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傅爷的小祖宗凶凶哒在线阅读 - 第1243章 人心不足蛇吞象

第1243章 人心不足蛇吞象

        余明冷嘲热讽起来:“呵,保不住了,你说得真轻巧啊!到底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娘家的事情已经和你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了。爸爸生病和你无关,余氏遭遇重创和你无关……”

        “你!”余澜突然急火攻心,腹部传来一阵收缩。

        蒋正恒从余家出事起就没有去公司了,陪在余澜身边。

        这会儿余澜接余明的电话,他也一直在旁边守着。

        看余澜一下子被气着了,他立即扶住余澜:“澜澜,你怎么样?”

        “我没事,呼……”余澜单手托着肚子,做深呼吸,肚子那种收缩的感觉才缓缓地降下来。

        看余澜没事了,蒋正恒拿过余澜的电话,声色冷沉:“余家发生这样的事情,是你姐姐造成的吗?她愿意这样吗?一听余家有事,我们就在想办法,也想过资金上支持余家。

        但是余家现在是资金问题吗?是口碑问题。

        前年我们在余家过年你姐姐就提过,任何产品一定要注意质量,现在是信息时代,也是良心时代。只有真正有良心的企业才能不被淘汰,你们听了吗?

        你看看你自己做的那些破事,你好意思给你姐姐打电话?”

        被姐夫吼了,余明更来气了,劈劈啪啪地怼:“蒋正恒,你说我,你没做破事?你敢说你没有和孙可人睡过?你敢说她一开始不撩人?是,我经不起诱惑,你就经得起?你不过是比我心狠,比我弃得快。”

        蒋正恒说道:“曾经我和你姐姐确实也有一段时间过得不开心,但是,我们大吵了一架以后,我突然明白了很多东西。夫妻感情出问题,应该努力去解决问题,而不是消极内耗。

        尤其我带孩子的那段时间,我真正感受到了女人的辛苦。她也曾是万人迷,也曾是无数男人的梦中情人。

        如果不是生孩子照顾孩子,她也可以在职场发光发热,她也可以把一个公司管理得很好。

        你姐姐如此,南栀其实也一样,所有的女人都一样。

        人的一生,会经历很多诱惑。我承认,有些事情我确实做得不够好,也给你姐姐造成了伤害。

        我没有碰过孙可人,也没有碰过除了你姐姐以外的任何女人。哪怕我们的感情亮红灯,我们大吵大闹,我始终知道我爱的是谁。

        余明,我们知道你和孙可人的事情以后,我也私下劝过你,及时回头。古人说的娶妻娶贤不是没有道理的。”

        余明气得炸裂:“呵呵,你蒋家没有遇上余家的事情,你现在当然有闲情逸致来跟我说教,你现在给句话,余家的事情,你帮是不帮?”

        “余家现在这样的情况,我们确实无能为力。”蒋正恒说。

        “那就滚吧你们!”余明气得挂断了电话。

        随即,他把姐姐余澜的电话直接拉黑了。

        赶飞机回到滨城,他一边与助理取得联系,问询余家的情况,一边赶往医院。

        医院里。

        余父的情况很不好。

        他现在不光是心肌梗死,还脑梗了。

        脑梗引起了偏瘫,嘴巴有一点点歪,左侧肢体不太灵活了,左手拧在一起,五指没办法顺利地拿取东西。

        两个护工照顾他,他脾气大得要死,明明自己没有拿稳杯子,把护工骂得狗血淋头。

        看到余明,他问:“钢材和黄铜弄好了?”

        旗下的医药公司现在完全烂透了,没办法挽救了,只能弃。

        好在旗下的分公司都是独立运营的,可以只破产医药公司,别的电子公司、服装公司和邮轮零配件公司可以继续运营。

        余明叹气:“没有,价格要上浮50%,还让我们自己承担运费和关税。”

        “这些奸商!”余父一着急,他嘴巴就歪得更厉害了。

        他发现,他再说话的时候,就没有那么利索,开始吐词不清了:“你……没有……多找……几家?”

        一发现自己的嘴巴歪了,他立即伸手按服务铃。

        他是个左撇子,一伸手就习惯性伸左手,准备按铃,发现自己的左手拧在一起,连个铃都按不了。

        他气得一巴掌拍在自己的腿上:“这……该死……的病……”

        余明立即跑过去帮忙按服务铃。

        护士立即过来了,询问:“怎么了?”

        余父一肚子气,狠狠地瞪着护士:“怎……怎么了?喔……嘴……嘴都歪……歪成这样了……你瞎了?”

        护士看一眼余父的嘴,淡定地说道:“我请医生过来看看。”

        这种病人她见得多了,几乎每天都有。还有好多比他更严重的,所以,她真的没有太大的感觉。

        余父看护士这个淡漠的态度,又骂骂咧咧:“……冷漠……没良心……”

        余明无奈极了:“爸,你别说话了,这样说话你也难受。”

        余父板着一张臭脸,手机突然响起来,助理打过来的。

        助理说,现在相关执法部门正在查封医药公司的药品,仓库和医药厂房已经贴上了封条,罚款通知书也下了,涉及几个亿的罚款。

        另外,很多受害者家属联合去法院起诉余氏医药了,包括曾经服用过余氏的药现在身体没有影响的人,也联合去法院起诉了,要求余氏赔偿经济损失以及他们认为多支付的医药费用。

        余父对着电话骂咧:“……去死……统统……去死……”

        他挂断电话,看向余明:“……找你……姐……找她……”

        现在余家的事情闹得这么大,除了澜澜和蒋正恒,没有任何人能帮忙了。

        提到余澜,余明一肚子气,他添油加醋地说余澜和蒋正恒不仅不管,还在说风凉话,怪他们父子当初没有听他们的,没有使用合格的原材料。

        余父歪着嘴,话都说不利索,还在破骂着,大概意思是,余澜像她妈,又蠢又自私,只顾着自己舒服,不管余家的死活。

        紧接着,助理又打电话过来,告诉余父,蒋正恒已经帮忙安抚了那批要起诉余氏医药的人。

        蒋氏出钱对那些人进行了赔偿。

        现在他们已经撤诉了。

        一听蒋正恒出钱安抚了起诉的人,余父立即对助理说:“让……蒋正恒……帮忙……支付那些……罚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