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和过去有通电话在线阅读 - 156 你在威胁我?

156 你在威胁我?

        甄冲倒是比秦昊几人先回来,只是回来的时候灰头土脸的,耷拉着脑袋,整个人都没有精气神,哪里还有之前那副嚣张不可一世的模样。

        他身边跟着个看着年纪大概在四十岁上下的男人,西装革履,戴着金丝眼镜,笑容灿烂。

        看到这人,曹亚娟当先就冷了脸,什么话也没说,转身就往里走。

        老王同志目不斜视,仿佛根本就没看见他。

        “叔,好久不见了!”

        他这一声叔,王一凡终于才想起来,这是那个陶海俊。

        无良律师!

        一个四字标签狠狠地砸在此人的头上。

        伸手不打笑脸人,又是街里街坊的,老王同志淡淡地嗯了一声,没有其他多余的回应。

        陶海俊脸上丝毫不见尴尬,瞅向一边的王一凡,笑道:“这是一凡吧,一直都没机会见着你,一表人才,真是一表人才啊!”

        王一凡也是微微点头,他对此人并没有太深刻的印象,反倒是因为曹峰,才跟他有一点点接触,却也通过记忆复盘了此人的见钱眼开。

        陶海俊讨了两个没趣,却仍旧不走开,“叔,大家都是一个村的,您看,这能不能得饶人处且饶人啊?”

        老王同志闻言,挑眉看着他,“什么意思?”

        “我是说甄冲,他脾气冲,一时没忍住,打了人,医药费和其他的赔偿,都是可以商量的,能不能不追究他的相关的责任啊?”

        “这些事,你跟我说干嘛?我又不是被打的那个!”

        老王同志从上到下地将他打量了一阵,说罢,也是转头往里走。

        “叔,叔,哎,叔,咱们有话好好说嘛!那个叫秦昊的,不好说话,您看,都是隔壁邻居,您帮着说说!”

        陶海俊竟是直接追了进去。

        王一凡没跟过去。

        刘青青拉着甄冲嘘寒问暖,亲戚们围着也是不住地问情况,见他顺利地从派出所回来了,倒是都不由地松了一口气。

        “甄冲,没什么事了吧?”

        “应该没什么大事!”甄冲勉强笑了笑。

        “刚刚那穿西装的,是陶海俊吧,你把他给请来了?”有人认得陶海俊,毕竟他在村里和镇里的名声都不算小。

        “陶海俊?就过桥那家的那个小儿子?”

        “对,就他,金平市里都是十分有名的律师!”

        “有他出马,肯定就没什么事了!”

        “是啊,是啊,阿冲啊,你做事有时候就是容易冲动,以后可不能再这样了,可是把青青吓得够呛!”

        这算是金玉良言了。

        却又有人道;“这有啥?是那个小子挑衅在先的,打他几拳都是便宜他了,我觉得阿冲做的没错!”

        “隔壁那个姓王的小子不是说了嘛,故意伤害构成轻伤的,可是要坐牢的!”

        “他说什么你都信啊?他是唬你们的啊!”

        ……

        人多,便是说几句话,都乱成了一锅粥。

        王一凡站的不远,一脸黑线。

        拜托,你们口中那个姓王的小子,就站你们边上,劳烦你们转转脑袋,倒是往后面瞅上一眼啊!

        不多久,陶海俊快步从他们家弄堂里走出来,黑着脸,眉头都深深地锁在一起。

        他见众人都围着甄冲,便将他拉到一边,轻声言语了几句。

        “甄冲,这事情还是要和那个秦昊商量!”

        “老王家两口子不愿意帮忙?”

        陶海俊一脸为难道:“你们之前的关系闹得太僵,他们哪里肯向着你说话!”

        “陶律师,那你有什么办法?”

        “这事情,还是要看对方的伤情鉴定,如果只是轻微伤的话,花点钱就能了了,但要是构成轻伤,就比较麻烦,我的意见是现在就去找对方好好谈一谈,也算是表明一个态度!”

        “你的意思,是让我跟那个臭小子服软?”

        甄冲怒目圆瞪。

        “你看,你看,你脾气又上来了不是!现在的问题是你要先把眼前的这关过了再说其他,你要是想去坐牢,那我也爱莫能助!”

        甄冲咬了咬牙,“好,那你得帮我!”

        “那是当然,我是你的律师嘛!分内的事情!”

        陶海俊在甄冲面前拍了胸脯,心里却在暗暗祈祷,希望秦昊的伤情鉴定并不构成轻伤及以上。

        他看了眼不远处站着的王一凡,心中有几分计较,安抚了甄冲,便来到了他面前,笑道:“一凡,还在沪市上班?”

        他塞过来一根烟。

        “谢谢,不抽烟!”

        陶海俊很麻溜地把烟收了回来,“有句话说得好,冤家宜解不宜结,叔和婶那边对我有点成见,我也是无奈,但甄冲这事吧,其实不大,年轻人火气大,闹点冲突和矛盾,这很正常,犯不着闹得大家面上都不好看!”

        “你是知道我们两家是有矛盾的吧?”

        陶海俊一愣,回道:“知道一点!”

        “那我们为什么要帮他?”

        “都是邻居!”

        “可别,他们可不算是我们的邻居,充其量就是个外地来的租客!”

        “那也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做人要大度一点,不要总盯着以前的小矛盾不放,要放眼朝前看嘛,你也是上过大学的,一些道理也不用我都讲,你肯定都懂的,是吧?”陶海俊拉着他又稍稍走远了些,“这事,甄冲认识到错了,你看,你们家毕竟和人认识,你们帮着说说,到时候甄冲也会表达一点谢意的,而且这你们之间积压的矛盾不是顺手也给解开了嘛,皆大欢喜的事情,何乐而不为?”

        这做律师的,果然有张能言会道的嘴。

        “如果我们不答应呢?”

        王一凡笑问。

        陶海俊认真地看了他一眼,笑道:“不答应,那我也没有办法,不好强求嘛!不过,你也知道,甄冲这个人,多少有点无赖性子,他泛起混来,一般人还真制不住他,你们两家毕竟都是邻居,跟以前一样,这多多少少会有点磕磕碰碰的,到时候你又不在金平,你爸妈肯定是要吃亏的!”

        王一凡不由地眯起了眼睛。

        陶海俊的脸上依旧带着温暖人心的笑容。

        “你在威胁我?”

        “不不不,一凡这你可误会了,我就是在跟你阐述一种预想,这是很有可能发生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