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和过去有通电话在线阅读 - 11 处置

11 处置

        执法记录仪一直都是打开着的,并没那么容易弄虚作假,更何况在大庭广众之下,两个辅警也根本没那个心思,即便是他们已经想起来眼前这人是谁了,也的确是凑过此人的饭局,百姓超市的总经理,打小也算号人物。

        但他们多少觉得这件事情有些啼笑皆非,根本就没多大点事儿,也太无理取闹了一些,正如眼前这个年轻人所说,归根结底还是这夫妻俩之间的感情不够牢固,缺乏信任,众目睽睽之下,这家庭暴力未免有些惹眼,要是那女人主动要他们为其主持正义,他们的确是要出面管一管的。

        “没多大事啊!就是几句话交代的不清楚,产生了一些误解,说开了就好了嘛,哪里要弄到这个地步!周总是吧,你先把家庭事务处理好,这大庭广众的,你好歹也是百姓超市的经理,这面子上也不好看,另一个我们现在看到了,也不能够坐视不理,只当是没发生,你要是再无理取闹,我就把你给拷走了啊!”

        年长的辅警半开玩笑地亮了亮腰间的“银色手镯”。

        周凯没想到事情转换了一种思路,反倒是成了他的罪过了,他那个恨呐,却不敢出声去反驳这两个辅警,只是拿凶狠的眼神当作一种常规武器,盯着王一凡。

        年长的辅警也不理他,转过头来又对王一凡说道:“以后说话要注意方式方法,有些没必要的话,根本就不要说,免得给惹出一些预料不到的麻烦,明白吗?”

        “明白,辛苦二位了!”王一凡明了两个辅警的心思,本不在意他们些许的倾向性。

        “不辛苦,应该的,现在你们可以离开了!”年长的辅警挥了挥手,也想尽快把这个麻烦的源头给赶走。

        王一凡心里稍定,但多少有些犹豫,终归是开口道:“警察同志,我要走,他周凯倒是真还拦不住我,只是他后来又威胁我要对我母亲采取不利的行动,我才跟他在这里扯皮的,不然我也没必要跟他一般见识!”

        “他敢!”年长的辅警剑眉一挑,有种不怒自威的精神气质,身上的这身制服穿久了,或多或少会让一个人的思想和状态都有所改变的,他正气凛然道:“你放心,有我们在,谁也不敢为非作歹!”

        “好了,这件事就这么处理,你们双方有没有意见?”年长一点的辅警已经开始有些不耐烦了,下了最后的通牒,严厉的目光在王一凡和周凯之间扫来扫去。

        王一凡知道他也不能在这件事上真把周凯给怎么样,点了点头,至少后来的两个辅警并没有太过偏帮周凯,还算是公正。

        周凯见辅警目光严厉,咬着后槽牙,也只能乖乖地点头。

        两个辅警见状,不禁满意地笑了笑,随即开始驱散人群,做了简单的记录,倒是没有着急先行离开。

        王一凡安慰了面部始终绷的很紧的曹亚娟几句,曹亚娟倒是一步三回头地回去了,但瞧她脸上的表情,多少还是心有戚戚的。

        两个辅警案子处置完毕,关了执法记录仪,脸上原先严肃的表情也一下子变得缓和起来,甚至多了几分淡淡笑意,年长的辅警轻轻地拍了拍周凯的肩膀,道,“周总,这件事情,您的确是处理地有些不当,嫂夫人既然对你有所怀疑,你跟她解释清楚就是了,怎么还能动手呢?这件事要是嫂夫人亲自主动向我们反应,那我们可真得有可能要对你进行立案了,这可不是小事!”

        周凯见他们虽然这么说,但脸上表露出来的刻意地一种亲近并不掩饰,心中不由大定,笑嘻嘻地回应道:“的确是我的错,是我的错,我考虑不周,但是吧,你们别看那个臭小子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其实跟我们两家之间一直都是有矛盾的,他们家眼红我们家现在的日子过得好,我的事业也非常红火,背地里就是憋着坏,就是冲着我来说我的坏话,这傻婆娘倒好,一点心眼都没有,一下子就着了那小子的道,您们说,我跟哪儿去说理去!我这气的呀都肝疼!”

