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护花高手在都市在线阅读 - 第2794章 他早就是一个死人了

第2794章 他早就是一个死人了

        第2794章    他早就是一个死人了

        “啊!”

        船夫蓦地惨叫一声,张嘴喷出了一口浓血,整个人瘫软在地:“这怎么回事?”

        “你这花样,看着就没什么意思。”

        夏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这人身后,直接一针从他的天灵盖刺了进去:“还是去死吧。”

        这时候,那层层白浪,倏然全部落回了河中,那对男女和武应寒的眉心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刺入了一根银针。

        苏无双一直都是面无表情,因为她见多识广,心态始终很稳。

        聂小鲤稍稍有些慌张,不过也没有失态,因为她之前做空姐的受过专业的抗压训练,调节起来也很快。

        倒是那个自称来自桃花源的修仙者武令瑶,像是个从未经过风雨的骄花,这时候已经有些六神无主了。

        “在怨煞之气狂沸之中,你竟然还能行动自如?”

        船夫瞪大眼睛,扭头看着夏天:“我竟然没有提早发觉,实在令我是难以置信!”

        “要是让你给发觉了,那我不就跟你这白痴一个水平了嘛。”

        夏天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一脸随意地说道:“我看你也没有什么遗言可交待的,直接去死吧。”

        谁知道,这船夫忽然咧嘴一笑,不无得意地说道:“呵呵,你是杀不死我的。”

        “嗯,这话说得很对味。”

        夏天点了点头:“很多被我干掉白痴,都会说这么一句。”

        船夫冷声道:“我只是这河中万千怨煞之气凝结出来的魔种,这具躯体也只是暂借的而已,你最多只不过是能毁掉我的一个容器而已。”

        接着,又不无警告似地说道:“如果没有这容器约束,我回归魔种的状态,彼时就会翻江倒海,你们必将步这几人的后尘,成为河中的几具无魂的尸骨而已。”

        “是吗?”

        夏天嘻嘻一笑,缓缓捻动起银针来。

        银针本来只是刺入了天灵盖大概半寸左右,现在却是扭转着往下刺入,直达大脑。

        一时之间,船夫的脸上忽然出现了极为不可控制的表情变化。

        “这……这是怎么回事?”

        船夫神情扭曲起来,蓦地喝问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夏天看到这情形,不无嘲讽地说道:“你刚才不还挺平静嘛?”

        “且慢!”

        船夫神情微微一变,叫住了夏天,心平气和地说道:“其实我倒是有个不错的主意。

        我需要你的身体,你肯定也想要更强大的力量,不如我们共用一副躯体,岂不是两全其美。”

        夏天撇了撇嘴:“你当我跟你一样的白痴啊。”

        苏无双也觉得有些好笑:“你觉得你这种话谁会相信?

        你什么也不打算付出,就想占用夏天的身体,可能吗?”

        “也是。”

        船夫露出一副以己推人的神色,不无严肃地说道:“为表诚意,我可以先将一半的力量,直接送给你们,如何?”

        “一半的力量?”

        苏无双冷笑道:“只怕是一个倒勾吧,这漫漫江河里的怨灵煞气谁能受得住,就算受住了,又有什么用?”

        “其实,没有你们想的那么夸张。”

        船夫笑着解释起来:“看着波涛滚滚,其实真正能用的怨灵煞气,万中无一。

        你们都是修仙者,自然有调息凝气的法门,消化这点怨煞之气,完全不在话下。”

        “免了吧。”

        苏无双拒绝道。

        船夫略有些气愤地怒喝道:“那你们想怎么样?”

        “杀了你呗。”

        夏天回答。

        “杀了我,真是可笑。”

        船夫这下彻底被激怒了,一脸不屑地嘲弄道:“真以为区区一根银针,就能奈何得了我?

        我可是万年魔种,就算你毁了我这副容器,我回到河中,随时可以再掀起滔滔魔浪,把你们全部灭杀在河中……呃!”

        话还没说完,夏天直接猛然一用力,用掌底把整根银针拍进了船夫的脑袋中。

        “啊——”

        船夫惨叫一声,整个身体上立时浮现出来无数的裂痕,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中不可控制地涌出来。

        “滚回河里去吧。”

        苏无双飞起一脚,直接把这船夫给踹回到河里。

        那船夫用尽最后的力气咒骂起来:“你们给我等着,我必将把你们碎尸万段,成为河中的怨灵,永世不得超脱!”

        “嘭!”

        船夫一落回河里,身体直接爆炸,无数的白色气流滚滚翻涌,但是很快就消散不见了。

        不过,河水并没有像船夫刚才吹嘘的那样掀起狂潮,而是风平浪静,完全没事。

        聂小鲤看了一会儿,有些迟疑地问道:“这是没事了?”

        “嗯,没事了。”

        苏无双点点头。

        聂小鲤又问道:“那他刚才说的?”

        “全是吹牛的呗。”

        夏天嘻嘻一笑,倏地回到了聂小鲤的身边,搂着她的纤腰说道:“他要真那么厉害,那怎么可能困在这里这么久?”

