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护花高手在都市在线阅读 - 第2792章 就你也配称什么天下第一

第2792章 就你也配称什么天下第一

        第2792章    就你也配称什么天下第一

        “寿命?”

        苏无双纤眉微蹙,露出好笑的表情:“就算我们同意给,你能怎么收呢?”

        “这个就不需要你们操心了。”

        船夫露出一脸傲然的笑容,指着苏无双三人道:“只要你们上了我的船,我就有办法拿到你们的寿命,所以你们同意了,才能上船。”

        苏无双扭头看向夏天,征询他的意见。

        “无所谓,无双老婆,你想坐船,那我们就一起坐坐呗。”

        夏天一脸轻描淡写地说道:“有我在,你们都是长生不死的,二十年的寿命而已,就是九万头牛身上的一根毛。”

        “哈哈哈,这位兄弟真是会说笑啊。”

        船夫听着夏天的话,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嘴上催促道:“那三位是决定要上小老儿的船了?”

        “小鲤鱼,你觉得呢?”

        苏无双看向聂小鲤,用了夏天跟一样称呼。

        聂小鲤愣了一下,笑着回道:“我听你们的。”

        “那就走吧。”

        苏无双点点头,看向船夫,直接说道:“寿命什么的,你就别想了,如果棺室里真有宝藏,渡我们过河,可以分你一些。”

        船夫眼睛微微眯了起来,露出狭黠地神色:“哎,可不是一些,是一半。”

        “无所谓了。”

        苏无双淡淡地说道:“不过,我有点比较好奇,如果你真的有攫取别人寿命的能力,我怎么知道你只取二十年?”

        船夫双臂抱着船桨,冷声说道:“既然做了这一行,那就必须遵守诺言,否则我以后还怎么混?”

        “混,你以后还有混?”

        苏无双一脸淡然地说道:“等极仙墓中的扶摇仙子苏醒过来后,连天宫秘境估计都没了,更别说这条河了,还需要你这种艄公做什么?”

        “小老儿虽然是界内的一位散修而已。”

        船夫道:“但也是讲道义的,说好的事情,绝对不会反悔,更不会对自己的顾客有半点欺瞒,信不信由你!”

        苏无双不禁沉思起来。

        夏天嘻嘻一笑:“无双老婆,不用想那么多。

        这白痴其实只能攫取别人二十年寿命,而且这也不是他的本事。”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目光转向了船夫手中抱着的船桨。

        “客人,请谨言。”

        船夫吓了一跳,连忙冲夏天打了个手势:“这样吧,我只收你们每人十五年的寿命,如何?”

        “无所谓。”

        夏天懒洋洋地说道:“你该收多少就多少,但是最好不要玩什么妖蛾子,否则你会死得很惨。”

        船夫讷讷一笑,什么也没说:“那几位,现在走吗?”

        “走!”

        苏无双点头。

        船夫蓦地将怀中摸出来一张符纸,并指夹着,轻轻一摇,便往水中一扔。

        只见符纸迎见长,眨眼间就变成了一艘不大不小的木船。

        “三位贵客,上船吧。”

        船夫笑呵呵地冲夏天、苏无双和聂小鲤拱手道。

        夏天左手搂着苏无双,右手搂着聂小鲤,直接拔地而起,稳稳地落在了船头。

        “公子的身法不错啊,看得出来应该出身修仙名门啊。”

        船夫眼睛微微一亮,言不由衷地夸奖起来。

        船夫将手中的木桨往河水里一撑,借力一跃,便落在了船尾,笑呵呵道:“这就走吧。”

        岸边忽然有人高声喊了起来:“船家,等会儿!”

        苏无双和聂小鲤听到声音,发现是一对年轻的男女,穿着古风的衣着,手中拿着剑,样貌都颇为不俗。

        “我们也要过河,梢上我们。”

        其中那个年轻少女娇声冲船夫喊了起来。

        船夫倒是没有直接同意,而是移目看向了夏天三人,显然是要征求他们的意见。

        夏天根本没有搭理他,苏无双则是故意晾着,聂小鲤适时同步保持沉默。

        “我这里已经有客人了。”

        船夫见状,只得开口冲那两人说道:“两位,要么问问这三位客人的意见,要么等下一趟吧。”

        那个年轻男子显然并不想与人同乘一条船,淡淡地问道:“那下一趟什么时候?”

        “快的话,来回半个时辰吧。”

        船夫随口回答道。

        “那就是一个小时了。”

        年轻男子十分不快地说道:“等到那时候,黄花菜都凉了。”

        俏丽少女也是微皱着眉头,然后看着船上的夏天三人,商量着说道:“三位同道,我们也是要去棺室那边的,船上还有空档,不若顺便捎我们一趟,当然我们可以付钱。”

        “在这里,钱是没用的。”

        苏无双淡淡地说道,“只要你们能出得起船费,我们当然也是无所谓的。”

        俏丽少女忍不住问道:“那船费是什么?”

        “二十年的寿命。”

        苏无双淡淡地说道:“你们愿意出吗?”

        “什么?

