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章

        第300章

        明天改虚无吞炎在看见魂天帝的时候彻底的愣住了,他没想到自己来天庭,来凌霄宝殿之中想要见两位大帝。没想到两位大帝根本就没有看见,倒是看见了他最不想要看见的魂天帝。

        魂天帝破开封印,加上魂族斗帝血脉的刷新,虚无吞炎现在愈发的看不透魂天帝。

        魂天帝给他的感觉就是深不可测,恐怖如斯。

        “逃...”

        虚无吞炎在经过了短暂的呆滞之后,    脑海之中就浮现了这样子的一个念头,那就是逃。

        逃现在是他唯一的选择?

        选择和魂天帝硬碰硬?这个根本就不可能。

        魂天帝现在已经不是九星斗圣巅峰了,他已经不是曾经的魂天帝了,现在的魂天帝已经是斗帝强者了,根本就不是现在他所能够抗衡的。

        他现在除了逃跑之外。

        根本就没有其他的选择!

        虚无吞炎转身就想要逃跑,魂天帝自然早就看透了虚无吞炎的想法,遥想曾经,他们两个可是合作的盟友,走到哪里都是并排而立。

        没想到。

        如今!

        虚无吞炎再次看见他,    脑海中的第一个念头就是逃跑,这个想法何其可笑!他们早就已经不是盟友了,如今见面已经是成为了敌人。

        何其可笑!

        何其讽刺。

        ...

        魂天帝背负双手,不见任何的动作,诡异的消失在原地,旋即诡异的出现在了虚无吞炎的面前,转身和虚无吞炎四目对视,魂天帝道:“虚无,你逃什么逃?”

        “来都来了,不准备留下来和本座叙旧吗?”

        “本座可是有很多的话想要对你说,你知道吗?”

        虚无吞炎见自己被魂天帝阻拦,虚无吞炎明白自己想要逃,已经是逃不了。

        这个想法很不错,但是终究还是没有逃得掉。

        虚无吞炎道:“天帝,    两位大帝呢?”

        两位大帝就是虚无吞炎最大的底牌,同时也是他内心之中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

        魂天帝勾起弧度,    露出邪魅一笑的道:“本座能够完好无损的站在这里,    你认为本座还会让他们活着吗?”

        魂天帝虽然是没有明说,但是言外之意已经是说了,那昊天和如来已经被他给干掉了。

        虚无吞炎和魂天帝合作多年,自然也是听出了魂天帝言语之中的意思,魂天帝已经解决了两位大帝?

        这个消息对于虚无吞炎而言无疑就是晴天霹雳,他为什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听见。

        魂天帝有那么快就解决两位大帝吗?

        两位大帝所表现而出的实力可是异常的恐怖,魂天帝哪怕是成为斗帝也未必能够拿下两位大帝。

        可...

        现在这里根本就不见两位大帝的踪迹,这里就只有魂天帝一人,让人不得不选择相信魂天帝所说的。

        “两位大帝莫不是中看不中用的假把式不成?”虚无吞炎心中呢喃,旋即面露微笑讨好的看向的魂天帝道:“恭喜天帝成为斗帝,成为这斗气大陆第一人,无敌般的存在。”

        魂天帝成为斗帝,两位大帝已经被魂天帝给解决了,那摆在虚无吞炎的面前就唯有臣服。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除了臣服就是反抗。

        臣服是生。

        反抗是死。

        该怎么选择?虚无吞炎很清楚。

        魂天帝成为斗帝,而他却是没有匹敌的力量,那他就只能成为魂天帝手下的一条狗了。

        ...

        魂天帝在听见了虚无吞炎的恭喜,嘴角上扬,露出邪魅一笑,淡淡的开口道:“虚无,能给得到你的一句恭喜本座很满意,    但一句恭喜就想要化解我们两个之间的恩怨?”

        “这是不可能的。”

        哪怕虚无吞炎“表现很好”,但那又如何?魂天帝是不可能放过虚无吞炎的,魂天帝可不会忘记虚无吞炎背后捅他刀子的事情。

        虚无吞炎原本是想要臣服魂天帝,讨好魂天帝的,但是在听见了魂天帝这话,虚无吞炎明白。自己哪怕选择臣服魂天帝,讨好魂天帝又如何?魂天帝从未想过要放过他。

        虚无吞炎收起脸上的笑容,摊牌了,虚无吞炎不装了,道:“魂天帝,说吧。你要如何才会选择放过我?”

        竟然魂天帝已经是表态了,虚无吞炎也没有必要在装下去了,讲真的,装下去,装久了,他自己也是恶心。

        “放过你!”