        “不错。”

        苏无双跟着解释道:“需要借助一个船夫,才能够使出来力量,还是如此微薄的力量,那就说明只是样子货而已。”

        聂小鲤有些不解:“那这河里的怨灵煞气,他为什么不直接用?”

        “因为他根本用不了。”

        苏无双淡淡地说道:“魔种而已,说得好像很厉害,但是既然是种,那就需要种进土里才能生根发芽。

        这里可是极仙墓,多少年没有人进来过了,它拿什么生长。”

        聂小鲤这下听明白了。

        “师兄,师兄?”

        这时候,那个武令瑶忽然惊叫了起来:“你怎么了?”

        聂小鲤和苏无双不由得移目过去,发现是武应寒身体发现了急速的溃烂,才短短半分钟,身上的肉就掉得差不多了。

        偏偏他的意识还残存着,脸上露出极度痛苦的神情,却又被夏天的银针所制,既动弹不了,也发不出半点声音。

        “夏道友,求你救救我师兄。”

        武令瑶看到这情形惊慌不已,转身就冲夏天跪下了:“他可不能死啊,我回去怎么跟师傅交待。”

        夏天撇了撇嘴:“他早就死了,又不是现在死了,救什么救。”

        “早就死了?”

        武令瑶愣了一下,不明白夏天这话什么意思。

        苏无双淡淡地说道:“这点都想不明白,你还是个修仙者呢。”

        聂小鲤其实也没明白,不过她没有多问,乖乖地坐在一边,静静地看着就好了。

        “你师兄也掉进过河里。”

        苏无双神情淡然地说道:“他的身体明显比那个船夫要来得强健,魔种为什么选择寄生船夫?”

        武令瑶一脸茫然:“为什么?”

        “因为你师兄本来就已经是个死人了。”

        苏无双回答。

        武令瑶下意识点了点头,然后回过神来:“不可能啊,我跟我师兄一直在一起,我怎么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死了的?”

        夏天随口说道:“在他拿剑指着我的时候。”

        “你!”

        武令瑶愣住了,倏地回想起来,她师兄刚才确实是对夏天拔过剑,只是她想不明白:“仅仅是因为这个,你便杀了我师兄?”

        夏天还没说话呢,苏无双便冷声道:“不然呢,好声好气跟他说不要这么做吗?”

        “呃……”武令瑶也无话可说了,按她师兄的脾气,就算是别人好声好气说话,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这时候,武应寒身上的内已经烂完了,连骨头也脆得崩碎,变成了一滩不知何物的污渍。

        “师兄!”

        武令瑶悲痛莫明,心中有股怨气无法宣泄:“这可怎么办啊,我怎么向师傅交待。”

        苏无双淡淡地说道:“那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

        “你们害死了我师兄!”

        武令瑶眼眶红了起来,蓦地缓步走到了船头,“回去没办法向师傅交待,到时候也是生不如死。

        我肯定不是你们的对手,但是我也不是没有办法!”

        说完,武令瑶蓦地纵身跳进了河中,嘴里不停地叫嚷起来:“魔种,你不是要容器嘛,我做你的容器,你把你一半的力量给我!”

        苏无双脸色一变,露出凝重地的神情,手中的短剑倏地飞了出去。

        武令瑶却是直接沉入了河底。

        “啪!”

        一层白浪翻起,把苏无双的短剑给卷落在水中。

        “哈哈哈哈,想不到这么快我就又回来了。”

        那个武令瑶很快就从河底飞了出来,直直地落在了船头,冷冷地盯着夏天:“小子,我又回来了,这次你还有什么手段!”

        武令瑶的半边身体变成了纯白色,跟原来的肤色径渭分明,声音也是半男半女。

        夏天撇了撇嘴:“哎,你说你好好的人不当,非要做这种不人不鬼的东西,何必呢?”

        “哼,我要替我师兄报仇!”

        武令瑶嘶吼起来:“给我去死吧。”

        喝声未止,一掌拍出。

        可惜,半点威力也没有。

        苏无双不禁愣了一下:“什么情况?”

        夏天也有些意外,奇怪地看着武令瑶:“喂,你个白痴在搞什么?”

        “嘿嘿,好容易有个新容器,我何必浪费在你们身上,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纯白色的武令瑶发出了男人的声音:“等把事情处理完了,再来杀你们。”

        另一边的武令瑶则是露出惊愕的神情:“你在干什么,给我杀了他们!”

        “闭嘴!”

        纯白色的武令瑶一声暴喝,立即把另半边的身体又侵占了大部分:“要不是我还要点时间消化这副容器,你以为你的意识还能存在?”

        “啊,你骗了我!”

        另一边的武令瑶痛苦的惊叫起来:“我要告诉师傅,让她杀了你们,把你们全部杀了,啊!”

        话还没说完,声音就消失了。

        武令瑶彻底变成了白色,眸子里的一丝人性的色彩也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