        二十年寿命?”

        年轻男子面色一变,露出怒容:“开什么玩笑!世间哪有这种船费?

        你们莫不是魔族中人?”

        苏无双指了指船夫:“他定的,你要质疑,找他去。”

        “不错。”

        那个船夫接口道:“船费就是收二十年寿命,当然,如果你们去了棺室,得了什么宝藏,愿意分我一半,那也可以。”

        “分你一半?”

        年轻男子更加不屑了,冷喝道:“你算什么东西,区区一个艄公,也配觊觎仙墓中的灵气蕴藏?”

        船夫面色不快,愠怒地说道:“那就无须你多管闲事了,你们上不上吧,不上的话,小老儿就要先载这三位贵客过去了。”

        “上,我们也上。”

        俏丽少女倒是十分果断,直接答应了。

        “师妹!”

        年轻男子想阻拦,冲俏丽少女道:“他们说不定是一伙的,故意设局要害我们呢。

        江湖险恶,你可千万别……”

        俏丽少女冷声道:“师兄,任务要紧。

        如果我们不能准时抵达棺室中,到时候我们就必死无疑,我们没时间在这里犹豫不决。”

        年轻男子顿时无语以对。

        “船家,他们选择怎么付船费,我们就也怎么付,可以吧。”

        俏丽少女淡淡地说道。

        船夫立即敛了怒容,呵呵一笑:“那当然可以,上船吧。”

        “噔、噔!”

        得到允许,这对年轻男女轻轻跃起,倏地落到了船头。

        “在下武令瑶,桃花源弟子。”

        俏丽少女倒是十分客气,冲夏天等三人打了招呼,又指了指边上的年轻男子:“这位是我师兄武应寒。”

        年轻男子倒是眼高于顶,只是轻轻地对夏天他们哼了一下,不屑之意溢于言表。

        “不好意思,师兄就是这脾气。”

        武令瑶尴尬一笑,打了个哈哈,然后适时问道:“不知道三位同道怎么称呼?”

        “桃花源?”

        苏无双想了想,好像从来没听说过这个门派,随即淡淡地回答:“缥缈仙门苏无双。”

        聂小鲤张了张嘴,发现自己好像不属于任何门派,只得说道:“我叫聂小鲤,没有门派。”

        武令瑶等了等,发现夏天没有开口,只得又问了一下:“这位道兄你呢,是不愿意说,还是说你不屑与我等结交?”

        “道兄什么的就算了。”

        夏天懒洋洋地说道:“我叫夏天,春夏秋冬的夏,天下第一的天。”

        武令瑶对夏天的中二颇有些意外,尴尬地笑道:“夏道兄真是……豪迈啊。”

        “呵呵,你算什么东西也敢自称天下第一!”

        武应寒显然愈发不屑,直接讽刺起来:“也就你们        这种小门小派的弟子,才会如此自以为是,半点自知之明都没有。”

        苏无双眉峰微蹙,不爽地说道:“你才自以为是呢,好好说话,别在这里找死。”

        “你说什么!”

        武应寒当即暴怒,冷冷地瞪着苏无双:“不要以为你是女人,长得漂亮,我就不会杀你!”

        武令瑶连忙挡住了自己的师兄,轻声喝道:“师兄,你干什么,再这么胡来,别怪我向师父报告了!”

        “哼!”

        武应寒双臂环抱着剑,没有再多说什么。

        “不好意思,我代师兄向你们道歉。”

        武令瑶暗自叹了口气,又冲夏天他们三人道歉:“不好意思,我师兄其实脾气不坏,只是今天不知道怎么……”

        苏无双抬手打断了她后面的话:“你师兄跟你有什么事,我们并不感兴趣。

        只是同乘一条船而已。

        等到对岸,就再无瓜葛。”

        “那可未必。”

        武应寒双眼微微一睁,语带不善地说道:“都是去极仙墓棺室的,无非就是想去抢里面的灵气蕴藏,到时候还不是要争个生死,师妹,倒不如我们现在就……”

        武令瑶气得脸色涨红,喝道:“师兄,你闭嘴!”

        “你个白痴要是想死,可以直说。”

        夏天也有些不爽了,懒洋洋地说道:“我现在就可以满足你。”

        武应寒咧嘴一笑,蓦地抖剑出鞘,直指夏天:“口气大过天,你有那个本事吗?”

        剑气雪寒,映得脸颊生疼。

        “几位客人,你们可千万别起争斗。”

        船夫这时候出声提醒道:“要是让河里的东西感知到了杀气,那才是真的死定了,别怪小老儿事先没提醒你们。”

        “放你马的屁!”

        武应寒才不信这种事情,喝斥道:“不管河里有什么东西,都难逃本公子的一剑!”

        夏天忽然嘻嘻一笑:“既然你这么厉害,那就好好表现吧。”

        “哼,懦夫。”

        武应寒以为夏天是认怂了,愈发鄙夷。

        武令瑶却感觉夏天好像话里有话,不等她想明白。

        下一秒,只听得“扑嗵”声响。

        好像有什么东西落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