        魂天帝在听见了虚无吞炎的话,诡异一笑的道:“本座从未想过放过你。”

        “对于这异火榜第二的异火,本座早就想要颤一颤是什么味道了。”魂天帝舔了舔嘴唇,表现对虚无吞炎的垂涎。

        这虚无吞炎,魂天帝早就垂涎已久了,之前只是碍于合作关系,他的实力也未能炼化虚无吞炎,故此,他就只能选择将自己的垂涎和野心压在了心头。

        现在...

        他有足够的实力,展现他的野心。故此,他也就没有掩饰的必要了。当你想要掩饰的时候,只能说明你还不够强。

        当实力足够强的时候,那就是可以为所欲为了。

        比如现在。

        魂天帝看来,自己已经成为斗帝,是斗气大陆的主宰,是无敌的,他完全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

        虚无吞炎闻言眸子微微眯起,虚无吞炎道:“魂天帝,想要炼化本座?你得付出代价。”

        已经是谈不拢了,那就唯有选择摊牌了。

        虚无吞炎帝境灵魂蔓延,与此同时,虚无吞炎也不再隐藏,全力以赴的出手。

        虚无吞炎明白,自己要是还留手?那就是在找死无疑。

        恐怖的黑炎自虚无吞炎的身体之中弥漫而出,朝着魂天帝碾压而去,黑炎化作无尽火海,魂天帝在这无尽火海之下显得是那么的渺小,犹如虫子般。

        魂天帝见虚无吞炎出手,依旧背负双手,面无表情的看着朝着自己咆哮碾压而来的无尽火海黑炎。

        魂天帝霸气的道:“雕虫小技,也敢班门弄斧?”

        说着。

        那无尽的火海黑炎在靠近魂天帝的时候,瞬间就化作虚无,魂天帝却是什么都没有做。

        就这般的立在原地,双手依旧背负在身后。

        这就是差距。

        斗圣和斗帝之间的差距,仅仅只是一字之差,但是其中的差距,却是犹如是鸿沟般,难以逾越半分。

        虚无吞炎瞳孔猛然一缩,他没想到自己最强的一击,就这般的被魂天帝给化解了,着实的可怕。

        魂天帝看着瞳孔收缩的虚无吞炎道:“虚无,那刚才应该就是你最强的手段了吧?”

        “你已经是没有其他的手段了吧?”

        “接下来就该本座表演了。”

        说着。

        魂天帝赫然出手,只是微微出手,虚无吞炎就被控制,根本就反抗不了。

        虚无吞炎挣扎着,但在成为斗帝的魂天帝面前却是什么都不是,魂天帝出手,虚无吞炎被压制着,最终虚无吞炎露出拳头大小的本源。

        魂天帝一口将虚无吞炎的本源吞下,舔了舔嘴唇,嘴里呢喃:“这就是虚无吞炎的味道吗?”

        “似乎也不怎么样嘛!”

        以魂天帝现在的实力,轻松就能够炼化虚无吞炎,吞噬炼化了虚无吞炎后,魂天帝一步跨出,离开了天庭。

        ...

        魂界。

        魂族之中。

        魂族的斗帝血脉得到了刷新,魂族之中变得热闹了起来,热闹到了极致,窃窃私语着。

        魂族的斗帝血脉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刷新,魂族的斗帝血脉得到刷新,这不可能是虚无吞炎的手笔。

        有人猜测是不是魂天帝成为斗帝了,故此他们的斗帝血脉得到了刷新,魂天帝只是被镇压,并不是真的死了。

        魂族之中不可能凭空出现一个斗帝强者,最有可能成为斗帝的就是魂天帝了。

        很快。

        这个猜测就得到的真实,越来越多的人相信魂天帝成为了斗帝,这才让的魂族的斗帝血脉得到了刷新。

        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魂族此刻就此彻底的升天,本就不弱的他们,实力都是有了不少的提升,尤其是魂天帝之子魂风,他的实力赫然已经是成为九星斗圣了,可谓是一步登天。

        种种的一切都表明了,那位突破斗帝的魂族之人就是魂天帝。

        就在魂族之人议论纷纷之时,魂天帝出现在了魂族魂界之中立于虚空,恐怖的气息自身体中弥漫而出,压得所有人都喘不过来,双腿打颤,最终迫于压力,坚持不住,跪了下来。

        “族长...”

        有人抬头看向了魂天帝,认出了魂天帝,忍不住的喊道。

        魂天帝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弥漫在天地之间,魂天帝霸气非常的道:“本座已经成为斗帝,天庭的那两位,已经被我解决了。从今以后,整个斗气大陆都属于魂族了。”

        “万年...万年...”