        周凯一副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的模样,把王一凡说成了诡异多端、阴险狡诈。

        原本觉得自己无比凄惨的刘青青见周凯这么说,恨不得找个地洞给钻下去,她耳朵根子软,又信了周凯的说辞,干脆擦了把脸上的眼泪鼻涕从地上快速地爬了起来,一溜烟走了个没影。

        她实在是没脸在这里再待下去了,但要是让她立刻就跟这个动不动就打他的周凯冰释前嫌,她也做不出来,索性眼不见为净。

        至于那两个辅警说的,什么家暴,什么主动报案啊,她是绝对不敢提及的。

        王一凡见两个辅警跟周凯有说有笑,不由眉头一皱,没办法,他的人际关系在南山镇上等于零,但他也不想多生什么事端,就打算离开。

        这个时候年长的辅警再一次拍了拍周总的肩膀,然后冲着王一凡,用一种警告的语气道:“王一凡是吧,邻里之间大家要和睦,一些小事忍忍就过去了,不要老是记着惹是生非,来麻烦我们,消费警力,明白吗?”

        “警察同志,这件事情,你们也已经了解了,根源不在我身上……”王一凡眉头皱的越发深了一些。

        年长的辅警颇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很是粗暴地打断了王一凡的话,只是面色冷峻道:“我就是给你提个醒,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就好了!”

        “得,您说的是!”瞧着这人脸上的表情,王一凡心里不由地骂了声娘,他入社会也算是有些年头了,该低头的时候,总是不能意气用事的,否则事情往往会朝着他不想看到的方向去发展。

        只是是个人,总会有脾气,总会有不甘,难免心里头就会憋了一口气。

        陆佳浩背着手走在并不怎么熟悉的大街上,看着来来往往的各色路人,多少有些意兴阑珊的味道。

        这是他新上任履职的第三天,所里的事情多是些零碎小事,却很纷繁复杂,东拉西扯,占据时间,但上面精神有要求,百姓的事情无小事,谁也不敢轻易地怠慢。

        只是对于一个在刑侦科呆了将近五年,手里要案大案也侦办过不少的精英干警来说,骤然间调到一个镇级单位主持日常的工作,还是让他感到有些无所适从。

        他的搭档很贴心,是位在基层工作多年的老同志,让他先熟悉熟悉环境,并不需要急于上手展开工作,虽然工作性质仍旧一样,但工作的方式方法是有极大的不同的,尽量还是要避免出现一些可以规避的错误,免得耽误了他璀璨的前程。

        这是搭档的原话,他说他做了这么多年的基层,还真没见过陆佳浩这么年轻就当上所长的。

        漫无目的地来到百姓超市边上的时候,他看到了聚集起来的人群,他不是那种喜欢凑热闹的人,职业敏感让他轻易不会往人多的地方钻,但他一下子又想到了他现在的身份,不由地摇头失笑,于是背着手就也站在人群里凑齐了热闹。

        对于陆佳浩而言,这三天发生的一切,都是一种非常迥异的经历,往日里,他哪里会有这份闲心来凑这样的热闹。

        在他看来,现场处理的两个辅警还算是比较公正公平,也挑不出什么太大的毛病,而事情也正如他所预料的一样,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不过,这也算是一种学习,他本想就此离开,接下来的一幕又让他微微挑眉。

        但他仍旧不想管,在没有了解整个游戏规则之前,他是不会轻易就对一件事情下定论的,就跟他以前在刑侦科调查案子一样,当对一个嫌烦先入为主地产生某种主观的判断时,会对后续的案件办理产生极大的影响,有时候这种影响甚至是不可逆的。

        不过,他老早就看到了身为事主的王一凡,毕竟是老同学了,他也不好就这样视而不见。

        而王一凡无疑还没有发现他,直到那个年长的辅警拍了拍肩膀,他转身的时候,才和他对上视线。

        “浩子!”

        王一凡的轻呼声之中多少有些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