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和过去有通电话在线阅读 - 153 麻绳专挑细处断,噩运只找苦命人

153 麻绳专挑细处断,噩运只找苦命人

        第二天早上,王一凡是被曹亚娟从被窝里给提留出来的。

        “三十好几的人了,还睡懒觉!”

        睡到自然醒是打工人的终极梦想之一,老妈你不懂!

        王一凡心里吐槽了一句,只能努力睁着睡眼惺忪的眼睛,慢悠悠地从床上爬起来。

        “楼下怎么了,这么热闹?”

        他听到楼下有动静,好像是一群人说话的声音,不由问道。

        “你自己不会看啊?”

        曹亚娟斥道。

        大早上的,这是吃火药了?

        自家老妈得罪不起,他从窗户里探头往外看了一眼,见一群打扮光鲜的人聚在一起正热络地聊着天,还有几个人围着甄冲家的那辆红色凯迪拉克转圈圈地看来看去,指指点点。

        啥情况啊,他仍旧有点弄不明白。

        但他没敢问。

        下楼的时候,看到老王同志和一个和他差不多年纪的中年男人坐在一起喝茶,王一凡一眼就认出是老王同志的师兄唐德清。

        “唐伯伯,早上好!”

        “一凡,早!有段时间没见了,女朋友有着落了没?”

        唐伯伯笑问。

        这位唐伯伯是个没什么眼力见的人,或者是因为亲近不避讳,一遇到他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这个,让他不胜其烦,但他是老王同志的师兄,又是合伙人,算是比较亲近的长辈了,他可不敢甩脸子,只好讪笑道:“还没,还没!”

        “那你要抓紧啊,我可等着喝喜酒!”

        “好的,好的,一定一定!”

        “我们工程队都是老爷们儿,几个坐办公室的姑娘都长得挺磕碜,不然我指定给你介绍几个!”

        有这么说自家员工的老板嘛,王一凡心疼装修公司的员工几秒钟。

        “唐伯伯,待会你回沪市吗,我搭个车!”

        他趁机岔开话题。

        自打在沪市闯开了局面之后,唐德清一家子就定居在了沪市,倒是很少在自己家里见到他。

        师兄弟的关系虽然不算是疏离,但因为身份地位开始出现的差异,平日也难免少了许多往来,只是偶尔在过年过节的时候,王一凡会见到这位唐伯伯。

        不过,只消是碰上了,他就绝对逃不过这个话题。

        好在,他不会追根究底。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小王一凡的介入,让老王同志也加入到了装修公司当中,改变了一些局面。

        他无从得知。

        “你还没给一凡买车啊?”

        唐德清很惊讶,甚至是很鄙夷地看着老王同志,“老弟啊,你不是说要给一凡买车的嘛,怎么还没买?”

        “他不要啊!”

        老王板着脸道。

        “你买回来不就得了嘛,他不开,你开啊!”

        “我又不会!”

        “不会可以学嘛,学不会公司给你配个司机,老王总的派头还是要的嘛,哈哈哈!”

        “我可没那心思充那大尾巴狼!”

        “我可不是大尾巴狼,我是为了给公司撑场面,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做生意,一帮子狗眼看人低的家伙!”唐德清愤愤地骂了句娘。

        “年轻人出去也得有个牌面,现在我们金平市一凡这个岁数的,谁还没个车开?”

        唐德清说话间,从口袋里掏出一张信用卡,“你要是舍不得钱,我给大侄子买!”

        “用得着你在这里显摆?”老王瞪了他一眼,将他的信用卡一把夺过来又丢给他,这才从口袋里摸出张储蓄卡,“你妈往来面打了点钱,让你去买个车子,趁着今天有空的功夫,去趟市里,看得上什么就买什么!”

        一向扣扣搜搜的老王同志难得豪气一回。

        “哎,这才对嘛,去提辆跑车,年轻人都喜欢这个,你爸又不缺钱,不用给他省!”唐德清笑眯眯地将信用卡塞回口袋,“一辆破凯迪拉克就在你面前耀武扬威的,老王你也是,越活越回去了!”

        “做这些意气之争干什么?”

        “那你说,老秦家的小子开五金店的事情,我们还替不替他张罗?”唐德清突然板起了脸。

        “老秦都跟我们开口了,这个忙,能不帮嘛!”

        “那不就得了,也不知道你在顾忌什么,咱们师兄弟两个出去沪市闯荡的时候,碰到的破事还少了吗?还不都给挺过来了,你年纪大了,倒是变得这也犹豫,那也犹豫!”

        “那就让秦昊把东西搬我这儿?”

        “我今天不就是跟你来商量这事的嘛,秦昊那小子跟他老头子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老实的紧,但这孩子实诚也肯吃苦,放在我们眼皮子底下,我们也好关照关照,不至于让他做了赔本的买卖,你说是不是?他们家可再经不起折腾了!”

        王一凡收好那张储蓄卡,在一旁听了半天,总算是明白这两老师兄弟在商量什么。

        他们口中的老秦,叫秦宝生,是早些年和唐德清以及王跃一起干活的工友,不过,他为人比较老实,没有老王和唐德清的魄力去沪市闯荡,就一直在金平做工。

        王一凡对这位叔叔稍微有些印象,个子矮矮的,人很壮实,因为常年在室外干苦工的关系,整个人都黑黝黝的,显得很是粗糙,笑起来很爽朗,会露出一口大黄牙。

        秦宝生是老王家亲戚的亲戚,比王跃小起来没几岁。

        有句话叫做麻绳专挑细处断,噩运只找苦命人,是秦宝生的人生写照。

        秦宝生四十出头的那年,他的妻子就患上了尿毒症,需要长期定期规律的做透析才能维持生命。

        自此,秦宝生的生活状况就急转直下,他不但要负担昂贵的医疗费用,还要照看生病的妻子,却也只能通过一些苦力活来维持家庭的生计,年龄不到六十的他,自身也已经患上了多种慢性疾病,无法再继续做高强度的体力劳动,只能在工地上打打小工。

        听唐德清和老王的意思,前几年他们就已经让老秦加入了装修公司,给了他一份简单的工作,并足额给他交了社保,确保他能在六十岁之后领到养老金。

        但命运终归是无情的,也并不因为老秦将将二十年的辛劳而给予多少同情。

        前几天,老秦在公司安排的体检中查出了肺部阴影,经过医生进一步检查确诊为了肺癌,晚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