        “万年...万年...”

        “...”

        魂族所有的强者在这个时候都是齐呼万年,他们等今天,已经是等了很多年了。

        终于是在有生之年等到了今天。

        魂天帝沐浴在这一声声声海之中,张开双臂,紧闭眸子一脸的享受之意。

        等这一天,魂天帝终于是等到了。

        魂族,在虚无吞炎的“挑拨”之下背叛过他,但是现在魂天帝愿意不计前嫌和他们分享胜利的果实。

        他出自魂族,打断骨头,连着筋。

        他们身上的血脉都来自于他,如今的他成为斗帝,几乎无敌,他根本就不怕任何的背叛。

        谁都不能背叛他。

        谁也不可能背叛他。

        背叛一位斗帝,这那代价后果之大,根本就不是他们所能够承受的。

        ...

        很快。

        魂族的强者疯狂的涌入了天庭之中,攻占了天庭,彻底的掌握了天庭。至于如来的坐骑烛坤,魂天帝亲自镇压。

        烛坤的实力就在那里,无限接近于斗帝,他若是不出手镇压,谁能够镇压他呢?

        ...

        魂天帝破封而出,又成为了斗帝,烛坤难以置信的道:“魂天帝,你怎么成为斗帝了?”

        斗帝?

        可不是时间到了顺其自然就能够突破,得需要源气,源气如今的斗气大陆已经没有了。

        成为斗帝的路已经断了。

        当然。

        陀舍古帝留下的传承和帝品雏丹皆是能够助人突破斗帝,可传承和帝品雏丹,前者需要有缘,后者,帝品雏丹已经不在魂天帝的手中,魂天帝怎么突破斗帝的?

        魂天帝邪魅一笑的看着烛坤道:“没想到吧!”

        “本座在镇压之地得到了部分源气,凭借部分的源气,本座一举突破了斗帝了。”

        “没想到吧!”

        “今天本座突破斗帝,本座不仅要一雪前耻,本座还要一统整个斗气大陆。”

        “烛坤,你是一个可塑之才,本座给你机会,成为本座的坐骑,本座可以饶你一命。”

        烛坤的实力和本体,魂天帝都是颇为满意,有烛坤作为坐骑,脚踩烛坤的本体,巡游整个斗气大陆,他魂天帝绝对是斗气大陆最靓的仔。

        烛坤闻言一愣,在经过了短暂的呆愣之后,烛坤又清醒了过来,冷笑的看着魂天帝道:“魂天帝,你突破斗帝,的确是让我很意外。”

        “但是就你,也想要让我成为你的坐骑?你配吗?你这般挖墙角,被我主人知道了,小心你吃不了兜着走。”

        “主人?”

        魂天帝冷笑的道:“烛坤,畜生当久了,一言一行都带着奴意。”

        “给如来当代步的畜生也是当,给本座当代步的畜生也是当,你为什么要选择拒绝本座呢?”

        “如来能够给你的,本座也能够给你,如来不能够给你的,本座也可以加倍给你。”

        烛坤道:“魂天帝别吹牛比了,主人能够给的,你给不了。你老老实实的退去,自动回到封印之地,我可以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你若是一意孤行的话,那倒霉的就是你。”

        “这是我给你的忠告。”

        “我看你魂天帝也是一个人才,不想要看你就这般的找死,当然你能不能把握得住,那就是你的事情了。”

        别人或许不知道如来的厉害,但是这些年作为如来坐骑的烛坤,没有人比如坤更加知道如来的恐怖之处。

        在降服魂天帝的时候,如来甚至没有使用他全部实力的百分之一。

        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魂天帝如今成为了斗帝,但在他的眼中,哪怕魂天帝成为斗帝一不可能是如来,昊天他们的对手。

        不是烛坤看不起魂天帝,而是事实就摆在那里。

        魂天帝在听见烛坤的话,不由一愣,他堂堂斗帝强者,竟被烛坤这一个斗圣,如此小觑。

        这是对他的蔑视。

        对他这个斗帝的看不起。

        有那么一瞬间,魂天帝都在怀疑烛坤才是斗帝,而他不过就是一个斗圣。

        烛坤太自信了,自信的让魂天帝怀疑自我。

        魂天帝颇为疑惑,这烛坤哪里来的自信和勇气。

        谁给的?

        谁?

        那两个外来者吗?

        ...

        魂天帝道:“烛坤,你可能不知道你嘴里所谓的主人早就死在了本座的手中。”

        “本座将他们给挫骨扬灰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