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护花高手在都市在线阅读 - 第2793章 这白痴我随时能干掉他

第2793章 这白痴我随时能干掉他

        第2793章    这白痴我随时能干掉他

        “什么声音?”

        武令瑶悚然一惊,立即扭头看向船尾,赫然发现那里竟然空无一人,“船家呢?”

        原本在船尾撑桨的船夫老头,此时已经不见踪影。

        船板上只余半支船桨,以及一滩鲜红刺眼的鲜血。

        “难道河里真有怪物?”

        武令瑶有些惊愕地说道。

        武应寒也走到船尾,紧紧地皱起了眉头,嘴上却说道:“就算有又如何,只要它敢再次露面,本公子必定一剑斩了它。”

        “那你刚才怎么不斩?”

        夏天懒洋洋地说道。

        “你说什么!”

        武应寒本就是火爆脾气,听到夏天这话,立即气得七窍生烟,作势就要拔剑相向:“小子,有种你再说一遍!”

        苏无双眉峰微蹙,美眸中透出一股子冷凛的杀意:“你劝你最好不要拔剑,你先拔剑,我也能先杀了你!”

        “你找死!”

        武应寒被这种眼神一刺,先是有些惶恐,接着便恼羞成怒了,剑已经出了半鞘。

        “师兄!”

        武令瑶真怕双方起冲突,忙不迭叫住了武应寒。

        “我不跟你们一般见识。”

        武应寒咬了咬牙,轻哼一声,收剑回鞘,默然不语,眼睛冷冷地望着河面。

        武令瑶倒是个十分懂事的,也分得清形势,冲夏天他们三人商量着说道:“苏小姐,夏道兄,还有这位聂小姐,现在大家都在同一条船上,河中情况不明,还是不要生出嫌隙来比较好,你们说呢?”

        苏无双淡淡地说道:“你想说什么?”

        “我们总要想办法渡到对岸去吧。”

        武令瑶的心态倒是相对冷静,语气平和地说道:“船在河中,也不知道会漂到哪里,你们应该也不想白白在这里耽误时间吧。”

        苏无双还没说话呢,夏天就漫不经心地回道:“我们就喜欢漂来漂去,你们要是着急的话,自己想办法。”

        “师妹,何必跟他们浪费时间。”

        武应寒脸色一变,再次忍耐不住:“他们不过是金丹期左右的修仙者而已,能进来极仙墓,多半也是他们宗门的长辈花了大代价,放进来体验一下充沛精纯的灵气而已。

        孟浪浮夸,还带着两个不知羞耻的女人。”

        聂小鲤听着这话,有些不高兴了:“有病吧你?

        自己小肚鸡肠就算了,还总是用恶意揣测别人,你就一点也不反省自己吗?”

        “呵,真是可笑。”

        武应寒嗤笑一声,指着聂小鲤道:“你们二女共侍一夫都不反省,我为什么要反省我自己。”

        夏天搂住了聂小鲤,安抚道:“小鲤鱼,你用不着跟一个死人生气的。”

        “你竟然敢咒我死!”

        武应寒当即拔剑,冲到夏天跟前:“我先杀了……啊!”

        夏天有些不耐烦了:“杀你个头,滚一边去。”

        话还没说完呢,直接就被夏天一拳轰在了脸上,人也飞了出去,直直地摔进了河里。

        “师兄!”

        武令瑶惊叫出声。

        正当她犹豫着要不要跳进河里去救他师兄的时候,忽然“嘭”地一声,武应寒又从河里摔了回了船板上,神情一脸惊恐,手里的剑也已经出鞘了。

        武应寒嘴里喃喃地叫着:“鬼、鬼,有鬼!河里有鬼!”

        “师兄,你怎么了?”

        武令瑶上前安抚着武应寒,“你没事吧?”

        武应寒抱住了自己师妹,惊叫道:“我们回桃花源吧,这里有鬼,不,比鬼还可怕,是怪物,是魔头。”

        “哗啦!”

        一声水响,又有一只手扒在了船沿,接着一道人影从河里一跃而起,湿淋淋地跳到了船板上。

        “啊!”

        武令瑶吓了一跳,不自觉地往船仓里缩了缩。

        “姑娘别怕,是我!”

        上来的人一抹脸上的水,露出来一张老脸,正是刚才失踪了的船夫。

        “嘭、嘭!”

        又有两个人摔到了船上。

        正是之前那对莫明其妙为难聂小鲤的中年男女,然后被夏天给踹进了河里,没想到现在居然被船家给找了回来。

        “他们,这是死了吗?”

        聂小鲤一眼就认出了这对男女,虽然她们得罪了自己,但是确实罪不致死。

        船夫将身上有衣服脱下来拧干了,随口道:“还没死,有气。”

        夏天撇了撇嘴:“已经死了。”

        “嘴里不还冒着气嘛!”

        船家愣了一下,指了指那两人的嘴。

        苏无双瞥了一眼,上前察看一下:“没有心跳,没有意识,已经死了。”

        “鬼,怪物,他们肯定也会变成怪物的。”

        武应寒反手就是一剑斩向其中的西装男人,却被武令瑶给挡住了。

        武令瑶喝斥道:“师兄!你干什么,出门前师傅交待过,绝对不能滥杀无辜。”

        “他们不无辜,是鬼,是怪物,是魔头。”

        武应寒不知道经历了什么,已经有些神智不清了,也不知道刚才在河里短短几秒钟,究竟遭遇到了什么。

        “师兄,师兄,你冷静点!”

