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和过去有通电话在线阅读 - 5 谈一下梦中情人

5 谈一下梦中情人

        “别挂,挂什么电话啊?我还有事要问你呢!”

        王一凡很霸道地否决了电话那头弱弱地“请求”,过了一开始的不可思议和荒谬绝伦的感觉之后,现在他的好奇心已经彻底地牢牢地占据了大脑的高地。

        “你那边是什么个情况?”他问,却也千头万绪。

        “啊?”

        “我就是问,你今年多大了,处在人生的一个什么阶段,你随便跟我说说就是了,都可以说,我很好奇!”

        “啊?哦!”对面此刻可能处在一种懵逼的状态,完全就是个应声虫,王一凡说啥是啥,根本不像个术业有专攻的骗子,但如果这一切都是他的伪装,又未免显得太过高明了。

        “那个,我叫王一凡,性别男,今年刚刚19岁,金平中学高三20班的学生,学号是46号,我的外号是塌饼(这话他是用金平的土话讲的,塌饼就是圆团的意思)……”这家伙讲话磕磕绊绊的,毫无章法可循。

        “高三?07年还是06的时候?”王一凡问。

        “07年,我们现在已经是高三的下半学期了!”

        “你暗恋对象坐在你现在座位的哪个位置?”王一凡突然跳了一个话题,他起了一点小心思,这是他再一次验证的绝对杀招!如果是骗子,哪里会知道他高中时期的暗恋对象,即便是知道,又哪里会知道她坐在哪里!

        如果真的鬼神般的知晓,即便是被骗了,那王一凡也认了。

        “啊?什么?暗恋对象?开玩笑,我没有什么暗恋对象!”那边十九岁的王一凡否定地很快很坚决。

        “你确定没有?你也不想想我是谁?要不要我把名字一字不落地说出来?”王一凡嘿嘿冷笑。

        “那个,不用了,我说,我说就是了,她,她就坐在我前面第二排的左边位置!”

        小王一凡的声音变得很轻,好像生怕第三个人听到似的。

        “嗯,bingo,恭喜你,答对了,可惜没有什么奖励!”

        这个时候,王一凡对这个有点嗫喏胆怯的小子的身份几乎是已经确认无疑了,他怎么也想不到在某个乍暖还寒的春日的夜晚,上天会突然间赋予他这么一段非常奇特的经历,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契机,那个铝皮箱子?

        也兴许是刚刚在某一个他没有意识到的时间点,他一不小心打了个瞌睡突然就睡过去了,而此刻不过是在他深沉的睡梦之中罢了,等他再次醒过来,可能又会彻底忘记了这一切。

        很多梦境不都是这样吗?

        知道做过一场梦,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梦的内容到底是什么!

        “哦,对了,我兴许可以给你一点点的奖励,我现在所在的时间点是2020年,所以,你有什么想知道的吗?你可以问一个你对未来感兴趣的问题!”王一凡觉着十分有趣,这种对话,甚至都不曾在他的想象中出现过。

        “你是未来的我?”那个怯懦的声音终于有了几分勇气,期间,似乎还带着几分惊喜的雀跃。

        “2020年?听起来竟是这么久远的未来!”他轻声嘟囔道。

        王一凡一脸黑线,轻声呵斥道:“一眨眼就到了,你别觉得20年还有十多年的事儿,哎,算了,说了你也不懂!”

        “真的是未来的我啊?”

        “如假包换,不用怀疑!”王一凡笑道,“所以,你的时间非常有限,没准待会儿这通电话就要断了,不要犹豫,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

        “那个,那个,你实话告诉我,我暗恋过的女孩儿,她后来怎么样了?”他问。

        “第一个问题,也可能是我给你的唯一的一个问题,你就问这?”王一凡多少有点气不打一处来,没出息的小子,一点都没有前瞻性!

        得了!这一生气,又把自己给骂了!

        没等他骂街,电话那头却已经在这个时候传来一声重重的“嗯”!预示着年轻人坚定的信念。

        罢了!罢了!

        王一凡不禁苦笑一声,情绪似乎一下子又回到了属于高中时期的那一段记忆里面,他曾经的高中三年时光,满眼都是这个女孩子的笑容,以至于现在想起来,都会有无比清晰的有关于那个女孩子的一切一切,似是梦幻。

        只是无论怎么样的美好,兴许就是为了被现实所打破的吧,再梦幻的开局,可能终究都会回归于平凡。

        记忆里的女孩,也只是存在于记忆里。

        胡敏君还是那个胡敏君,谁也不会去否认,她只不过是长大了,成熟了,但年少轻狂的梦却不再出现在他此刻的生活当中,早已一去不复返。

        王一凡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到底该如何去回答十九岁的自己。

        因为只有他最明白,那时候的那种暗恋,是多么地纯粹而简单。

        他想了一会儿,用一种相对平静地语气说道:“什么叫怎么样了?你得问的稍微明确一点,我打个比方说啊,你就问,有没有跟他成为男女朋友啊,或者说,她后来考上了什么样的大学,做了什么样的工作,嫁给了谁之类的?婚后生活又怎么样,生了几个孩子之类的?我总不至于把知道的有关胡敏君的一切都说给你听吧,那可说不过来,好长好长的人生呐!”

