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和过去有通电话在线阅读 - 159 人性

159 人性

        陶海俊的学历并不算高,但在金平市一众同龄人里面,是出类拔萃的。

        成为一名职业律师之后,让他在金平的一亩三分地上,混得风生水起。

        快速发展的时代,有许多被浪潮推着前行的人物,便是十分平庸,也能走出一番不一样的人生来。

        陶海俊是赶上了好时候。

        在金平市,他的确可以算是个人物。

        王一凡这一代人,虽然很多人都考上了名校,也算是小有成就,但绝大多数都没有陶海俊混的出色。

        尤其是在镇上,在村里,就是那出国留学最后归国的,也未必有他这样的能量和社会地位。

        当然,多数情况下,陶海俊已经是被看成了老一辈,而王一凡他们则是年轻一辈,等闲是不会被拿来比较的。

        只是,当双方因为一件事处于对立面的时候,这种所谓的辈分就不存在了。

        陶海俊是了解镇上新一代的年轻人的,所以他有傲然的资格。

        他只是没有想到,老王家那个只在小学初中时有所亮眼的小子,不声不响地就能让他的努力付诸东流。

        可他从王跃两口子口中套出来的话,这小子也不过是在沪城一家文化公司上班而已,又从哪里来的关系?

        他很想知道,却又没法从王一凡口中得到答案。

        这小子,不好相与。

        ……

        唐德清领着秦昊父子回来。

        老秦面带忧色,对于租住车库的事情稍显踟蹰。

        唐德清拉过王一凡,轻声道:“我了解了一下,轻伤和轻微伤的情况很不相同,要不要打个招呼,把那个甄冲给送进去,免得以后愣多麻烦!”

        老一辈闯出来的人,多多少少有点天不怕地不怕的味道,他们不喜欢循规蹈矩,因为当时所谓的规矩是一直在变的,也是可能存在诸多缺陷的。

        打破规矩有时候可能意味着打破枷锁。

        “唐伯伯,没那么麻烦,有这个教训就足够了!”

        倒不是王一凡心中畏怯,而是现如今世道又不一样了,唐德清未必吃得开,也没有必要为了一个小小的甄冲二把他自己给陷进去。

        成本与获利相差甚远,得不偿失。

        唐德清点了点头,颇不以为然,似乎还是有他自己的打算。

        王一凡也不多做口舌,转而看向秦昊。

        他依旧是之前那副温吞水的模样,微微低着头,看着人畜无害的样子。

        “秦昊,你刚刚是故意惹甄冲的吧?”

        他笑问,语气轻松。

        “是!”

        秦昊回答地言简意赅。

        “为什么要招惹他?”

        王一凡继续问,秦昊抬头看了他一眼,似乎想要从他的表情里看出点什么,但并无所得。

        秦宝生张了张嘴,但最终还是没开口,目光却也十分紧张地落在王一凡身上。

        “他们家也是开五金店的!同行是冤家,我听我爸说,这家人不好相处!”

        “接着说!”

        王一凡摆了摆手,似乎通过这样的动作让他必要太过看他的眼色。

        “他果然一上来就找我们的麻烦!如果不给他点教训,以后开店,不会有好日子过的!”

        “这话在理,对方既然欺上门来,那就狠狠地打回去,只有把它给打疼了打怕了,不然以后就会有数不尽的麻烦!”

        唐德清在一旁点了声赞。

        他是生意人,知道和气生财的道理,也同样知道人善人欺。

        “可你造成我们两家邻里不睦了!”

        王一凡皱眉,似乎在诘责秦昊,秦昊哑然,唐德清却不满道:“一凡,你爸妈平常就是脾气太好,有时候该强硬的时候就要强硬,怕他干什么?”

        “所以我没还手!”

        秦昊压着嗓子回应道。

        “这是你心中真实所想?”

        王一凡的问话多多少少显得居高临下,而且咄咄逼人。

        唐德清忍不住想要在他后脑勺上抽一巴掌,秦宝生一家都是苦命人,可不能这么欺负。

        这小子怎么也不学好!

        他没下手,心里暗恨,想着回头一定叮嘱老王要好好教育王一凡。

        “你知道甄冲会出手打你吧?”

        王一凡目光直直地盯着秦昊。

        秦昊犹豫了一会儿,却很快点了点头。

        “以前我跟人一起送货的时候,有个同行的师傅跟人车子碰了碰,那司机不依不饶地下车骂他,那个师傅自觉得理亏,没还嘴,可那司机仍旧骂个不停,最后还动手打人,甩了他好几个巴掌!”

        秦昊看了眼秦宝生和唐德清,“后来那个师傅的一边耳朵就听不见了,医院里查出来,说是轻伤!一开始我们都以为轻伤没什么大不了的,但那个司机却被警察抓走了,还判了刑!”

        唐德清瞬间恍然,不可思议地看向秦昊。

        秦宝生也是愕然,问道:“所以,刚刚甄冲打你,你是故意激怒他,一直没有还手,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秦昊点点头,似乎因为说出了心中所想,而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这是一劳永逸的办法,既然打算要开店,我不能一开始就连店都开不起来!”

        秦昊语气坚定。

        唐德清不由失笑,拍了拍秦宝生的肩膀,“老秦,我们都走眼了啊!”

        秦宝生苦笑,“其实这孩子的性格一直都是闷闷的,我也不知道他心里到底是在想些什么!”

        “他心里有主意!这样就好!”

        唐德清一副很欣慰的表情。

        王一凡摸了摸下巴,对秦昊却更多了几分审视。

        历经苦难的人,往往会走向两个不同的极端,一种是在苦难中升华,苦难只于其而言,只是磨砺,只会将他心中之剑打磨地越发光亮与锋利;一种是在苦难中堕落,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因为经历过苦难,于是便怨恨它,甚至是怨恨身边的一切。

        秦昊与秦宝生跟他无关,但既然秦宝生用这样一种方式几乎是将秦昊托付给唐德清和王跃,他自不能坐视不管。

        “如果我不让你在这里开店了,而是让你去沪市闯一闯,你愿意不愿意?”

        王一凡突然问。

        唐德清终于没忍住,冷哼道:“一凡,不要胡闹!”

        秦昊却并没有犹豫,表情格外认真,“都可以,只要有时间照顾我爸妈,我都可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