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和过去有通电话在线阅读 - 39 没有关联

39 没有关联

        “我不管你从哪里听到了些什么,自己又胡乱揣摩出了些什么,你心里头到底怎么想的,我也不关心,但这都不是你冲撞我的理由,现在我很忙,没工夫搭理你!”

        王一凡说了句漂亮的场面话,就按着钱文斌的后脖子将他推到了他的办公室门外。

        钱文斌直接被推出了老远。

        不少人都无比愕然地看着这一幕,此刻的钱文斌在王一凡面前,就像是只被提留住了脖子的猫咪,不敢做任何反抗。

        钱文斌到底在干什么,把一向好脾气的王一凡也给惹毛了。不过还真没看出来,王一凡斯斯文文的,钱文斌在他面前就跟个小孩似的。

        砰!

        王一凡关门的时候特别大力,似乎在向员工们诉说着他的愤怒。

        稳住了身子的钱文斌恨恨地回头看了王一凡的办公室一眼,同事们注目礼让他此刻恨不得找个地方挖个洞钻下去,他实在受不了那些个眼神,只好选择灰溜溜地跑了。

        王一凡关上门,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重新拿起桌子上的6300,通话依旧保持着畅通。

        小王一凡很有耐心。

        “不好意思啊,有个下属刚刚过来闹事,被我给打发出去了!”他刻意地强调了一声下属,似乎觉得不如此的话,会在小王一凡这边丢人。

        “闹的声音还停吵的,我也听到了不小的动静,没什么事吧?”小王一凡稍稍冷静了一些,知道关心未来的自己。

        “小事,我能够处理的!”

        王一凡重新坐回了办公椅内,看了眼窗外,发现不少人仍旧蹲在窗边看热闹,不由心中一叹,要是把他换做是张晓红,又哪里敢有人蹲在她的窗口瞧热闹,还这么“明目张胆”,威信,还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够轻易就树立起来的。

        “彩票兑了吗?”王一凡问,他不想在钱文斌这件事上浪费太多的时间,因为于他而言,钱文斌只不过是无关紧要的人。

        “已经兑过了,要不然,我还真不敢相信这事情是真的发生了,老爸当天晚上就直接打车到了我们学校,把彩票给拿走了,还千叮万嘱我不要到处乱讲,这个阶段要好好学习,不要分心,后来他们才打电话告诉我,奖金已经领到手了!”

        小王一凡说话的节奏很有跳跃性,他似乎并没有找到什么人人分享他的这个喜悦,而王一凡无疑是他第一个目标,所以,即便是在他那里已经过去了一点时间,他依旧显得有点语无伦次,尽管他对金钱不是很敏感,但五百万的巨奖还是对他冲击不小的。

        王一凡知道王跃进早些时候是有买彩票的习惯的,不过,他一般不买双色球,而是买福彩3d,手里头还珍藏有一本研究开奖号码的玄学手册,云里雾照的,没什么规律可循,王一凡大概的印象中,王跃进貌似中过五六次1000多的奖金,不过,王跃进这个人只把这些当做是消遣和娱乐,并不沉迷于此,后来王一凡上班工作之后,他去彩票店的次数就逐渐少了下来。

        王一凡这般想着,猜测着当时王跃进和曹亚娟脸上的表情,一定是非常精彩的,带着几分欣喜之余也不由得生出几分失望来,这一切,似乎都跟他无关。

        但只是那么转念一想,他又打起了精神,这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虽然他的生活无法发生改变,但电话那一头的小王一凡的生活无疑是已经发生了改变的,于他而言,这也是一件喜事。

        “大哥,你那边,没有发生什么变化?”小王一凡从王一凡的话中很快就琢磨出了一点东西,带着几分忐忑地问道,当然更多的则是好奇。

        王一凡倒也不瞒他,尽量让他的声音少了一些失落,笑道:“嗯,我的记忆里并没有半点关于中奖的事情,也没有和你通话的情形,我想两个时空之间是没有必然的关联的吧,想来要是真有,我也不至于那么健忘!”

