细琢磨了一番,好像还真是!

        林麦要招财会人员,她和柴招娣只会想到那是公司需要财会人员,谁会想到是为了开除她们做准备。

        如果是为了开除她们而招人,那只用招三个财会人员就行了,不需要十几个。

        而汤顺英却会想到林麦招人是为了替换她们。

        除了她已经知道自己将要开除,没法解释得通她会有这样的想法。

        金春表不解道:“她要开除关我什么事,为什么要在我面前挑事?”

        “让你不安心工作,甚至找林总闹,她就能借你出口恶气,而且还有可能让你被开除,她就心理平衡了。

        毕竟咱们都是她带进厂子的,到头来,她被开除了,我们却还能够留在厂里继续工作,她心里会好受?”

        汤顺英恍然大悟,气愤道:“汤顺英心眼真坏!”

        陶之云提着开水瓶打开水时,从财会室门前经过,听到柴招娣和金春表二人的对话。

        走到门口问她们:“是汤顺英跟你们说,是她把你们弄进厂里的?”

        柴招娣和金春表点了点头。

        陶之云冷笑道:“明明就是林总让她把你们带厂里来工作的,她倒在你们面前邀功!”说罢就走了。

        柴招娣和金春表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两人在心里不约而同想的是,汤顺英可真不要脸。

        一句谎话,骗她们对她感恩戴德这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