        武令瑶再次上前阻止。

        不过,武应寒已经彻底失控,不停地挣扎,状若疯魔。

        武令瑶扭头冲夏天他们三人求助道:“三位同道,帮帮忙啊。”

        “嘭!”

        苏无双直接过去一掌击在武应寒的后脑,把他击晕了过去:“这不就搞定了。”

        “船家,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

        武令瑶稍稍松了一口气,扭头冲那个船夫询问了起来:“这河里到底有什么,为什么我师兄短短几秒钟就变成了这样?”

        “呵呵,他是遇到了河里的那些东西了。”

        船夫却是嘿嘿一笑,露出狡黠的笑容:“那些东西可不好对付,这也是为什么,你们没办法用身法轻功之类渡河的原因。”

        聂小鲤看着这条水流颇急的大河,随口问道:“难道这河里有食人鱼什么的?”

        “食人鱼?”

        船夫咧嘴笑了笑:“修仙者会怕什么食人鱼吗?”

        武令瑶自然也不怕什么食人鱼,但是也想不到河里究竟有什么。

        夏天这时候懒洋洋地开口说道:“里面都是些冤灵,还有煞气。”

        “这位道友倒是眼力好。”

        船夫嘿笑一声,意味深长地瞥了夏天一天:“这条河叫灵气长河,可不是因为它灵气充沛,而是河中积满了万年难消的怨煞之气,最喜欢吞噬的就是活人身上的精气,而且只要杀心一动,它们就会瞬间聚集而至。”

        武令瑶问道:“那刚才的声响是……”

        船夫略微有些不满地回答:“你的这位师兄起了杀心,引得游魂从河中飞出来,小老儿若不出手,大家都得完蛋。”

        “游魂会有血?”

        夏天笑嘻嘻地戳破道。

        武令瑶脸上露出疑惑的神情,显然不知道夏天在说什么。

        “你不是船夫。”

        苏无双倒是听出了夏天话里的意思,心神立时警戒起来,短剑也握在了掌中:“你是谁?”

        “你在说什么,他不是船夫还是能是……啊!”

        武令瑶愣了一下,正当她明白过来的时候,“噗”地一声,一柄长剑直接透胸而过。

        “师、师兄,你为什么……”武令瑶微微转身,发现捅她这一剑的正是她的师兄武应寒。

        武应寒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过来,脸色苍白之极,身上也满是白到透明的疮痕,就像是皮下藏着一条条狰狞的白色虫子。

        只不过他的眼睛已经是一半白一半黑,神智也模糊不清了,嘴里喃喃地说道:“杀、杀光你们这些怪物,魔头。

        杀、杀光!”

        与此同时,被船夫救上来的那对男女也蓦地睁开眼睛,直直地挺立而起,分别扑向了苏无双和聂小鲤。

        那个老船夫则直愣愣地盯着夏天,咧嘴笑了起来:“你居然能看出我的伪装,不一般啊。”

        夏天懒洋洋地回答:“不需要看穿,任何人的伪装,在我面前都是无用的。”

        “呵呵,牛皮不是这么吹的。”

        船夫可不信这种大话,嘴角勾起一丝鄙夷的弧度:“不过,你看出来了,也没什么用。

        今天你们都是我的盘中餐,谁也逃不掉。”

        “在河里活得好好的,为什么要出来找死呢?”

        夏天有些不解地问道。

        船夫笑着说道:“呵呵,河里再好,也比不过外面的花花世界嘛。

        我在这里等了不知道多少年,就是在等一具躯体,可以承载全部的我。

        近万年来,也有不少人潜入过这里,但是他们的身体连我的万分之一都难以承受,直接就肉身消溃。”

        苏无双和聂小鲤正跟那对男女对峙着还没有打起来。

        武令瑶则是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竟然抱住了武应寒,在他耳边喃喃自语起来,还真就让他暂时安静了下来。

        “只有你!”

        船夫一脸兴奋地指着夏天:“从一出现就令我兴奋,让我无法自持,我能肯定你的身体,能够成为这满河怨煞之气的绝佳容器。”

        夏天打了个呵欠,有些不耐烦地说道:“有什么花样直接用出来吧,别废话了。”

        苏无双淡淡地说道:“那你何必听他废话呢,直接杀了他。”

        “无双老婆,不用急,这白痴我随时可以干掉。”

        夏天嘻嘻一笑,动淡风轻的说道:“先看看他有没有让我感兴趣的东西吧。”

        “那就让你见识下。”

        船夫脸上露出一丝莫明的诡笑,朝河面轻轻一招手:“去!”

        只见河面立时飞起来一层层近乎透明的白浪,眨眼间就把整艘船给包裹了起来。

        武令瑶恍然回过神来,看到这层白浪,不由得吓了一跳:“这是什么?”

        白浪之中,似乎有无数的冤灵在呻吟、痛呼、尖啸、哀嚎、惨叫……

        只是产生了一刹那的分神,武令瑶就感觉自己的大脑好像被灌进了无数影象,好像随时都会炸开一样。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