        “那也不对啊,你说的,我做了,也实现了啊!”小王一凡立刻提出了他心里的疑虑。

        要是互不关联,那么王一凡所说,他这边去行动,就应该是不成立的。

        “没关系的,不用纠结于这一点,反正你那边能有所改变,而且是向好地改变,我也就很开心了!”王一凡多少还是有点悲观的,不过他不想让小王一凡感受到他的情绪,而且生活还要继续,无论怎么样,他都会越来越好的。

        小王一凡那边沉默了很久,他似乎有话要说,但又不知道该如何去说。

        王一凡干脆就继续道:“安啦,没什么大事,别去想那些有的没的,向前看最重要,我最近手头上有点忙,等会儿空了找机会把高考的题目都给拉出来,到时候讲给你听!”

        “嗯嗯!”小王一凡重重地嗯了两声,“不过,我还有个事想问你!”

        王一凡听了这句话,倒是来了精神,坐直了身子,问道:“你说,有什么问题想问我?”

        “最近班级外面老是出现一些流里流气的人,不停地朝班里张望,女生们都很紧张,放学了都不敢回家了,这样的情况,已经连续有一个多礼拜了!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后来有没有发生什么糟糕的事情?我有些担心!”

        王一凡皱起眉头,努力回想,这才想起了似乎高三那会儿的确有那么一件事情。

        小王一凡这个年纪,关注事情的点果然有些许不同,他的好奇,也多数源于身边所发生的“小事”。

        还有一个最大的可能,就是他担心胡敏君的安全!

        是了,王一凡想到这里,一下子就记起来了,当时看到那些社会人员的时候,王一凡其实不是很紧张,因为他理所当然地认为校园和社会之间是有隔绝的,但胡敏君却是走读生,一般每天放学之后都是要独自回家的。

        “担心胡敏君?”

        王一凡笑问道,语气也轻松了不少。

        “嗯!”这一次小王一凡没有着急否认,道,“许多走读的女生都有点害怕,而且他们好像专门就盯上了我们班,偏偏那些走读的男生都是些胆小怕事的,没一个敢站出来护送女生们回家,哼!”

        “那你找陆佳浩啊!”王一凡下意识地说道。

        “陆佳浩?”小王一凡带着几分疑惑,他似乎都没怎么在意班里面有这样一号人物似的,“找他干嘛呀?他一直都不声不响的,敢护送女生们回家?”

        王一凡听他的语气,不由地哑然失笑,记起了高中时候陆佳浩的样子。

        区别于毕业之后记忆里陆佳浩的样子,高中时候的陆佳浩腼腆安静,不爱说话,似乎只知道闷头学习,性子还有点像个女生,平时说话的声音都不敢太响亮,好像生怕吵到谁似的,他的个子也不是很高,基本上就跟前排的女生坐在一堆里。

        陆佳浩的家教无疑是很严的,父亲陆敏不准他打着家里的旗号招摇过市,连姜老太其实都不知道陆佳浩的家世背景。

        高中三年,要说王一凡跟陆佳浩的交集几乎等于零,所以当王一凡再次和陆佳浩在南山镇相遇的时候,两个人之间有着极大的生疏,也难怪他说起陆佳浩的时候,小王一凡会是这样一种语气。

        他想了想,其实这件事本身并没有产生什么恶劣的影响,那些社会人员还不敢在校园里为非作歹。

        于是,他说道,“对,你把这件事情事情告诉陆佳浩,让他跟他爸爸说一声,保证第二天这些个小流氓都得灰溜溜地滚蛋,不过这件事吧,根源其实在姜老太身上!”

        “姜老太?”

        小王一凡的疑惑更深了一些,忙追问道:“这跟姜老太又有什么关系啊?”

        “不过,她最近的脸色好像的确是不怎么好看,也不像平常一样总喜欢在早自习的时候逮迟到的那些同学了,是有点奇怪啊!”

        小王一凡嘟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