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和过去有通电话在线阅读 - 149 闲言碎语

149 闲言碎语

        叶胖子呆愣愣地看着西装革履的吴迪疯狂地冲着电话那头爆着粗口,心里头猜测着凡哥到底说了什么,惹着这位这么大的气性,连修养和仪态都不要了。

        他并不知道,正是因为王一凡的不在意,戳痛了吴迪的自尊心和得失心。

        当一个高高在上的人的骄傲被提溜住的时候,这种尴尬和无地自容,是很难让他人感同身受的。

        曾经可以轻而易举拿捏掌控的人,此刻甚至连面都见不着,可见吴迪心中压着怎么样的怒火!

        更为关键的是,那人竟然去相亲,是去相亲!

        如果王一凡知道吴迪的心态,高兴解气之余,一定也会告诉他,相亲其实也挺重要的,成了,就是人生大事啊!

        “后悔?我吴迪的词典里,就没有后悔这个词!”

        “我会让它有的!”

        “我一定会弄死你的!”

        “我电话录着音,如果你觉得没有判头的话,可以再多说几句!”

        “等着吧,你这是宣战!”

        “不,是你单方面的,我其实很有诚意!”

        “诚意你麻痹!”

        “你知道吗,梦想家里,前不久我们安装了监控摄像头的,你的表现我觉得可以作为打压系列的第二季,一定很有趣!”

        “王一凡,卧槽你大爷!”

        吴迪歇斯里地,脸色铁青,目光疯狂地在梦想家的墙壁上逡巡,终于被他发现了近在咫尺的一个摄像头,正幽幽地盯着他。

        吴迪视线之中,那摄像头仿佛正慢慢地变成王一凡似笑非笑的目光。

        叶胖子单手撑着额头,简直是不忍直视。

        岂止是一个摄像头,另外身后和身侧还有两个,都是王一凡亲自过来装的,一开始叶胖子还不是很理解,此刻他不得不佩服凡哥的“远见”。

        ……

        王一凡挂断了电话。

        他的立场很鲜明地摆出来了,至于吴迪接受不接受,那都无关紧要。

        这口恶气总算是出了三分。

        他的心情格外的好。

        站在门口,他打量着家里小楼的模样,似乎并没有发生什么太大的改变,家中经济状况发生改变的前提下,父母也没有大兴土木的想法。

        “滴——”

        突如其来的一声汽车喇叭将他吓了一跳,他下意识地往边上撤了好几步,略显慌张地朝身后看去。

        一辆红色的凯迪拉克歪着车头,转向灯忽闪忽闪的,将将离他只有大概半米的距离。

        王一凡不得不又往边上退了许多,皱眉看着这辆簇新的红车从他跟前快速驶过。

        一个打扮时髦的女人从驾驶位上走了下来,踩着十公分的高跟鞋,挎着一个黑色的皮包,穿着一身疑似貂皮大衣的外套,毛茸茸的衣领将她的脖子全给包裹了起来,只露出一圆润的张脸蛋。

        许是车里的空调打得很足,她的脸红扑扑的。

        一下车,这女人就瞪了王一凡一眼,随后又展颜笑道:“呦,高材生回来了啊!”

        王一凡没理会她,将因为之前慌张而落挂在胳膊肘的背包往上提溜了一下,径自往家里面走。

        “呸,得意什么!”

        女人冲着王一凡的背影吐了口唾沫,回身轻轻地在车子引擎盖上抹了一把,手指头瞬间沾上了灰尘。

        “又脏了!”

        她嘟囔了一句,脱掉貂皮大衣,丢进车子,开始费力地擦起车来。

        “青青呀,又擦车呢?”

        一个中年大妈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站在车尾的位置,饶有兴致地看着那女人擦车。

        “这红色的车子容易脏!”

        青青回了一句,她似乎也不太想搭理这中年大妈。

        “刚刚那是曹亚娟家的小子回来了?”

        中年大妈往弄堂里瞧了一眼。

        青青来了兴致,也不擦车了,倚着车头道:“有日子没看到了,背着个包,还是那副鼻孔朝天的模样。”

        “我还以为是哪里来的推销保险的,哎,你有没有听曹亚娟说起,他儿子女朋友的事情到底有没有着落了?”

        中年大妈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瓜子,大有来场茶话会的架势。

        刘青青冲她翻了个白眼,“老周,你是故意的吧?明明知道我们家和他们王家不对付,当着面儿让我心里不痛快,对吧?”

        周姓大妈一点也不恼,笑道:“你们家甄冲就比他大了两岁,这大闺女都要念初中了,小儿子也都上幼儿园了,一家四口其乐融融,甄冲也是个有本事的,小生意做得风生水起的,又舍得给你花钱,买了豪车,你倒是好福气!”

        好话,谁都爱听,便是刻薄的刘青青此刻也是眉开眼笑的。

        “其他都是虚的,甄冲对我好,那才是实实在在的,老周,你是不是要给那王一凡介绍对象啊?”

        周姓女人忙不迭地摆手,“我可不敢再给他介绍对象了,上次给他说了一个,就加了个微信聊了几句,最后就不聊了,害我在女方那边好一通解释!”

        “到底怎么回事,说来听听?”

        刘青青从屋里搬出来一个小凳子,请周姓大妈坐下,就着冬日的暖阳,热乎地聊了起来。

        “王一凡啊,就是太挑剔了!这么大岁数了,还看不清形势!”周姓大妈瓜子嗑得飞快,却一分一秒也不耽误她说话,“要我说啊,他就是念书念傻了,可他明明也念得不是什么好学校,比村里老林家的儿子念得那个什么大学差远了,人家还是研究生,他就一本科毕业,老林家儿子不早也结婚了,儿子都满地跑了,他还想找个什么样的?”

        “要我说,念书就没什么用,读那么多书干嘛,甄冲和林律还有王一凡都是同龄的,他们比我们家甄冲多了什么?赚的钱也没我们甄冲多,早该出来打工或者创业,念书,就只会把人越念越傻!”

        刘青青挑着嘴角,嗑瓜子的速度也是飞快,满脸不屑地冲着王一凡家的弄堂撇嘴。

        他们一家都是外地人,来金平打拼的。

        甄冲十六七岁的时候就来了,算是在金平市呆的比较久的。

        他性子里有点混不吝,倒也能静下心来做工,跟着一个外地老师傅做水泥工,后来老师傅年纪大了,他就出来单干,攒下了本钱就开起了五金店,规模倒是随着年月也算是做大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