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和过去有通电话在线阅读 - 193 被轻视了

193 被轻视了

        王一凡倒是没有想过从老毛这里还有一条路子。

        这由不得他不去想今天这个局,是老毛刻意攒的。

        因为这一番话,将原本还算和谐热烈的气氛破坏了个干干净净,目的性也实在是太强了一些。

        饶是禹佑松与褚俊关系不错,也有种被设了个圈套的感觉。

        这也是王一凡下意识地拒绝老毛的好意的一种考量。

        他觉着犯不着。

        但话说到这个份上,让王一凡和禹佑松其实都有种骑虎难下的感觉。

        王一凡索性不再扭捏,将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也不加任何他内心中的揣测,只是摆出了他所经历的事实。

        禹佑松听得直皱眉。

        这事,要查,还可能要费些功夫,不过,听起来,似乎事情也不大的样子。

        “你跟周远川出了嫌隙,就是因为这件事吧?有人跟他打了招呼?”

        褚俊看着身边的老毛,好似在替王一凡解释一般地插了一嘴。

        老毛叹了口气。

        “只能算是个诱因吧,老周这人,你也知道,做事的时候容易走极端,那人打个招呼,他其实根本没必要那么卖力,他的心思,我是越来越看不懂,后来他对我也下了狠手,我没有坐以待毙的道理!”

        “能把你惹急了,他老周也是咎由自取,你们之间,哎,不说了,还是说那个人!”

        “我也只知道个大概,具体是谁,是哪号人物,实际上也说不准,但我托人问了一句,那边说让我别管,也别打听,别去招惹就是了!说是为我好!”

        “呵,还挺神秘的,装神弄鬼的,是吧,老禹?”

        褚俊冲着禹佑松撇了撇嘴,很是不以为然。

        禹佑松瞪了他一眼,今儿个这事,他不打算拂了褚俊的面子,但日后总是有机会还以颜色的。

        “你心里也没什么名目?”

        他问王一凡。

        王一凡摇摇头,却又道,“没什么的眉目,但有个猜测,之前在公司的时候,遇到个叫秦泽的年轻人,我猜可能是他,但之后就再没见过,也没听过这人的信息,所以也不是敢肯定!”

        “姓秦?叫秦泽?”

        禹佑松手指头轻轻敲击着握在手里的杯壁,想了很久,却始终没有想出有这样一号人物。

        褚俊笑道,“怎么,连你禹大少爷也不认识的人物?”

        “你少打岔!”

        他又想了想,才道:“应该不是沪市的,沪市姓秦的也就那么几个,哪怕是我不熟的,至少都是打过照面的!”

        “那就未必是这个叫秦泽的,可能,我就是猜的!”

        王一凡下意识地觉得是秦泽,但他也相信禹佑松的判断。

        褚俊和老毛能将他拉过来,至少是因为他在沪市的人面熟,甚至是有可能替他解决这个麻烦。

        “也未必就是沪市的人,从你说的那些事情来看,也有可能是外地的,手段和格局都有些小了,说明这人在沪市还吃不开,但借着身份又轻而易举地可以使得动那么些人,要是我知道的那几位,行事未必会那么小家子气,但一定不会让你过的顺意了!”

        褚俊一拍大腿,“有道理,老禹你的脑子就是转得快!”

        禹佑松依旧没搭理褚俊,这马屁拍的,着实是没什么水准,再说了,还要秋后算账了,可不能给褚俊什么好脸。

        “那可以从这方面入手?”

        老毛问。

        “你不敢打听?”

        禹佑松盯着老毛,突然间问了个很尖锐的问题。

        老毛很坦然,“不是不敢,我是怕我问多了,不但帮不上一凡什么忙,还会给他带来更大的麻烦!”

        在周远川的事情上吃了亏,老毛选择就会相对慎重一些,也有一朝被蛇咬,十年怕锦绳的意思。

        说白了,褚俊和毛雨辰的根都在金平,即便是他们离沪市极近,也在沪市拥有一定的人脉,但和禹佑松比起来,都差了许多的。

        他们都没说禹佑松具体的身份和背景,但王一凡还是多多少少在心里能衡量出来些许的。

        他未必很强大,但打听打听,却也是从容的。

        王一凡之前在沪市接触的,无外乎是如叶胖子,吴迪,老白之流,他们可能在各自的圈子里风生水起,但实则都是有限的一亩三分地,即便是如大佬范东海,也不过是一个有些成就的商人罢了,他可能在某些时候是一些人的坐上宾,但真正触及的圈子,其实也很狭隘。

        商业和资本,在国内的生态,充其量只是一个基本门槛,有时甚至连门槛也算不上。

        王一凡对此是有所理解的,但他所能接触的,无非也就身边的那么几个,他连入门的资格都还没有,纵然他此刻已经算是小有身家的人了。

        可他在一些人的眼里,依旧什么也不是。

        这是他的理解,至于禹佑松是什么样的人,他摸不准,也只有禹佑松自己心里是最清楚的。

        “老褚,这件事,我今天先应下了,不过,我能不能打听清楚,能不能做这个和事佬,一切都要等我弄明白了再说,你觉得如何?”

        禹佑松这话,直接点了褚俊。

        这全然是卖褚俊的面子。

        否则就不会有今天这个局。

        褚俊正色道:“老禹,你说这话我就放心了,我今天欠你一个人情,以后有事,你只管开口!”

        “好!”

        禹佑松很痛快。

        “这话怎么说的,是我欠下的人情!”

        老毛赶紧接话。

        禹佑松没言语,脸上也没有太多其他的表情。

        老毛顿时被一噎。

        “这本来是我的事,劳烦老褚和老毛操心,现在又要麻烦佑松,佑松如果不嫌弃,我也不敢多说什么,以后要是有用得着的地方,也请尽管开口!”

        王一凡拍着胸脯表态,将姿态放的很低。

        禹佑松淡淡地笑了笑,对这话不置可否。

        他显然瞧不上王一凡的人情。

        便是褚俊,他也不过是因为偶然的一次同宿舍之情,才有了如今的交往,他觉着褚俊和他是一路子的人,但似乎,从今天的情况来看,这种认知也有了局限。

        王一凡并没有那种被轻视的感觉,但心里总归有些不服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