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和过去有通电话在线阅读 - 130 人情大如天

130 人情大如天

        尽管中了五百万,但王一凡家中暂时并没有发生什么太大的改变,曹亚娟依旧上着班,而王跃也依旧干着他的木匠活。

        不过,两个人的心思,其实早就渐渐活络了起来了,只是,许多事,还没有来得及付诸行动。

        他们借了钱给王一凡的大大伯,这事,他们没有跟王一凡商量。

        王一凡其实也不太关心这五百万的去处,他前不久申请的银行卡,早就开始进钱了,数目还不小。

        他也并没有太大的感觉,因为他想不到暂时需要花钱的地方。

        一家三口心不在焉地吃了晚饭,外头就响起一阵敲门声。

        王一凡跑去开门,来人是一个有些面熟的中年男人,很壮实,穿着一件藏青色的夹克,国字脸,鼻子很大。

        “你是,你是王什么来着?”他笑着看向王一凡,伸手想要摸他的头,却发现,王一凡比他高了大半个头。

        听到声音,曹亚娟和王跃都迎了出来,露出热切的笑脸,“海俊来了啊,快屋里坐,屋里坐!”

        “一凡,愣着干什么,这是你海俊大哥!快叫人啊!”

        王跃瞪了王一凡一眼,他只好不情不愿地叫了一声“海俊大哥”。

        “你就是一凡啊,几年没见,个头都长这么高了啊,听你爸爸说,你在一中念书,长大以后一定有出息!”

        王跃跟着谦虚了几句,道:“以后他要是能考上个好大学,就让你好好照应照应。”

        “嗯,这个好说,都是自家人,能帮一定帮!”

        说话间,三人已经将这个海俊大哥迎进了屋子。

        曹亚娟没心思跟来人太多寒暄,亲弟弟出了事,她这个做姐姐的万分焦急。

        “海俊,今天特地请你过来,还是之前托你打听的我弟弟的事情,现在一凡回来了,听他说事情都传到他们学校里面了,我是真的着急啊!”

        陶海俊正色点了点头,“婶子,我知道你着急,所以今天你们叫我,我就特地赶回来一趟,事情呢,我还在托人打听,你们也知道,这里面的情况,不那么容易知道,得费点功夫!”

        “海俊,这都好几天了,我们也是担心,怕到时候给耽误了!”王跃在一旁帮着曹亚娟说话。

        “我都明白,都明白,这不是要拐着弯的,还是去求人的事情!”陶海俊的脸上露出为难之色。

        曹亚娟没多说什么,从屋里的柜子里拿出一个信封,塞进了陶海俊的手里。

        陶海俊一愣,随后下意识地打开信封往里看了一眼,道:“嫂子,你这是干什么?”

        他似乎有些生气。

        “海俊,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我和你叔叔都是乡下人,对于城里的事情和人都不是太熟悉,也走不到什么门路,这钱,你拿着,你人面熟,要用到钱的时候,帮着打点打点!”

        “这……”陶海俊没点数目,但手里头握着信封的厚度,却是知晓这指定是奔着一万以上走的,这两夫妻还真是舍得花钱。

        “海俊,你收着,回头要是钱不够,你再跟我们说!”这个时候的王跃,是有底气说这样的话的。

        曹亚娟又从抽屉里拿出两条中华香烟,塞给了他。

        王跃将香烟给了陶海俊,道:“海俊,我也不知道你平常抽什么,就去买了两条大中华,你凑合着抽!”

        “叔,婶,你们这样,我就真的不开心了,都是亲戚,我帮你们是应该的!哪用得着这个!”

        他虽然这么说,但却已经将两条香烟朝着他随身戴着的公文包里面塞,包括那信封里的一沓钱。

        “皇帝还不差饿兵呢,海俊,你多用点心,至少要知道曹峰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也好让我们有个想办法的头绪。”

        曹亚娟的话里头其实隐隐有些不满,这都有几天功夫了,陶海俊真要是在金平市里面如他往日里吹嘘的朋友遍地,哪里连这点事情都打听不出来。

        他们夫妻俩商量了一阵,觉得可能是意思没有到位,这才准备给他赛点东西。

        这世道,人情大如天。

        陶海俊拍了拍他的公文包,瞬间就表现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王一凡依旧不知道这位海俊大哥是何许人也,似乎在他父母眼中能量颇大的样子,但若是十几年后的他,想必就不会有这么多的疑虑了。

        曹亚娟见到陶海俊这副表情,不禁更是急躁几分,“海俊,有什么事,你就说!”

        陶海俊叹了口气,“还是被婶子看出来了!”

        这话,让一家三口,心中都是一个咯噔。

        “其实我是想努努力再说的,叔叔,婶子,你们也知道,我们做律师的,跟检察那边打交道比较多,案子呢,还没转到那边,所以还是个调查的阶段,但我还是从我一个比较好的朋友中听到了一点消息,说是案子牵涉的人比较多,也比较复杂,一时半会儿估计出不了结果,不过,凡是涉及到的人员,都可能会面临比较大的罪责。”

        “有没有什么办法?”

        曹亚娟急忙问道。

        一旁的王一凡眉头却紧紧地皱在了一起,这人跟大哥说的,好像很不一样啊。

        大哥明明说这事不大,而且也挺好解决的,关键是家里现在也有能力去解决。

        “可我听到的不是这样的啊,他说,他说这个事情,只要把钱的来路说清楚就好了!”

        他插了一嘴。

        “什么钱?”陶海俊瞥了眼身边一直很安静的少年,下意识地问道。

        他似乎对钱这个字比较敏感。

        王一凡更加生疑,问道:“我小舅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你到底知不知道啊?”

        陶海俊嗤笑道:“我怎么会不知道,不就是犯了一些纪律上的错误嘛,这种事,可大可小,你一个小孩子,不要乱说!”

        “一凡,你不要乱说话,大人的事情,你一个小孩子懂什么?”

        曹亚娟拍了拍王一凡的肩膀,悄悄给他使了个眼色,让他不要乱说话。

        陶海俊看了这少年一眼,暗想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听来的消息,估计是做不得真的,便道:“其实啊,这事,罪责肯定是免不了的,关键是如何让他的责任减到最小。”

        “是不是要请你帮着辩一辩?”王跃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