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和过去有通电话在线阅读 - 62 现实潜入梦

62 现实潜入梦

        “回头记得去包个彩信的套餐,别舍不得那点小钱,要打小培养投资的意识!”

        王一凡最后发短信叮嘱了一句,然后压了压床头上的手机,心满意足地入睡了。

        只要能继续和小王一凡有联系,在他看来,此刻他面前所面对的一切麻烦都是能够化解的。

        接下去,该是什么?

        自然是美梦!

        那是梦嘛?

        不,那其实是美好的现实。

        ……

        小王一凡乖乖地按照要求,给自己的手机发了一条短信。

        半晌,他都没接到回信。

        虽然显示短信是已经发出去了。

        “一凡,开会了!”

        孙金涛从他后头冒了出来,拍了他一下,手里头抱着个篮球,一脸拽拽而得意的样子。

        “你先过去,我待会儿就过来!”王一凡瞅了眼不远处毛雨辰的座位,问道,“老毛今天还是没来?”

        “对啊,我今天中午的时候打他电话了,他确定了说是隔天的比赛来不了了!”孙金涛一边将篮球顶在食指上,炫技似地转了起来,一边道,“不过茭白说了没事,少了老毛,虽然略微影响了我们的实力,但六班我们都能赢了,打高一那帮小子,还不是手到擒来。”

        篮球掉了,在地上蹦了起来。

        孙金涛赶忙去捡,又开始转了起来。

        真是又菜又爱玩的典型。

        关键是这一场球要输啊!

        王一凡在心里默默地喊了一句。

        其实在这之前,他和孙金涛是一样的想法,但此时又不一样了,因为他知道了结果,就好似浑身的热情被兜头浇了一盆冷水,瞬间让他冷静了下来。

        “六班当初应该也是这么看我们的吧,毕竟我们实力上差了他们一大截了!”

        王一凡觉得非常有必要为这种爆棚的自信心降一降温。

        “我明白的,就像伟大领袖***说的那样,从战略上藐视敌人,从战术上重视敌人!”

        孙金涛的球又飞了,只是这次直接砸在了猫儿的后脑勺上。

        砰的一声,一记闷响,球蹦的老远。

        正认真做题的猫儿龇牙咧嘴地回头,见是孙金涛,立马换了一张脸,“孙金涛,能不能给我个机会啊?”

        孙金涛捡了球,不屈不挠地继续转着,就没正眼瞧过猫儿,“你跟着凑什么热闹?”

        猫儿仰着脖子争辩道:“王一凡的战术都是我教的。”

        王一凡单手扶额,却见猫儿一双鱼泡眼瞪了过来,满脸的警告意味。

        “他说的都对!”

        好像什么都确认了,又好像什么都没确认。

        孙金涛撇了撇嘴,走了。

        猫儿无能狂怒地掐着王一凡的脖子,甩个不停。

        ……

        “好啦,别生气了!”

        王一凡看着身后亦步亦趋跟着的猫儿,不由哭笑不得。

        “以后别想问我题目,我才不想教你!”

        猫儿从鼻子里出着气,浑身上下都在表演着他的愤怒,歪着脑袋,眼睛四十五度向上,走路都不带多看一眼的,已经踩了他脚后跟好几下了。

        话说,大哥,你真生气,你就别接我话呀,也别跟着我呀!

        还有你一次比一次踩得更狠了,你一定是故意的吧!

        “我是学渣,你是学霸,老蒋安排我们做同桌,这是有良苦用心的,你不能忘了你的历史使命!”

        “王一凡,我打篮球的水平,不比你差吧?”

        “还行吧,半斤八两!”

        猫儿越发愤怒地踩了他一下脚后跟。

        “得了,大哥,别闹,你这六七百度大号近视,到时候真戴眼镜上场啊?别被人眼镜都给拍飞了,回头你该舍不得了!”

        “你这是歧视近视眼,近视眼难道就不能打球嘛,大鸟伯德就是近视眼,你信不信我把你这话放到班级里说,你会被戳脊梁骨的,别以为你带队赢了六班,你就可以胡作非为。”

        “我哪里胡作非为了?你这是典型的上纲上线,想要把我自绝于人民,你绝不会得逞的!”

        “不管,你倒好,出尽了风头,高一14班又不是什么强队,我上一下又怎么了,根本不影响,再说了,我又不是不能打,你上次比赛才得了1分,给我那么多上场时间,我能就只得1分?”

        猫儿嘴巴巴的,说了一通。

        这货明明在很多时候,都不善言辞的。

        今儿个嘴巴算是起飞了。

        “宋晨,说归说啊,不带人身攻击的,我什么时候要出风头了?”

        “不管,你就说,咱俩,是不是好哥们儿?”

        这是软硬兼施了!

        好家伙!

        看着那双鱼泡眼里软巴巴的哀求之色,王一凡突然心里一动,回头道:“成,你这么说,那我就勉为其难地替你争取一下,但我不保证啊,球队那边可都是茭白和孙金涛说了算的!”

        闻言,猫儿立刻下了腰,很狗腿地拍打着他的肩膀上看不见的灰尘,“谢凡哥,凡哥威武,您现在可是我们班的战术大师,妥妥地主教练地位,茭白和孙金涛哪里会不听你的,只要你一句话,让他们往东他们不敢往东,让他们往西……”

        “让我们往西,我们会怎么着?”

        前头突然传来一道冷哼声,真是说曹操,就被曹操逮了个正着。

        可不就是茭白嘛,他手里正拿着一根鸡爪,啃得满嘴流油。

        他刚从学校的小卖部拐角走出来,想来正好是听到了两个人的扯皮。

        猫儿被吓了一跳,立刻收了嘴。

        茭白瞥了他一眼,看向王一凡,“你怎么把这货也带来了,隔天就是比赛日了,我们得把上场的人员先定下来,再安排一下打法,无关人员就算了,免得流露出去。”

        他也不多看猫儿一眼,自顾自地开始往前走。

        王一凡看了眼只敢在他面前嘚瑟的猫儿,轻声道:“回头把你小毛驴借我使使,我就帮你跟他们说说,成交不?”

        猫儿愣了愣,原来死皮赖脸地缠着王一凡,好像真的会有效果。

        小毛驴?

        那能算事吗?

        他比了个ok的手势,很是认真地说道:“不就那么点事,你直接说得了,我能不借你嘛,还用得着做交易,你也太低估我们之间的同桌情了!”

        “那我不说了?反正把你安排到比赛当中,我还真有点不放心!”

        “王一凡!”

        猫儿一声大吼。

        前头的茭白被突如其来的吼声吓了一跳,手指头一抖,才啃了一半的鸡爪掉在了地上,他虚妄地伸了伸手,心疼极了。

        王一凡拍了拍他的肩膀,笑嘻嘻道:“回头让猫儿给你买几个!好歹要拍拍马屁的!”