        “你,你,你,真的知道是她!”十九岁的王一凡又被吓得舌头都捋不直了,显然没有过多地在意王一凡在刻意地插科打诨。

        “屁话,我当然知道是她,你以为我不是你啊,说吧,别废话,你到底想知道啥?”王一凡变了一副不耐烦的语气,道:“算了,估计你小子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我告诉你吧,胡敏君不是成绩一直都不错嘛,她后来考上了沪市的复旦大学,毕业之后在沪市的花旗银行工作,外企,工资待遇都非常不错的,后来嫁给了一个有钱的上市公司的年轻副总,英俊潇洒,年少有为,并且给他生了一个大胖小子,生活和和美美,过着富太太的生活……”

        人生的剧情总是那么地顺理成章,有迹可循,逆袭那是小说里才会经常出现的桥段,小地方出来的年轻人,出人头地的其实也相对少得可怜,曾经的班花无疑是很优秀的,家里条件也非常不错,对王一凡这些年轻人来说,已经是那么得高不可攀,不敢有丝毫亵渎。

        只是他们可能并不知道,也并不愿意去接受,当他们走入了社会,这种差距不会变小,只会变得越来越大,直到某一天,当昔日的同学在某个意外的场合再次相遇,也不过是一点点的惊喜,简单的寒暄和问候,再也没有多余一丝一毫的念想罢了。

        当然,对于现在的王一凡来说,有关胡敏君,不过是微信朋友圈中不常联系的好友之一罢了,偶尔同学间的聚会可能会遇见,会看到她那依稀存着高中时轮廓的俏脸的影子,但是已然多了几分珠光宝气,也多了三分富态圆润,却再也给不了王一凡那种对上视线会如同被惊动的小鹿般躲避的紧张和慌乱,亦或是那种叫做怦然心动的感觉。

        当然了,胡敏君的生活幸不幸福,王一凡并不知道,展现在别人面前的都是一副“我过得很好”的样子,但成年人的世界,有多残酷,他心知肚明。

        他只是不忍心给十九岁那个纯粹的自己太多的震惊,于是就根据他所看到的陈述了这么一个顺理成章的胡敏君的人生,真不真切,他不保证。

        电话那头顿时又是陷入了一阵长久的沉默之中,王一凡知道十九岁的他需要一点时间来消化这样的信息,当他很贴心地设身处地去思考,他一下子就觉得他的感情立场已经无限接近,毕竟那个人其实就是他自己,并且他经历过这一段。

        十九岁的自己,应该是不会轻易接受这种无比现实的论调的吧,哪怕他已经可能是经过了美化的,就好像所有人的梦中情人一样,她不是与某一个特定的人的人生完全挂钩的,与其说是一个人,还不如说是自己幻想出来的人设,而小王一凡却希望与这样的人生发生些许交集。

        “王一凡,上课铃声响了,你还在这里干嘛?打什么电话?”电话里突然传出来一声呵斥,音量可观,尽管隔着不知道多少个时空,还是让电话这一端的王一凡给吓了一跳,紧接着,电话就传来一阵嘟嘟嘟的忙音。

        王一凡仿佛一下子被拉到了十几年前,高中时候!

        不过!

        就这样挂断了?

        卧槽!

        姜老太!

        又是你!

        这,才刚开始说上话呀,他正打算先把事情掰扯清楚,准备进一步和十九岁的自己探讨一下人生呢!顺道起底几条简单可操作的发财大道!买个彩票啥的,那不是百度一下分分钟的事儿!

        就这么被一嗓子给吼没了?

        姜老太啊!

        我灿烂而美好的未来人生啊!

        就此终结了?

        王一凡无语地震惊地焦躁地悔恨地盯着面前的6300,都怪自己,在十九岁的自己面前装什么大尾巴狼,谁还不知道谁,人与人交流,就应该坦诚、率直,为什么非要搞那些弯弯绕!

        谈什么暗恋,谈什么梦中情人,胡敏君知道吗?

        胡敏君现在可能连你的名字都记不清了,有意思吗?

        摧毁自己的梦,很开心吗?

        傻逼!

        王一凡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