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苟在大明我被朱元璋偷听心声在线阅读 - 第0560章 朱棣的希望

第0560章 朱棣的希望

        朱元璋道:“允熥,抄罪臣之家,这是咱早就定下的。不能因为徐怀锦一个人,而坏了律法。”

        朱允熥正想说话呢,却被朱元璋抢先一句给堵住了嘴。

        “罪臣之妻女不再罚入教坊司,已经够了。”

        “允熥你记住了,国家越大就越要强调律法,切不可因小失大,更不能因儿女私情而误了国事。”

        朱允熥不吭声了。

        「饭要一口一口吃,社会风气的改变非一日之功。」

        「老朱不再将罪臣之妻女罚入教坊司,已经是一大进步了。」

        「至于徐怀锦,被抄家了,总会有人管的。」

        「徐怀锦怎么说还有大伯徐辉祖、二伯徐膺绪。」

        朱元璋心道,徐达留下的四个儿子,老二徐添福早就死了。

        其余三个人也都不消停!

        有的是跟着朱允炆,有的是跟着燕王。

        私下里跟皇子皇孙接触,并且提前站队,这分明是不把咱当回事!

        这几个人也得好好整治一下!

        咱这么做,也是为三孙好!

        ……

        朱棣被关在了典诏狱最里面的房间。

        这是最牢固、最不易逃走的一间牢房。

        恰恰是这间牢房,是典诏狱中条件最好的地方。

        因为,能关在这里的人,都不是简单人物。

        朱棣作为燕王,眼线处处有,在京城有很多暗势力,毛易不得不防。

        如果让朱棣逃走了,毛易的锦衣卫指挥使也就当到头了。

        在皇子当中,朱棣是陛下最为欣赏的。

        虽然是入了大狱,但是陛下也没有决定如何处理。

        怠慢了朱棣,恐怕会惹怒了陛下。

        朱棣向锦衣卫打听京城内、朝堂上发生的大事,锦衣卫们也不瞒着。

        因为,陛下没有明确规定不准向朱棣透露这些。

        朱棣知道自己总算是捡回了一条命。

        因为吴伯宗扛下了所有。

        再加上朱允炆逃走,让朱棣也是轻松了许多。

        这样一来,很多过错都可以推到朱允炆身上。

        事实证明,因为朱允炆的逃走,让父皇又重新审视亲情。

        据锦衣卫透露,父皇说自己起兵南下的主要原因有三个。

        一个是吴伯宗误传了假消息,第二个是朱允炆的咄咄逼人,第三个是姚广孝的极力撺掇。

        由此判断,父皇对自己起兵南下,已经不是很在意了。

        就算是有罪,也是这三个人的过错。

        难道,父皇还有让自己当储君的意思?

        有人说是朱允熥是储君,他们是被表象所迷惑了。

        吴伯宗赶回来时,说起了西域的种种。

        朱棣总认为那一系列的胜利,纯粹是朱允熥的误打误撞。

        要么是因为朱允熥的运气爆棚,要么是因为陛下的背后点拨。

        等到自己兵临城下之时,朱元璋和朱允熥的突然出现打乱了一切。

        吴伯宗的神器居然莫名其妙地出现在朱允熥手中!

        朱棣认为,这是西域变戏法的一种。

        在京城他曾遇到过不少来自西域和回回人的变戏法。

        朱允熥去了西域两年,也学会了这些邪法儿。

        父皇是何许人?

        岂能为这些不登大雅之堂的邪法儿所迷惑?

        当大明的储君,必须首先学会治国之道、驭臣之法、帝王之术。

        朱允熥之所以得到陛下青睐,也只不过是因为会些旁门左道,能逗陛下一乐而已。

        当然,还有朱允熥父母双亡、爷孙隔代亲的因素。

        正在入神,有狱卒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说是陛下来了,赶快把牢房各处收拾一下。

        果然,身着便装的朱元璋在毛易的陪同下来了。

        朱元璋手一挥,毛易带着所有人全都退了出去。

        朱棣朝朱元璋跪下,低头,并没有说话。

        朱元璋隔着窗栏坐下道:“姚广孝,又活了,你知道吗?”

        朱棣讶然抬头:“父皇,姚广孝没死?是被太医院救了吗?”

        “这老秃驴,”朱元璋此时完全忘了自己也当过和尚,采用了朱允熥骂姚广孝的叫法。

        “这老秃驴,所用匕首有机关,当时没有受伤,他骗过了所有人。”

        朱棣为姚广孝感到悲哀。

        此人见识广博、坚韧不拔,是自己宏图大业的最重要策划者和推动者。

        可惜的是,天不助我!

        万万想不到,父皇根本没有死,就在应天等着我。

        当时,如果自己没有阻止吴伯宗用神器,结果会如何?

        想到这里,朱棣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

        “姚广孝没有死,而是和徐增寿一起,到了奉天殿,要让咱立你为储君。”朱元璋淡淡地说。

        朱棣吓得大热天打了一个激灵。

        姚广孝怎么如此大胆,徐增寿怎么如此糊涂?

        观察了一个朱棣,朱元璋又道:“有个叫吉田雄的窝寇,你见过没有?”

        朱棣摇头否认。

        “你见过!两年前的杭州城外。这个窝寇把允熥劫了。”

        朱棣不知道吉田雄,但他知道两年前劫走朱允熥的那个窝寇。

        这名窝寇被姚广孝抓到后,交给了徐增寿秘密看管。

        姚广孝的用意,朱棣一清二楚。

        父皇来了,屏退左右,专门说起这件事!

        这到底是什么结果?

        朱棣迅速在脑子中将事情的前前后后过了一遍。

        没有错!

        两年前,朱棣专门听姚广孝细说了杭州那片竹林中他听到、看到的一切。

        朱允熥居然精通窝语,窝寇居然向他行礼。

        不用说,朱允熥就是通窝。

        本来,吴王死了,这个窝寇就没有任何价值了。

        没想到,这个窝寇还活着。

        关键的时候,姚广孝站了出来,与徐增寿一起,打出了这个王炸。

        父皇的语调仍然淡淡,听不出一丝感情色情。

        朱棣此时却有些兴奋,姚广孝和徐增寿公然在朝堂上打出王炸。

        就算是父皇再喜欢朱允熥,在众目睽睽之下,也不敢有所包庇。

        更何况,这不是一般的罪过,而是“通窝”之罪。

        太子朱标正是死在窝寇手里,父皇不会有一刻忘记。

        在这种情况之下,有窝寇这个当事人在,有姚广孝这个见证人在,朱允熥的罪行一定坐实。

        “父皇,姚广孝是您赐予的,此人实乃国之栋梁。”

        朱棣捧了一下朱元璋,也算是一个投石问路,探一探到底是个什么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