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和过去有通电话在线阅读 - 73 他忒不是东西

73 他忒不是东西

        “凡哥,行李箱给我就好了,我来帮您拿!”

        王一凡握着拉杆箱的手没动,紧紧地撰着。

        面前的绿毛点头哈腰地献着殷勤,满脸都堆着笑,满是胶原蛋白的脸上愣是被他挤出了好几条皱纹,也是难为他了。

        他用力地抢了一把,王一凡没动弹。

        他只好干笑地看着他。

        身边的黄毛一件长袖花衬衫,稍冷的天气了,还骚包地只扣了一半的纽扣,露出单薄的胸膛,还能看到肋排的骨头包着皮。

        他搓着手,想要上前接王一凡身上的背包,见王一凡目光警惕,便又尴尬地退了回来,陪着绿毛一起傻笑。

        “你们?”

        王一凡的确有点目瞪口呆的样子,还觉着有点丢人,关键是这两位打扮的,也着实是潮了一些。

        “凡哥,您叫我阿律就行了!”绿毛说。

        “叫我小黄!”黄毛说。

        阿绿?

        你这名字和头发都够绿的,年轻人真是率性可爱得紧。

        “哦哦,我认得你阿绿,你们总不是来给我接机的吧?”

        王一凡总算是认出了这个阿绿,就是之前在kk前面被王一凡搅了好事的那个年轻人,只是那时候他还是一头黑发,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去染了绿头发。

        他还真担心这两个年轻的小伙子一把把他行李箱给抢了,然后照着他脑门子上来那么一下,给他塞到某辆贴着全黑膜的面包车里。

        “是是是,是大毛哥让我们来接您的!”阿绿指着不远处停着的一辆商务车,笑嘻嘻地又凑了上来,手撰在那行李箱上,一直不敢放手。

        王一凡迟疑的脸色,都快让他哭了。

        “凡哥,上次真的对不起啊,是我们兄弟两个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您是大毛哥的好哥们儿,您真的跟我们走吧,不然,大毛哥飞把我们两个丢黄浦江里不可!”

        “哪有你们说的那么可怕!”

        王一凡笑了笑,要不是收到了老毛说会派人来接机的微信,他还真不敢上这两小伙子的车。

        “有的,有的!”小黄猛点头。

        阿绿在他后脑勺上拍了一下,又怕又不敢说话。

        “哦,没有,没有,大毛哥他人很好的!”

        “你们俩,这是被老毛给收编了?”王一凡将行李和背包分别递给这两人,朝着那商务车走去。

        “没有,没有,我们哪里能跟着大毛哥混,大毛哥就是看我们没什么正经事干,就让我们在他的场子里做点事情,贴补家用!”

        阿绿麻溜地将行李箱塞进商务车,然后又屁颠屁颠地给王一凡开门。

        贴补家用?

        怎么总觉得那么好笑。

        王一凡轻笑着摇了摇头,也不清楚老毛到底是什么心思,眼下最紧要的还是要跟他当面问个清楚。

        商务车的司机是个年岁稍长一些的男人,脸型纤长,瘦削,剃着板寸,但看起来很精神。

        “王先生,叫我阿根就好了!”

        他是个笑起来给人感觉有些阴鹜的人,话也不多,只是安安静静地开着车。

        而阿绿和小黄初时也很是安分的在商务车的最后排坐着,但只过了一会儿,就开始叽叽喳喳地说话。

        从他们的言语中得知,他们被老毛安排当起了kk的门童,有时候给老毛跑跑腿,帮助客人泊车,也帮助客人叫车,当然,最重要的是还要预防一些不怀好意在门口“捡尸”的人。

        真是个有趣的安排。

        老毛真是充满了恶趣味。

        王一凡不得不在心里吐槽了一句。

        ……

        白日里的kk很是安静,出出入入的都是kk自己的工作人员,偶尔看到一两个年轻漂亮的姑娘,迈着光洁好看的大腿从他们面前走过去,也是显得没精打采的。

        阿绿和小黄紧紧地跟在他身后,很是尽责地充当着跟班的职务。

        王一凡来到了之前跟周远川见面的那间包房,光线有些昏暗,老毛正坐在最里面,面前摆着四五打灌装的啤酒,一个人也喝得挺起劲。

        他眯着眼睛看了他一眼,见他眼角乌青一片,嘴角还有几道裂开的口子,喝啤酒的时候,会不经意地发出丝丝地抽气声。

        “谢啦,老毛!”

        王一凡在一旁坐下,也打开了一听啤酒,咕噜咕噜地灌了一大口。

        “自家兄弟,用不着客气!”

        “你怎么想起来让那两个跟着你混了?”他笑着点了点站在包房门口,探头探脑的阿绿和小黄。

        “都不是什么坏心眼的小子,反正整日里也无所事事的,干脆收着他们让他们帮忙跑个腿什么的,”

        “那天我可差点在他们手底下倒了大霉!”王一凡笑呵呵地说着,并没有太放在心里。

        “正是因为这样,才让他们受些管教,要是再出格下去,非得闹出点事情来不可!”

        老毛抬起头瞅了他一眼,“你好像不是很会喝酒的?”

        王一凡愣了愣,将嘴边的啤酒放在桌子上,“是,不怎么喜欢酒这玩意儿,喝多了难受,还会让人思维混乱!不过,稍微喝一点,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那你陪我喝点,几瓶啤酒而已,醉不了!”

        老毛又啪啪地替王一凡打开了两罐,放在他面前,自己却连开了四罐,开始不住地给他自己灌酒。

        之前因为光线的关系,王一凡还没有注意到地上一地的易拉罐,此刻脚上碰到发出呱啦呱啦的声音,不由也是暗自咋舌。

        “我和老周很多年很多年的交情了!”

        老毛感慨了一句,又是咕咚咕咚两大口。

        “我知道,小学时你们就是朋友了,初中开始就整天玩在一块了,这事,班级里的同学们都晓得的!”

        王一凡应了一句。

        “一凡,你说,一个人,也就那么几年的功夫,为什么会发生那么大的变化?”

        老毛用一种非常不解,也非常痛心地表情看着他。

        他知道,老毛还是在说周远川。

        “人都是会变的,这么些年过去了,你我,还有其他的一些同学,不都是变了吗?人呐,总是要长大的,总是要在这个社会生存下去的!”

        “老周啊,他忒不是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